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放牛班頑童 拿到美碩士

中時電子報2006-01-16
放牛班頑童 拿到美碩士

韓國棟/台北報導
十七年前(民國七十八年七月),教育部大門前發生國內首樁家長絕食抗議國中能力分班事件,成為舉國關注焦點。事件中的國中生詹大為上個月取得私立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碩士學位後返國,綁著馬尾長髮的他,對未來充滿自信憧憬,決定留在美國電影事業打拚。

前幾天才從美國返台和家人春節團圓的詹大為說,「國中三年是我人生的黑暗期,每天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他說,當時的國中生被分成極端的兩類:一類是前段班的「好學生」,每天努力拚升學;另一類是後段班的「壞學生」,自暴自棄,無所事事。這兩類學生他都當過,都很痛苦。

詹大為分進後段班 翹課自我放棄他國一被編入後段班,他形容,後段班同學被貼上「後段」標籤,尊嚴受損,多半自我放棄,每天想的都是玩樂。更嚴重的是,有些同學因而步入歧途。他班上有一位女同學,國小是班上第一名,品學兼優,國中被編入後段班一年後,淪落成太妹。

詹大為也嚴重自我放棄,每天玩樂翹課不念書。詹媽媽說,國一升國二時,學校又要編班,要從後段班學生中挑出成績較好的再編成「次好班」。眼見成績不好的兒子要再受一次傷,於是向學校理論,要求常態編班,但學校不接受。於是,她與先生詹德輝跑到教育部大門前絕食靜坐抗議。

詹爸詹媽絕食 催生自願就學方案詹德輝是從事教改工作將近廿年的民間教改會會長,夫妻倆在教育部前絕食靜坐三天。為了喚起社會重視,還花了十幾萬元在中國時報和民眾日報頭版購買四分之一版面,斗大的標題:「一個後段班學生家長的心聲……」,確實引起媒體關注,紛紛報導。

詹德輝夫婦對能力分班的挑戰,舉國譁然,教育部於是提出「自願就學方案」,就是為了解決國中生升學壓力。

抗爭後,詹大為國二、國三都被編入前段班,但對於只愛漫畫、打電動的他來說,等於是「推入另一個痛苦的深淵」。他說,大家都知道他是以抗爭進到前段班的,「好丟臉」;再加上他不愛數學、理化,讀得痛苦,每次考試都是倒數前三名。

天生愛美術 作品獲肯定出國深造國中畢業,高中沒考好,偏好藝術的詹大為從台北遠赴高雄中華藝校就讀美術班,不必再為數理化等升學科目傷腦筋,也找到了自己的興趣,生活有目標,變得積極努力,第二年轉學考上台北的復興商工廣告設計科。老師肯定他的作品,讓他愈讀愈有成就感,有時為了完成一幅作品而徹夜未眠,一早又到學校上課。

復興廣告設計科畢業後,因他對廣電充滿興趣,補習一年後考進輔大大傳系。畢業服完兵役後工作兩年,以托福五五○分申請進入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二年半的努力,上個月拿到了碩士學位。

回憶國中生活,詹大為說,為什麼我們的國中生只有極端的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努力升學,另一條是自我放棄,沒有第三條路?他期盼國中教育能夠真正的多元,讓擁有各種不同能力的同學都有被肯定及出頭的機會。

中時電子報2006-01-16
念書考試念到憂鬱症 詹家妹子 資優班讀垮了

韓國棟/台北報導
國一就讀後段班的詹大為,有個妹妹,小學各項表現都很優秀,畢業時獲得市長獎、智育獎、美育獎、群育獎等四項大獎。國中進入台北市明星國中的美術資優班,全家都為她驕傲。萬萬沒想到資優班的恐怖競爭壓力,埋下了憂鬱症的種籽,讓她成為升學主義的祭品。

「國小隨便讀就拿第一,現在怎麼努力都拚不到第一名!」詹大為的妹妹為了拚第一,幾乎每天讀到三更半夜,憂鬱症悄悄萌芽,高中聯考時(當時還沒有國中基本學力測驗),手都會發抖。
全班廿七名同學,十六人考上第一志願建中或北一女,詹大為的妹妹第三名畢業,卻只考上第三志願。沒有考上第一志願,她簡直要崩潰了。

「此後,她對讀書、交朋友都沒有信心了。」詹媽媽說,醫生診斷她罹患憂鬱症。這項診斷結果真是全家人惡夢的開始。一年後,她重考進入第一志願北一女,卻因壓力太大讀不下去,休學再重考,現就讀師大附中。幾年前憂鬱症發作,從五樓跳下尋短,急救後在加護病房昏迷三周,醒來後在醫院住了三個半月。出院後,罹患憂鬱症的她又多了肢障。

父親詹德輝說,美術資優班的壓力太大,不但美術要求極高,學業成績也逼得喘不過氣。當年如果考量她的能力,不讓她就讀美術資優班,現在應該快樂正常的大學畢業了。幸好經過他們開通後,孩子現在想開了,今年參加大考,想就讀社會福利方面的科系,將來投入青少年輔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