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居人虐女兒 三天兩送醫

聯合報2006/01/12
同居人虐女兒 三天兩送醫

記者曾增勳/桃園縣報導
新竹縣三歲賴姓女童被母親的同居人李姓男子以皮帶抽打、用裝開水的玻璃杯燙胸口等方式施虐,三天內兩次就醫,桃園縣社會局接獲醫院通報報警,警方昨天將李姓男子依家暴法、違反兒福法函送法辦。

社會局海區社服中心、大園分局調查,賴姓女童的母親(廿一歲)兩個月前,與住新竹縣的丈夫離婚,賴女帶著女兒到蘆竹鄉坑子地區,與開設神壇的李姓男子(廿五歲)同居。

海區社服中心督導蔡惠娟說,本月九日女童母親帶著女兒到大園鄉一家醫院就診,由於女童身體有多處被打的傷痕,當時醫師就懷疑女童受虐。前晚,女童母親又帶女兒到醫院就診,醫師發現女童的胸部新增一塊燙傷傷痕,通報社工查訪,社會局立即聲請緊急保護令,並會同警方處理。

她表示,賴姓女童臉部、手腳傷痕累累,表情呆滯。警方查出,賴姓女童從去年十二月至今,至少被李姓男子使用皮帶、毛巾或梳子抽打八次,造成身體多處受傷。女童胸口處的燙傷,醫師診斷是三級燙傷,需要住院觀察。

警方約談李姓男子及女童母親,李姓男子供稱,女童在家中很頑皮,經常搬動家具或物品發出聲響,他不勝其擾才教訓。女童母親則表示,女兒不乖吵鬧,才不反對男友教訓一下。

蔡惠娟說,社工已聯絡到女童生父和阿公,由於醫師擔心女童燙傷感染,社會局將在女童傷勢緩和後,再將她交給生父照顧。

聯合報2006/01/12
兩歲以下兒虐 通報五年增45%

家扶基金會副執行長(左起)、家扶個案洪媽媽、小慧及沈瓊桃教授昨天拿著「大耳朵」道具,共同呼籲民眾要「張大耳朵•好管閒事」,希望大家主動關心受虐兒。
記者林秀明/攝影

【記者朱若蘭/台北報導】期待長大的小生命,在棒棍下重傷致死,狠心的兇手往往是最該疼愛保護他們的父母。家扶基金會統計五年來輔導的三千多個兒童受虐案例,對這些孩子下手的八成一是親生父母。

家扶基金會分析,施虐者「缺乏親職知識」、「婚姻失調」、「缺乏支持系統」、「貧困」及「情緒不穩定」,是兒童受虐的五大危機因素。

家扶昨天邀集學者、社工員、精神科醫師、法官選出去年「十大兒保新聞」,除了「內政部推動社區通報機制」是唯一一則正向新聞外,其他九則都是兒虐新聞,且有五則是虐童致死案件。

家扶發現,近五年來,內政部統計五歲以下兒虐案有增加趨勢,尤其零到兩歲兒童,受虐通報數成長了百分之四十五以上,三至五歲的通報數也成長了百分之廿三。

家扶基金會社工處專員張緡鏐說,孩子進入學校系統後,兒虐較容易被發現,但學齡前孩子整天在家,親人若施虐,里鄰村社區常會不夠敏感或知而不報,所以學齡前兒虐「黑數」難以估計。

台大社工系助理教授沈瓊桃認為,台灣家庭結構由三代同堂轉為核心家庭、雙薪家庭,父母陪伴孩子時間有限,難去思考如何教養的問題,所以某個程度上來說「施虐者也是受害者」。

沈瓊桃說,台灣社會對兒童不像先進國家有「兒童是國家財產」的人權觀,多數家長把自己小孩照顧好就好,對於人家的孩子並不關心。

家扶社會資源處長蕭琮琦表示,降低兒虐危機,需要「雞婆」好管閒事的鄰居、里長,發現不被聽見的聲音,及時伸出援手,可能因此改變孩子的一生。

昨天現身說法的小慧表示,從小對父親的印象就是「一回家就吸毒睡覺,聾啞母親被父親打到離家出走,我和妹妹全靠阿嬤扶養」。小慧雖未遭父親毆打,但親情的疏離,讓她心更痛。

小慧國一時,深愛她的阿嬤過世,家扶將小慧與她妹妹轉介到寄養家庭,逐漸走出陰霾。小慧讀完高中到工廠上班,現已離開寄養家庭,住在工廠宿舍,她的男友阿源陪她北上參加家扶記者會,阿源說,小慧講到童年會哭,她外表堅強、有時嘴硬,其實很需要愛。

聯合報2006/01/12
問卷調查》11%大學生 曾經受虐+目睹

記者朱若蘭/台北報導
台灣從小目睹家庭暴力且受虐的兒童,所受的創傷有多深?學者調查發現,有些個案到上大學了,還會不斷想起「頭被父親壓到馬桶裡喝水;邊打邊被罵『你是豬嗎?怎麼這麼笨?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的情景」,或反覆夢到「我殺了自己的父(或母)親!」

這是台大社工系助理教授沈瓊桃去年九月、十月分別在美國、台灣發表「兒少時期曾經目睹暨受虐對青年的長期影響」研究結果。

沈瓊桃的研究分成量化與質化兩部分。量化部分,她以隨機抽樣一千兩百廿四位台灣大學生所做的問卷調查,發現百分之十一在兒少時期有「目睹及受虐」雙重暴力的經驗,百分之十九目睹家庭婚姻暴力,百分之六本身受到肢體、言語等虐待,百分之六十沒有受到暴力。

「得出這樣的結果,我很驚訝!」沈瓊桃說,這個數據與美國在非隨機抽樣下所做的兒虐調查結果相近;研究也發現,兒童遭受雙重暴力的創傷程度,比目睹或受虐的單一受暴者深。

分析也顯示,受虐者越同意「宿命連結」、「家族和諧」價值,偏差行為越嚴重,因為內心掙扎,創傷找不到出口。

沈瓊桃另在幾個bbs站(PTT、KKCity),抽樣八位在十八歲前曾目睹或聽到父母家暴的十八至廿七歲青年,男女約各一半,進行深度訪談。

沈瓊桃表示,兒時遭雙重暴力受訪者即使成年,還是常做噩夢,「睡覺時聽到酒醉父親開門會突然驚醒」,有人長年被母親打,後來即不斷夢到「自己殺了母親」。

她說,有兩名女生談被虐記憶「訪談從頭哭到尾」,心理出現自卑、絕望、無助內向偏差反應,甚至有人「小二起就想自殺」。外向偏差行為則出現恐嚇、打架,有名大學生說「父母打他,他因怨憤就打妹妹出氣。」

沈瓊桃說,願意吐露受虐經驗者,多半在離家或求學離開受暴情境後,創傷逐漸找到出口,較能輕鬆面對,有個受訪男生曾被父親把頭壓進馬桶喝水,當他得知自己是八人中「最慘的」反而笑開來。

受暴經驗也出現「警惕自己把書讀好」,「沒有錢不要結婚」、「男女朋友交往要久一點再結婚」等正面影響。

兒童遭受肢體暴力有時會覺得是因自己做錯被打,但家長口出惡言罵豬或笨的言語暴力,傷害烙印較肢體暴力深。

聯合報2006/01/12
年關壓力大 虐兒高峰期

聯合報記者張幼芳、梁玉芳
回首二○○五年,從年初的邱小妹被父毆腦死,到年終的男童被刺青、毆打凌虐致死,兒童虐待果然還是人權立國的台灣從不間斷的事件。

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王育敏指出,虐兒案件數高升,顯示的是這個社會的躁鬱程度,加上家庭解組,大人的壓力全發洩在最弱勢的兒童身上。

卡債、失業、吸毒 高風險
什麼樣家庭的孩子容易受虐?政府歸納出的高風險家庭有:卡債、失業、吸毒、酗酒、單親、同居、離婚、精神病患等,上述風險因子的數目愈多,虐兒可能指數愈高。

世界展望會社工處長全國成說,受虐個案幾乎都是複合發生,家庭的難題常是千頭萬緒,比如單親家長失業,背了卡債、又失意酗酒等。遇害剛滿周年的邱小妹妹,她的父親就是典型的例子。

年節將屆,全國成也提醒,「過年前後及暑假,通常是虐兒案發生的高峰」。伴隨年關而來的經濟還款與家庭聚會的壓力,讓兒童更成為大人情緒出口。

家扶基金會資源處主任陳美君觀察,近來患有精神疾病的施虐者個案增加,而且,施虐者多無病識感,外人也很難辨識,處理更為棘手。

重男輕女 叫哥哥打妹妹
有位媽媽因為家族門戶之見被趕出門,出現被迫害妄想症,她帶著一男一女四處躲藏,還報警有人要追殺她、搶她的小孩;甚至因為重男輕女,還命令哥哥打妹妹。

基隆家扶中心接手後,依精神衛生法將行為異常的媽媽強迫就醫。但受到驚嚇的女兒因為長期沒有安全感,在寄養家庭半夜常尖叫、四處藏食物,藏到自己都不記得,整個人像驚弓之鳥,需要很長的復原期。

台灣世界展望會北區辦事處主任蘇麗華認為,對兒童精神虐待的殺傷力,影響深遠,卻不易看見心靈傷痕。

她指出,有位出身富裕家庭的女孩,小時因父母忙於工作將她送到保母家,曾被保母罰脫光衣服,在屋內當著其他小孩的面前跑步繞圈,幼小心靈大受打擊,卻又無法言說;即使她現在已出國念完碩士,既能幹又漂亮,卻走不出兒時陰影,至今仍接受心理治療。

丈夫打小孩 逼妻子回家
單親家庭的虐待,是因為大人婚姻不順,多把孩子當出氣對象。台北市家暴中心主任童富泉說,有的爸爸一直打小孩,只是希望離家的妻子心疼,能回心轉意。

童富泉還觀察,近來非直系血親的施暴案件變多,或許跟民智漸開,一一三通報專線發揮作用;但也可能是家庭解組,大人感情世界分分合合,增加許多「同居人」施虐機會有關。

「把施虐的父母妖魔化,並不能解決問題。」台灣大學社工系教授余漢儀指出,法令已將「親職教育」改成「家庭處遇」,以公權力協助解決家庭危機,但是需要高度的人力介入。

聯合報2006/01/12
沙文主義容不下拖油瓶 後母心態繼女變出氣筒

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
兒童受虐事件一再攻占國內新聞版面,綜觀近年來兒童受虐致死的原因,主要可分為「父母失業、負債的經濟壓力,轉向子女施暴,甚至尋求同歸於盡」、「灰姑娘後母心態、及沙文主義男性容不下女方拖油瓶」、「父母有毒癮或憂鬱症」、「保母或受託者失職」等四大類。

父母因經濟壓力轉向子女施暴,去年轟動一時的邱小妹人球案即是一例。邱小妹父親邱光仁一、二審均被判刑十二年,審理本案的法官覺得,邱光仁的行徑確實令人髮指,但顧念他是社經地位低落的單親爸爸,要負擔生計,又要獨力扶養幼女,身心俱疲,犯後只望邱小妹投胎到好人家,可見其內心備受煎熬。

攜子自殺是犯罪,男子洪智國因長期失業在家,連兩個小孩上學要搭公車的錢都拿不出來,前年三月帶著兩個小孩在家燒炭自殺,小孩死亡,洪智國卻因受不了開門逃過一死,日前遭最高法院判刑十五年確定。

童話中後母凌虐繼女的劇情,現實生活中同樣可見。婦人范鳳秋長期虐待繼女陳禎儀,不但讓十七歲的高中生體重不到卅公斤,營養不良外,死亡時全身傷痕累累,牙齒被打斷兩顆,手、腳、頸、胸都有鞭打痕跡。范鳳秋因長期凌虐繼女,最高法院判刑十年確定。

另外,萬華的七歲女童劉曉雯,被母親林秀儀視為拖油瓶,林秀儀自己未盡為人母責任外,還與同居男友高明誠聯手毆打、拿香菸燒、燙小孩子,劉曉雯在長期受虐後死亡,林及高日前均各被高院判刑十一年。

父母有憂鬱症或毒癮,也常造成孩子死亡。過去有母親因憂鬱症,將孩子從大廈高樓摔下,近來憂鬱症父親勒死腦性麻痺女兒也是一例;司法院刑事廳長劉令祺前幾年還曾審理過一起虐童致死案,竟是有毒癮的父母,長期餵食幼兒毒品造成孩子死亡,讓他印象深刻。

許多保母或受託者,教養方式不當,也是近年來造成兒童傷亡的一大原因。保母黃美惠因不耐兩歲男童哭鬧,影響她睡覺,將男童毆打一頓後關在小臥室,造成男童死亡,被判刑十四年定讞。另一名保母黃秀鳳不耐嬰兒哭鬧,將孩子從高處摔落致死,最高法院對她判刑十三年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