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突然明白》Cafe 2.31

星報/20版/情域副刊2004-02-14
《突然明白》Cafe 2.31
在那兒每個客人的表情,都像在拍意識型態廣告般的冷酷,品味極優的音樂氛圍下,烘托出了一種非現實的凝結感。顯示著店家---- 兩個31歲的怪男人,似乎非要把世界朝著極端主義的路推去!

張永智
兩個31歲的男人合開的一家咖啡廳,所以就叫2•31。
理由很簡單,但創意和爆發力十足。
光這個名字,好像就很吸引許多搞創意的朋友來這兒坐坐了。

夜貓子進門
三十一歲,對很多人來說,有一點走進成人世界的指標。
開始創業或者轉換跑道,好像都從這個時候開始有了些跡象,孔夫子說:「三十而立」,拿到今天的社會來講,意思也就是說,人過了三十,大家就要體認一下:「大家別混了,該長大了!」
事實上,這家咖啡廳的調調兒和氛圍,除了濃濃的文化味兒以外,還夾雜了一些PUB的頹廢質感,就連開店營業的時間,都是典型的PUB酒吧的生物時鐘,晚上六點到半夜三點鐘。

無庸置疑,來這裡的人都屬貓科,專門在夜間活動的蝙蝠。
廣告創意人、強調創作品味的族群、再加上一些附庸風雅的夜貓族,算是這兒的主流消費者。

我是少去的了,一則住在偏遠的淡水,離這兒要開上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二則那種尖銳的創意廣告人,所散發出來的刻意頹廢與灑脫,有的時候,會讓自己不得輕鬆。

深夜裡,我要的就是自在,不能穿上睡衣瞎逛的地方,我是懶得多動的。

第一次去那兒,是好多年前和一位電台廣播主持人相約前往的,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們尷尬地連大門兒都摸不到方向,真像是土斃了的鄉巴佬。更有意思的是,一進門,就發現每個客人的表情,都像在拍意識型態廣告般的冷酷,品味極優的音樂氛圍下,烘托出了一種非現實的凝結感。

我差點沒笑出來,這兩個31歲的怪男人,非要把世界朝著極端主義的路推去。這兩年,聽說兩個31歲的男人拆夥了,當然,剩下的男主人也不再是31歲了,不過,特殊的品味和凝結的後現代質感還在。

戲劇性會晤
我和一對新時代的新婚「夫妻」相約於此,因為上個月錯過了他們盛大的婚禮,所以我特地請他們來這兒聚聚,以便獻上我衷心的祝福。而之所以稱他們是一對新時代的「夫妻」,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無論誰是夫誰是妻?他們的性別都是男的。

當代的社會,同性結婚的例子還不算普遍,得到社會集體祝福的伴侶也不多,但他們兩個人的際遇,卻令許多人羨慕,甚至嫉妒。他們不僅是一對同性夫妻,他們還成就了一段異國的情緣,更令人感動的是,結婚當天,雙方的父母都親臨婚禮的現場,以表達他們最深層的祝福。

朋友和他的外國老公穿了一套極顯眼的情侶裝,親密地出現在我的面前。搭襯著這裡的非寫實氣氛,更像只有在電影裡才會出現的畫面。我熱情地與他們一一擁抱,在第一時間吻了「新娘子」的臉頰,然後對外國新郎眨了個眼。

相當戲劇性的會晤,如果,你不特別提醒自己,必然會以為這裡是舊金山的某個酒吧。我很替他們開心,這一段異國戀曲,也譜了好幾年,有這樣的美麗結局,算是做朋友的我們都鬆了口氣。

王子和王子
點了三杯咖啡,我們找了個靠內側的角落坐下。
「恭喜你們!」我說。
朋友笑得很燦爛,點點頭。
「哪裡撿到這樣的好貨色啊?」我調侃地問著。
「茫茫人海中。」朋友也逗趣地說。
「好幸運喔!大家都在茫茫人海中混,就你一個人撿到。」。
朋友睜了大眼,搖搖頭然後慎重其事地開口告訴我:
「不是這樣的,我的幸運是我自己求來的。」
「求來的?」
「是哪!我每天都會禱告,求上帝賜給我一個願意和我分享一生的人,很準的喔!相信我,你也求一個吧!」他說。
「上帝比較疼你啦!」我敷衍式地回答了他。
「唉!你不相信我,上帝絕對是公平的。」朋友氣餒地喝了一大口咖啡。

我笑了笑,對著外國新郎落了句英文:「Hey…Lucky Guy,Congratulation.」
「Thank you, I'm really lucky guy, You know I cherish……」外國新郎很感性地說了一堆,然後緊緊握住朋友的手。
朋友以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新郎,嘴角還蕩著一抹甜甜的笑意。
的確是很錯亂的畫面,不停地挑釁著我們關於幸福的認知。
過去一直被灌輸著公主和王子,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神話,瞬間竟在我的心中崩潰。

紐約幻想曲
我想起那一年在紐約,跑到外百老匯的劇場,看了一齣輕歌舞劇,叫「幻想曲」,音樂好聽得不得了,不過故事很簡單,一對年輕男女不顧雙方父親的反對,陷入熱戀,然後衝動結婚,不到一年,兩個人變得相處困難,意見不合,甚至彼此大打出手,最後,兩人只好離婚,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裡。

我突然想,如果那一對戀人,是兩個男的,或是兩個女的,結果會不會好一點兒?公主和王子不再有幸福的從今以後,但王子和王子呢?

看著朋友和朋友的老公(朋友喜歡這麼稱呼他的伴侶)彼此依偎的甜蜜,心中的恐慌與想像,竟越增越大。少了社會集體道德價值的束縛與壓抑,兩人的關係,難道一輩子就只靠著那彼此的濃情蜜意維繫嗎?(請原諒我那不進入狀況的過度憂慮,掃了大家浪漫的興致)

不過,我無法不去思考,許多人結了婚不離婚,只因為可以獲得一些社會集體價值系統下的既得利益與保障,有個家庭,最起碼你不是個怪胎。有個家庭,你好歹擁有了和一般大眾的共同記憶與經驗可以分享與溝通。

但如果,家庭的組成份子不同的時候,狀況又會演變成什麼樣子呢?

就只是珍惜
「怎麼會想到要結婚?Why did You get marriage?」我終究忍不住地開口問了他們。
「Why not?」朋友和他老公異口同聲地回答著我。
「我是說…」我亟欲解釋這個問題的動機,有些結結巴巴地。
「我懂啦!你緊張什麼…呵呵…面對這樣的質疑我們早就習慣了。」朋友善體人意地安慰著我。
「所以…」
「那一年去美國,總是習慣在人海中飄來飄去的我,碰上了他,而他那個時候,就像是海上的一根浮木,你知道,留學生都很脆弱的,我想,上帝一定聽見我日日夜夜的禱告了,所以派遣了他來,讓我緊緊地抓著,才不會淹死。」

朋友頓了頓,揚揚嘴角,低頭又啜了一口咖啡,然後繼續說:「我從來不敢貪心的,我常常很怕上帝如果聽見我的快樂,就會把這根浮木收回去,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這根浮木,竟然變成了一艘好大好大的船,載著我躲開了無數個驚濤駭浪,載著我航向每一個我不敢想像的明天,我從來不知道,上帝原來這麼慷慨,祂,賜給我的不僅是一根浮木,而是一艘巨輪…。」

不知怎地,朋友略略激動的一字一句,引撥著我內在的每一份欲哭的感動,我突然覺得自己剛剛的問題,彷彿問得太多餘了。
我們似乎永遠也不需要知道,兩個人為什麼要結婚的道理?
因為我們真正需要知道的,就只是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