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官員愛引經論典?立委受不了

中國時報A4/焦點新聞2006/03/10
官員愛引經論典?立委受不了
康德說「我思故我在」?黃志芳鬧笑話

【江慧真/國會側記】外交部長黃志芳昨日在立法院初試啼聲「一鳴驚人」。他時空錯置地將二十世紀中的存在主義哲學套到十八世紀大哲學家康德頭上。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比康德早生一百多年的笛卡兒、那一句家喻戶曉的「我思故我在」,也被他算成是康德創見。

黃志芳上台後,第一次到立院外交委員會備詢,終統論引爆台美關係緊張之際,朝野立委出席場面熱烈,磨刀霍霍大陣仗伺候。一場終統論,竟演變成存在主義和同志之愛的朝野大辯論。

前外長、國民黨立委蔣孝嚴一上場,就先搬出國際法大師丘宏達的大辭典,亮出一張張字彙、填空、造句的英文考題,要黃志芳解釋「 Desuetude(廢止)、Obsolescence(失效)、Cease(終止)」等差異。

蔣孝嚴嗆聲,要搞外交,就要弄懂這些字,既然用了cease這個字眼,「那就表示國統會還存在!」黃志芳頗不認同地說,存不存在是很主觀的認知問題,光是從這麼多英文單字,不難發現「這是哲學層次很高的問題」。

民進黨立委徐國勇上台解圍說,這些英文聽半天,知道的人恐怕不多。但終統很簡單嘛,這就好像上帝一樣:信的人說上帝存在,不信的人說上帝不存在,這怎麼會是哲學呢?這根本就是玄學!

黃志芳點頭說,要研究「存在」還是「不存在」,恐怕要去問德國研究存在主義的哲學家,像康德說過「我思故我在」。語畢,全場官員立委一時間沒人聽出異狀。

直到下午,留法的親民黨立委張顯耀趕到現場,第一句話就追問,「你早上有說過終統論是哲學層次問題,康德說過我思故我在嗎?」 黃志芳點頭答是,張顯耀突然拔高音量說「通通都不是啦」,他流利唸出一句法文「Je pense, donc je suis」,並激動的說,「我思故我在」這句話,是法國哲學家笛卡兒講的,不是康德,康德也不研究存在主義,研究存在主義的是沙特!

只見台下全部笑成一團,搞了一整天,一整批國際政治專家的外交官,全沒聽出部長的口誤。黃志芳靦腆笑說,對哲學家可能有弄錯,但是終統論就是終止運作,沒有什麼國統會存不存在的衍生說法。

國民黨立委李慶華也對陳總統這幾天,多次用斷背山形容外交反感到了極點。他不解,總統三番兩次把國家外交講到斷背山,懂不懂國際禮儀?這是一對各自都娶了老婆的男同志故事,結局還是一生一死的大悲劇。阿扁先說台灣和美國是斷背山,又說台灣和諾魯是斷背山,他到底有沒有看過電影?台灣真是情何以堪、李安真是情何以堪,拜託阿扁不要再引用了,大家都受不了了。

台下官員立委再度爆出笑聲,幾乎要淹沒黃志芳的聲音。黃只好一再解釋,李安這部片子得到奧斯卡獎,是台灣的光榮,總統拿來比喻台諾兩國歷經三十多年波折,迄今再有堅定的盟邦之情,是人性的真誠,並無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