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大陸族群百態》啃老族 吃父母夠夠

經濟日報2006/03/11
大陸族群百態》啃老族 吃父母夠夠

文/王茂臻
妙語錄:父母掙的錢給我花,天經地義。

小孩長大後賴著父母不願意出去工作,在國外稱為「歸巢族」或「Neet族」(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大陸近幾年也出現類似情況,大陸人稱呼這一群「小孩」是「漂一族」,講好一聽點是「傍老族」,看不下去的人批評這些年輕人根本就是「啃老族」。

「啃老族」出現,和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有密切關係。在大陸,雖然經濟才剛起飛,但「啃老族」隨即出現。不少學者認為,「啃老族」和大陸實施「一胎化」政策脫不了關係,由於父母只有一個小孩,從小寵愛有加,很多父母都成為「孝子」。

中國青年報報導,大陸的「傍老族」或「啃老族」是指已成年、有謀生能力,但依舊躺在父母懷堙A在不「斷乳」狀態下生存的年輕人。「啃老族」生活主要來源是向父母要錢。上海社科院研究員徐安琪一項調查指出,「傍老族」或「啃老族」的出現,已成為大陸全國性的社會問題。

上海父母錢賺的多,但養出來的「啃老族」相對也多。新民晚報引述社科院一項研究調查顯示,目前不在學校唸書的未婚子女中,有高達85%的人生活所需依靠父母。許多上海父母明明已屆退休年齡,但為家中的「兒皇帝」而重返職場的例子明顯增加。

兒皇帝 要錢不臉紅
27歲的上海人徐偉是「啃老族」一員。徐偉的爸爸已年過60,但徐偉至今還未找到工作,徐偉的爸爸現在每天還得清晨6點起床,搭40分鐘公車去修配廠上班。徐偉的爸爸其實兩年前就已退休,會重操舊業,和徐偉賦閒在家有很大關係。

徐偉每天大多睡到中午才起床,吃完媽媽準備的午餐後,「照例」向母親索討人民幣30元的「生活費」,然後就呼朋引伴打麻將去,常打到三更半夜才回到家。

吃飽飽 整日迷上網
相對於徐偉是「啃老族」,家境優渥的小玉被外界稱為「傍老族」。小玉的父母親都是工程師,從小就安排小玉上重點小學,希望小玉能一路往上唸,甚至出國的經費都幫小玉準備好。

小玉養尊處優,18歲就輟學在家,由於學歷不高,找工作自然到處碰壁。小玉後來又花了父母親數萬元去學商務英文和電腦,但每一項都蜻蜓點水的學一陣子,自然難有本事,再加上小玉不願對人低聲下氣,所以到現在仍在家靠父母養,每天沈溺在網路上。

不工作 玩樂擺第一
住在上海徐匯區的小陳今年25歲,大學畢業後因為不願意做辛苦的工作,現在每天和其他的「傍老族」同伴就在港匯廣場閒晃,吃一頓飯都要花人民幣30到50元。小陳承認他很浪費,父母一個月的買菜吃飯錢也不過人民幣200多元,但小陳臉不紅、氣不喘的說,「父母掙的錢給他花,天經地義」。

「啃老族」的出現,除了是年輕人養尊處優,上海失業率愈來愈高是另一個主因。上海本地小孩不願意做粗重、辛苦的工作,加上周遭地區的廉價白領、藍領人才源源不斷進入上海市場,不但使上海薪資水準無法上提,也讓上海人要找工作愈來愈困難。

經濟日報2006/03/11
大陸族群百態》搭訕族 穿美美釣凱子

文/林安妮
妙語錄:你寂寞,我陪你,我吃喝,你付錢。

她們是一群特別的族群。白天的職業不詳,但每逢夜色降臨,總是穿戴整齊出現在Pub裡。有時候,她們會單獨在舞池裡穿梭,發現有緣人,就相約一旁喝酒去;有時她們也採「團體作戰」,一人「搭訕」成功,就賺到一頓團體宵夜。

該怎麼稱呼她們呢?不妨叫她們「搭訕一族」吧!

芳齡23歲的茉莉小姐參加「搭訕一族」一年半,每逢周六日,經常可在上海復興公園旁的「官邸」酒吧,發現她和女伴們一塊等著凱子上門搭訕。

茉莉小姐說,多數人白天的工作是OL,為了增加「搭訕人氣」,最好說自己剛從名牌大學畢業,目前在外商公司上班。接著聊天的話題,就可以從時下流行的音樂、電影,一路天南地北地聊下去。

茉莉小姐的女伴中,有些人號稱「台商殺手」,有些號稱「記者先生的小甜心」。前者不難理解,台商隻身在外,碰上溫柔可人的小姐趨前說笑,很少有人不暈船;後者說穿了,也是看上上海的派駐記者多,寂寞男士的心,似乎最容易擄獲。

若是以「舞小姐」或是「酒店小姐」來形容茉莉小姐,她決計不依。她說,她只是上門交朋友,一整個晚上跟「朋友」聊天、跳舞跟喝酒,「酒錢掛在人家身上很划算吧,若是還想繼續聊天,吃宵夜、車錢算人家的,也很合理吧!」

「搭訕一族」的心態很簡單,「你寂寞,我陪你」,「我吃喝,你付錢」。若是有緣看對眼,那就皆大歡喜,接下來的關係如何走,全憑兩人自行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