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從偷一家 到偷三家
中國時報 2006.02.12
從偷一家 到偷三家

張平吾
根據最新的警政統計,去年一整年總共發生五十五萬六千餘件刑案,為臺灣有史以來最高的刑案紀錄,較九十三年增加三萬餘件。換句話說,不到一分鐘(約五十七秒)便發生一件刑案,這還不包括所謂的「犯罪黑數」(未經警察機關受理及紀錄的犯罪數)。防止犯罪實在到了該徹底檢討改進的時候了。

更深一層檢討最近五年(八十九年至九十四年)的犯罪統計,犯罪嫌疑人僅增加二萬六千餘人(自十八萬人增至二十餘萬人),但犯罪被害人卻增加十五萬五千餘人(自十八萬九千餘人增至三十四萬四千餘人);這些數字指出少數的人犯大量罪的現象愈加明顯,同時顯示犯罪預防實務中,發生了「以鄰為壑」的犯罪被害轉移效應。原因何在?

首先,政府長期投入治安宣導,並提出許多執行專案(如治平專案、六星計畫等等),基於「警力有限,民力無窮」,還成立社區守望相助巡守隊;此外,根據犯罪學理論中之「日常活動理論」及「情境犯罪預防理論」,鼓勵增加私人警衛、保全人員及裝設各式各樣的監視設備,以為透過情境強化及被害保護,便可有效阻絕犯罪的發生。但這些做法正是導致犯罪案件增加的根源。

何以如此?根據社會結構中的犯罪規律性及「犯罪飽和原則」,犯罪量數為固定社會生態情境下的產物,除非有效改變這種導致犯罪發生的社會現象(如減少失業率、增加勞動參與力及完善社會安全體系等等),否則此一犯罪規律必然持續下去。而政府實施犯罪預防宣導,其可能效益,似乎僅使有能力增加警衛及裝設監視器或防盜設備者免於個人被害而已,但卻使一般大眾暴露於更高的被害風險之中。

舉例而言,原本一小偷盜取某家有錢人財物,足供其生活十天,但因其裝設防盜設備,小偷並不會因此不偷,一定轉移至防衛較弱者身上,而且他則必須偷二至三家才能養活十天。這可能是最近五年來犯罪被害人急速上升的原因。

其次,政府一味重視經濟成長,長期忽視經濟成長背後所帶來的犯罪後遺症,忽視犯罪問題的科學性研究,以至無法找出本土化的犯罪根源,對症下藥實為主因。以三年來成立的「內政部犯罪防治中心」為例,投注在研究經費上面,二年來僅有五百萬元,今年度無研究經費,明年度則僅編列兩百餘萬元。以如此研究經費如何應付紛至沓來的新興犯罪趨勢。

在充滿犯罪機會的台灣,解決治安問題的正本清源之道,關鍵在於犯罪加害者;如何有效處理日益降低的羈押率、過長的審判期、偏高的再犯率,針對犯罪者給予回應社會正義期待的量刑等,實刻不容緩。我們期待民眾免虞被害恐懼的日子能早日實現。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