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台大調查性經驗 學生反彈

聯合報2004/01/17
台大調查性經驗 學生反彈
記者林怡婷/台北報導

健康檢查應否問及性經驗?若學校調查性經驗,你會老實回答嗎?台灣大學今年新生健康檢查表中詢問學生有無性經驗,以及是否進行安全性行為,結果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討論,還有人吐嘈因填寫有性經驗被約談,認為學校管太多,已侵犯隱私權。

針對學生反彈,台大保健中心校醫李依錦表示,台大兩年前開始有關性經驗調查,並非真想調查多少學生有過性經驗,而是希望透過填寫表格過程,讓學生回想自己是否每次都有使用保險套,進行安全性行為,以達到提醒學生的目的。她澄清,這項調查不強迫回答,也沒約談過任何有過性經驗,或沒有安全性行為學生,既然引發爭議,以後不會再作類似調查。

李依錦說,根據健康檢查表調查,台大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學生填寫自己有過性經驗,但幾乎每位有過性經驗的學生都填寫自己「每次都會」進行安全性行為。她笑說,雖然沒有填寫的學生不多,不過看看調查結果,很多學生針對這個問題,大概都說謊。
李依錦反問,「如果是你,會誠實作答嗎?」李依錦說,誠實作答並不是原本設計問卷的目的,只是要讓下次有性行為時想到,要記得有安全性行為。

台大新生健康檢查表「最近半年健康行為」項目中,除調查睡眠、運動、飲食等習慣外,還有一項問「您是否有性行為?」若答是,還需要回答「注意安全性行為」,需勾選的選項為「每次都會」、「偶爾」以及「不會」。

這一陣子,台大BBS上熱烈討論性經驗調查事件。有學生質疑,怎樣才算是性行為?「要嘿咻過才算有性經驗嗎?只進去一點點,就馬上出來的話算有嗎?口交能不能算性經驗呀?有性經驗算比較健康還是不健康呀?」

有學生質疑這個問題侵犯學生的隱私權;還有學生說,反正學校又不知道你有沒有說真話,「當然隨便填填就好」。但也有人持較正面看法,認為這種調查,的確可提醒學生下次進行性行為時,應該注意戴保險套等安全措施。

聯合報/B8版/教育2004/01/17
「又不是豬頭 幹嘛說實話?」
性經驗調查 大學生說「誰會笨到讓學校留紀錄」 但很多人同意:性教育仍不足

記者張念慈、喻文玟、徐如宜、林怡婷、孟祥傑、李名揚採訪,張錦弘整理

台大調查學生性經驗,教育部長黃榮村聽了都感詫異,學者都認為,性經驗涉及隱私,不適合請學生具名回答,更不能依回答內容約談學生;有學生直言,「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能照實答」,甚至要反問調查者的性經驗才對。

黃榮村說,學校新生問卷調查能不能問性經驗,見仁見智,但問卷設計及後續追蹤輔導均屬專業範疇,學校應嚴守專業分寸,避免引發爭議。

東吳、世新、國北師、台師大等台北的公私立大學,都聲稱不會調查學生的性經驗。國北師學務長劉瓊淑表示,大學生都已成年,應該尊重其交友及性生活的隱私,只要學生課業、生活紀律正常,學校不會刻意追究。

台師大學務長李虎雄也說,學校認識學生主要是根據自傳來了解家庭背景;不會特別調查性關係,因為「學生不見得會說真話」。另一名學者則認為,學校希望學生有安全性行為,應該是針對所有學生進行宣導或開通識課程,而非問卷調查,想藉此提醒安全性行為重要,效果反而會打折扣。

新竹地區幾所大學,並未有類似性經驗調查表。「誰會笨到讓學校留下紀錄呀!」交通大學林同學表示,不喜歡被問到隱私相關問題,若問及性經驗,他會拒答。新竹師範學院王同學則認為,性經驗與學校無關,她可能會反問調查單位人員的性經驗比率,「想知道我有沒有性經驗,對方也要公布才公平呀!」

儘管不贊成性經驗調查,很多大學生仍認為大學性教育不足。黃同學最想知道女生安全期如何計算,因為周遭有朋友懷孕,高同學想知道哪裡可買避孕藥,如何辨真假;曾姓女大學生想知道「第一次是不是真的會很痛?」她男友則想知道「外國人性器官是不是比較大」。

中部幾所大學也沒有調查學生性經驗。東大諮商中心老師張意真指出,每個大學BBS站幾乎都有「性版」或「女性性版」和同志專區,各式性話題每天如火如荼討論,學校不會大驚小怪。

逢甲大學會計系的「小蘋」說,即使不具名,她也不喜歡填這類問卷,她曾做過一分問卷調查性行為,強調「不具名」,起初她很放心填寫,但問題實在太露骨,「幾歲發生第一次性行為?」「一星期幾次?」「在哪裡?」「有過幾個性伴侶?」她越寫越覺沒安全感,後來就不答了。

中山大學中山新聞社長張淳正表示,中山新聞社不敢碰觸這種敏感議題,頂多做「愛情大搜查線」問卷,調查學生從未交異性朋友的原因及解決方法。「又不是豬頭,幹嘛說實話?」中山大學學生「小由」說,利害關係問卷,當然要匿名保護自己,更何況是談性經驗。

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表示,調查須建立信任基礎上,由校方調查性行為易引發學生反彈,校園應持開放態度撥經費宣導安全性性為,才是正本清源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