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嫖客的社會成本

自由時報2004年2月13日
嫖客的社會成本
☉黃淑英自從數年前的公娼事件,社會上對於性交易是否應除刑罪化,一直有不同的意見。最近,婦女團體對於不處罰賣性者,已漸漸形成共識,但對於嫖客的處置,則有重大的歧見。妓權團體主張「不罰嫖客」,推動縮減性產業聯盟則認為應該「對嫖客科以罰鍰與教育」。要不要罰嫖,兩方從學理上可以辯論不已,而就社會的現實面而言,為了滿足嫖客的慾望需求,社會被迫直接、間接地承受多重的負面影響,以及龐大的費用,我們實有足夠的理由要求對嫖客建立規範、處置或處分。

嫖客嫖妓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一、台灣成為人口販賣主要輸入國:台灣龐大的嫖客市場吸引了大量外來賣性者移入,嚴重的人口販賣問題,使台灣被聯合國列為全球人口販賣主要輸入國之一。

二、性病的傳播:嫖客國內及出國的買春行為往往成為國內及跨國危險傳染疾病(如梅毒、C型肝癌、愛滋病、抗藥性肺結核)的傳播者。

三、價值觀的改變:嫖妓文化錯置未成年少女的價值觀,誘導她們從事性交易,如援交等。此外,嫖妓行為不斷複製、強化不平等的性關係、惡化對女性身體的物化及剝削並污名化賣性者,造成社會價值觀的向下沈淪。

四、親密關係與女性健康的殺手:嫖妓的行為也深深的傷害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同時將性病傳染給不知情的妻子或女友,造成眾多女性及家庭的惡夢。

五、犯罪的誘因:性產業的龐大利益形成非法利益輸送的管道,並誘使公務人員(如警政單位)瀆職,更引起人口失蹤、增加毒品及幫派暴力氾濫等問題。

嫖客嫖妓所引發的龐大花費:
一、性病防制與治療費用:為了減少嫖妓行為的連鎖式性病傳染,國家必須編列預算做防治的宣導,日前衛生署為了宣導愛滋病防治,在桃園國際機場發放裝有保險套的盥洗包給到東南亞旅遊的男性旅行團即為一例。此外,每個月,我們繳納的健保費也部份使用在賣性者及嫖客性病檢查及醫療上。

二、查緝人口販賣及相關費用:為了查緝假結婚、偷渡或人口販賣移入的賣性者,我們動用大批的警力及物力,這些人力及資源以及查緝到的人口安置費用,也是我們稅金支付的。

三、以靖廬等單位的安置費用及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費用來看,可以瞭解我們為嫖客付出的費用是相當可觀的:新竹靖廬在九十二年花費在賣性者的費用超過一千三百萬,宜蘭靖廬應有相似的費用;而截至去年八月底,台北市十四個分局收容二百一十五名中國婦女,扣除中央補助,平均每月要代墊十三萬一千多元;台北市警察局收容所中的女偷渡犯約三分之一因性交易罹患性病,而陪同中國女子就醫一年就有一千五百人次,相當於一個派出所二十天完全停擺;再加上全台灣其他各縣市警察局收留中心的費用。另外,在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方面,包括了法務部暨所屬各級法院檢察署、教育部暨所屬教育單位、國防部、交通部、衛生署、新聞局、警政署暨所屬警察局、兒童局及社會司暨所屬社政單位,九十一年花費了六億一千五百七十萬元,這還不包括人力資源的費用。

由上述可見,因為部分男性嫖妓的行為,導致許多的負面影響及龐大的社會成本,而這些社會成本卻必須由社會大眾來承受,由納稅人的血汗錢來支付,這是不合理的。特別是做為一個女人,我們拒絕拿我們的稅金讓嫖客踐踏女人的身體與自尊;我們拒絕拿我們的稅金幫助嫖客傳染性病到不知情的妻子身上;我們拒絕花錢助長嫖客買春的風氣。

因此,我們認為站在使用者付費的原則,嫖客應科以罰鍰,以負擔社會為其付出的成本。此外,更應教育嫖客,使其明白整個社會因此付出的代價及其社會責任。(作者黃淑英╱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