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男女同競 多少女生會參加?

聯合報2006/03/07
男女同競 多少女生會參加?

盂峻瑋/樹德科大休管系助理教授(台北市)
清華、交大梅竹賽今年因為一名大四女桌球員想參加男生桌球賽,不得其門而入,引發男女平權爭議。

乍看之下,男女平權的口號非常合理,憑什麼女生不能參加男生的比賽,是否主辦單位的大男人主義作祟,怕這名傑出的女桌球員在比賽大放異采,讓男球員臉上無光呢?還是說女生乖乖待在表演賽就好,不要涉足男生的項目?

這牽涉到形式平等和實質平等兩個層面。女生絕對有要求參與運動的權利,而性別平等法也明確規定學校不得以學生之性別或性傾向,而給予差別待遇。若限制女生不能參加正式比賽,只能在表演賽展現球技,是不公平的。像一九九六年第二屆金龍旗棒球賽,中山女高想組隊參賽,雖然規則上沒有限制,但大會卻以無此先例而拒絕,當時也沒有女子棒球比賽,此做法就明顯違反男女平權。

但有一派的女性主義主張,運動這個東西是男性霸權思想的產物,男女分組本身就是歧視的行為,而且大眾焦點都放在男生的比賽。如果女生有意願的話,也可以參加男子組的比賽,這才是真正公平。例如三年前瑞典女高爾夫球員安尼卡.索倫斯坦,勇敢挑戰以往都由男生參與的賽事。

但這樣的形式平等就是實質平等嗎,答案是未必的。如果女生可以參加男生的比賽,相反地,依據公平原則,男生也可以參加女子組比賽。有一位男高爾夫球員布萊恩.肯達克因為球技退步,想報名女子公開賽,但遭大會拒絕。有人就評論,男女不分組對女生一點好處都沒有,否則除了一兩個頂尖勉強可以抗衡外,可以預見的所有獎盃將落入男生的口袋堙C

梅竹賽遇到的紛擾可以透過修改條文解決,有兩個方案可以選擇,一是單獨設立女子組的正式比賽,二是不設性別限制,由男女一起來競技。但如果採取後者的話,有沒有可能大部份男生實力較強,而減少女生參與的興致,造成實質上的不平等,這就得考驗大會的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