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彩虹情人節/公廁場邊觀戰 賞「鳥」團、打槍部隊現形

東森新聞報2004/02/11
彩虹情人節/公廁場邊觀戰 賞「鳥」團、打槍部隊現形
照片中假裝講電話的年輕同志,正與假裝照鏡子的同志搭訕中,廁所裡還有個年輕同志正在留連,觀看「打槍部隊」。攝影/許允
記者許允/專題報導

情人節將至,據說許多單身同志們,為了不讓自己孤單,想盡辦法就是要在情人節前,找個情人共度,然而在廣大的台北城裡,最多同志聚集的地方,莫過於228和平紀念公園了,為了實地了解同志生活,記者前往公園,親自體驗一番。一來到公園,發現許多人聚在公共廁所內外,有人甚至佔著尿斗遲遲不走,記者索性躲進觀察,驚訝發現他們除了彼此「賞鳥」之外,還集體「打槍」,就這麼站在尿斗前,最久的一個站了將近半小時。

廁所門外還有幾個年輕同志,也佇足在洗手台前,假裝講電話、聊天,見到自己喜歡的走進廁所小解,就會跟在背後走進去,不過由於是公共廁所,亦有不少來往的過客(非同志),年輕同志似乎都會先觀察一番,確認對方也是同志,就繼續待在裡面站在隔壁的尿斗,不時與對方兩眼相望。而在廁所門口假裝講電話或聊天的同志,也會不時探一探廁所裡的「打槍部隊」,在廁所裡外留連徘徊。

離開廁所,記者來到池塘邊的花架區,這裡是最多同志聚集的地方,許多小男生聚在一起,嬉戲弄笑,就像一群小女生在玩耍。年輕同志為了表現自己的好身材,在只有11度的寒天裡,就直接把外套脫掉,展示肌肉給其他同志看。而一旁300公尺的距離內,則有許多年紀大小不一的同志,一個個佇立著,東張西望,沒什麼事做,在等待同好者來搭訕。算一算這塊區域,將近有50個以上同志聚集。根據常來這裡的同志表示,尤其是假日晚間,光是這塊小區域,還曾聚集上百名同志在這蹓達。

接著記者走到同志門口中的「老人區」、「野炮區」(指兒童遊戲區),據說這裡由於鄰近凱達格蘭大道,車稀人少,且夜深了,也不會有家長帶著小孩來玩耍,草叢多又偏僻,且距離管理室最遠,尋找一夜情的同志們,喜歡來這裡尋花問柳。不過現在遊戲區旁的草叢,已經幾乎都拔除,除了廁所比較隱密,應該沒有「野炮區」了吧!?

遊戲區這裡和花架水池區那邊情形相當,一樣有一個個單身的同志,佇足或徘徊,等待著別人搭訕。一旁廁所裡的燈,還被刻意關上。當記者想到廁所小解時,才剛走進去,就有幾個同志迅速跑來,似乎以為我也是「賞鳥團」的一員。

同志們為了躲避一般人的異樣眼光,群聚在228公園裡,和同好談天說笑,你來我往,尋找不需要掩飾的友誼,也尋覓未來的伴,但也總有人為了一解情慾來到這裡,他們和一般男女一樣,有愛、有情、有性,不過也因為總侷限在這一塊小小的區域裡,彩虹旗的世界(指同志世界)才會始終令人覺得神秘。

同志間也有小團體,較年輕的一群,總會聚集在一起聊天、玩遊戲,並列的坐著,等待「哥哥」搭訕。攝影/許允

只有11度的寒天,年輕同志直接在朋友面前,脫掉外套,表現自己的身材。攝影/許允

站在廁所門口的同志,假裝在講電話,透過小窗子,不時與廁所裡的「打槍部隊」,兩兩相望,暗示曖昧。攝影/許允

公園裡也有不少「打槍部隊」,一些想尋花問柳的人,總會站在尿斗前,遲遲不走,遇到同好,就彼此「賞鳥」,喜歡的話就近解決嚕!攝影/許允

同志朋友都喜歡留連在公園廁所門口,尤其是想尋找一夜情的人,遇見了喜歡的人,直接就走進廁所「炒飯」,或前去HOTEL。攝影/許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