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觀念平台》溫羅汀與斷背山
中國時報A15/時論廣場2006/01/27
《觀念平台》溫羅汀與斷背山

【劉玉皙】這兩周來文化新聞比政治新聞還熱鬧。影劇版有李安的《斷背山》揚眉吐氣,為華人導演成就的極致;生活版則有溫羅汀的「冬墟」活動,在台北舉辦書市和書展,為社區帶來熱鬧的文化氣息。只是,這兩個文化新聞卻也逃不開「政治」;而他們的「政治」色彩,也跟同性戀議題分不開。

《斷背山》在金球獎風光,美國人看到的並不是華人導演影響力的擴張,而是好萊塢如何藉著讚揚同性戀電影,表達對布希及保守勢力的不滿。而由「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OURs」主導的「溫羅汀冬墟」活動,原屬於溫羅汀成員的「女書店」及同志書店「晶晶書庫」卻被排擠在外,不得參與真理堂前的擺攤活動;一時間令人錯愕。

同性戀如何跟政治有關?如果性傾向會影響到資源的分配,那麼同性戀就已經不是個人問題,而是十足的「政治」議題了。在二○○四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當美國保守派面臨預算赤字與反戰兩個燙手山芋的時候,布希祭出了基督教,把同志婚姻不應合法化操作成選舉議題,竟然令自由派無法招架,扭轉了選戰氣勢。相對於美國總統大選,「溫羅汀冬墟」規模小如茶壺風暴,卻影響了直接的資源分配;更何況號稱「獨立批判」的溫羅汀做出這種決策,那就相當傷害文化青年們的感情了。

長久以來,教會對於同性戀有既定的立場,這其實是可以理解的。李安曾說過,相較於美國,台灣對同性戀是比較寬容的,這也是由於台灣沒有相對堅強的基督教傳統的緣故。如果今天是將女書店和晶晶排除在公共空間之外,那絕對是一種歧視;可是嚴格來說,當天舉辦書市的場地是真理堂的私有地,真理堂拒絕將私有地出借給女書店和晶晶,合法合理。

但,難道就因此沒有迴旋空間了嗎?在價值相對論的立場上,每種價值觀都有自己的脈絡,都應該予以尊重,某種程度上這是尊重多元文化的起源,可是這也帶來了「不可溝通性」,各種價值觀根本無法在同一標準下進行溝通。再推前一步,不同的文化或價值觀之間,到底有沒有溝通平台?或許這就是溫羅汀不應該逃避的問題。冬墟事件並不是教會與同性戀團體間的戰爭;相反的,應該視為創造平台的練習。而這個平台,其實就應該是事件發生起點的溫羅汀。

當然,我們也可以問,溫羅汀是否有擔任溝通對話平台的義務?或許對溫羅汀來說,一切是無心插柳,我們也不應該苛求太多。可是這裡就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如果溫羅汀承諾要打造一個文化社區,那他對於社區內涵的設定又是什麼?如果他設定的社區內涵是寬容的多元文化並存,那也許他應該扮演推進器的角色,他必須分擔公共領域的溝通功能。但是,如果溫羅汀只是一個賣書的書店聯盟,那麼,在書店經營者的經濟理性之下,我們也無需期待溫羅汀扮演這樣的公共角色。只是,這似乎跟原來的文化先鋒腳本有所不合。

其實這也是在地的文化產業會遇到的問題。《斷背山》站在既有的大矛盾之上,它可以不去處理不同價值觀對話的問題,任憑既有的保守派和自由派闡述它,對它的票房更有益。可是,像溫羅汀一樣的社區型文化產業,不可避免的,終有一天必須面對自己「是平台還是生意」的問題。然而,這選項並非二分法。文化若是好生意,或許有一天,平台也會成為好生意,危機也是轉機,全看未來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