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3月特刊 浮世繪電影俱樂部》

中國時報E6/浮世繪2006/03/12
我的同志電影Top10

【聞天祥】如果不論張徹那些男男死命相挺的武俠功夫片的話,我看的第一部 同志電影應該是讓威廉赫特成為第一個以同志角色登上奧斯卡影帝的《蜘蛛女之吻》,那時候我還在讀高一。

當時同志電影少之又少,難得像《墨利斯的情人》挾文學與得獎之名得以上院線,多年後我才發現,在戲院看的版本竟然整整少了十分鐘,而且是關鍵的十分鐘,原來只因為兩名男主角這場戲沒把衣服穿好!

一九九二年是個關鍵年份,透過在香港籌辦同志電影節的林奕華幫忙,當時的金馬影展策展人黃翠華史無前例引進數十部長短不一的同志電影,正式把國際喧騰的「新同志電影」介紹到台灣。這個震撼讓台大成立第一個同志社團,我開始執筆寫「同志電影在台灣一九八○ ∼一九九一」。而獨立片商對影展及藝術電影觀眾的注重,也造成九 ○年中期開始同志電影在台灣的能見度愈來愈高,甚至有一度被視為賣座保證。

驚世駭俗
天才、大師使出渾身解數
在我的同志電影Top 10名單中,多數只能用奇片來形容,《煙火》一片表達了青少年對同性戀的綺想,最後讓水兵的褲襠化為炫目煙火的奇觀,今天看來依然教人瞠目結舌。

一九八二年法斯賓達的作品《霧港水手》則堪稱各種同性戀原型的大成,直把同志情慾的各種可能,肆無忌憚全搬上銀幕。直到現在,法斯賓達的影響力依然未減,譬如歐洲習慣把蔡明亮形容為「台灣的法斯賓達」即可見一斑。

英國大師賈曼的作品《浮世繪》,以巴洛克畫家卡拉瓦喬聲名狼藉的一生為藍本,卻完全打破傳記電影的俗規,驚人的美感、自由的敘事與大膽的意識型態,揭開了他以電影沃養滋潤台灣同志影像文化的序幕。

阿莫多瓦的《慾望法則》對性別、性向、情慾的寬容與開發,讓他的作品在保有通俗劇精神的同時,也有犀利的道德穿透力。

清新脫俗
女、男人的另一半到底是什麼?
葛斯范桑也許是美國最好的同志導演,一九九○年代初的《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他找了瑞凡菲尼克斯和基努李維飾演一對男妓,鏡頭在街頭、公寓、快餐店捕捉這類男孩的臉譜,然而在寫實之餘,又不乏神采燦爛的超現實幻想,道出他們的夢和希望。
陶德海恩斯一鳴驚人的《毒藥》,象徵同志電影不再低姿態請求異性戀主流認可,而是以更積極的戰鬥姿態,擁抱、強調自己的特殊與尊嚴。

此外,《十種釣魚的方法》是第一部讓我真正看到女同志在銀幕上「生活」的電影,多元的角色與尊重的態度,酸甜苦辣的愛情遭逢,平實但幽默的詮釋方式,影響了日後大多數美國女同志獨立製片的方向。

《電影中的同志》則以紀錄片的方式,把同志電影如何在好萊塢暗渡陳倉、發揮想像力,詮釋得淋漓盡致。最勁爆的莫過於聖經電影《賓漢》的編劇坦承當時他和導演故意把男配角與賓漢的重逢戲處理成「愛情場面」;至於西部片《紅河谷》(Red River,1948)互相讚美對方「手槍」真美的兩個俊男,應該是《斷背山》(Brokeback Mou ntain,2005)的祖師爺了!

發掘真相
誰看得到同志的天空
就詮釋青少年從懵懂到了解自己的性取向、以及接受或逃避的掙扎而言,《同窗的愛》是我覺得到目前為止拍得最好的一部。最後兩名主角擠在廁所表白,全校同學以為是校花和男友在裡面親熱而起鬨,校花只要推開門就等於「出櫃」的關鍵時刻,有好萊塢電影的煽情水準,也有好萊塢無法直視同志愛情的大膽誠懇。

卡斯提楊奈達的《放輕鬆隨性作》,從個人到群體,鋪展出可觀的面向,甚至發展出極驚人的前提:如果男同志強暴了攻擊他的異性戀霸權走狗,這是犯罪,還是革命成功?透過喜劇形式的有效掌握,他更拓及到所有在感情、性向、生命漩渦中遭遇衝擊的人都會有的喜怒哀樂。只不過平時更被壓抑、排擠、甚至被暴力相向的同志,會更加有所感觸罷了!

至於《斷背山》,相較於過去十幾年同志電影的百花齊放,它的尺度實在沒什麼好大驚小怪,反而勝在平實誠懇的感同身受。然而它翻山越嶺直搗奧斯卡主流機制,卻有不凡的意義。奧斯卡最終仍不敢給它最佳影片,只不過證明自己的保守與偽善,根深蒂固。

面對宗教偏執狂與腦袋專制者的打壓,也提醒了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須努力。

中國時報E6/浮世繪2006/03/12
《3月特刊 浮世繪電影俱樂部》搶攻斷背山 大聲問愛情

【時報】看電影沒人分享討論,多難過!
【浮世繪電影俱樂部】

每個月為您找一個星期天,
大家一起來哈電影、批電影、追電影。
《斷背山》讓李安攻下
本屆奧斯卡最佳導演,
但也捅了全球影評的「蜂窩」。
本月「浮世繪電影俱樂部」就要請您來
聽聽幾位「台灣觀眾代表」的心聲。
此外,也邀請影評人聞天祥與您分享
他的私房十大同志電影,
究竟這些片子做出哪些驚世駭俗之舉?
《斷背山》的祖師爺們
說出些什麼硬道理?
趕快來「浮世繪電影俱樂部」
湊熱鬧、看門道吧!

中國時報E6/浮世繪2006/03/12
影迷話匣子 嚴選來自專屬網站、電子郵件
及讀者投稿的精采意見。

【時報】人生的道路未必有號誌
●腰會痛:這部電影有一個貫穿全片的映象,就是「路」,這些路有一個特色,就是都沒有號誌。人生的道路未必有號誌。第一次分手,傑克從後視鏡看見恩尼斯逐漸變小的身影,路,成了距離;傑克每次上路來找恩尼斯,他的路是喜悅的,但是回程卻是憂鬱的;恩尼斯總不離開明尼蘇達,就像女人總在家裡等男人回來,結果第一次離開,竟然是去拿傑克的遺物。這條路,是後悔,是傷心,是探索。

如果你只看到兩個牛仔的愛撫,其實你並沒有看全斷背山;如果你只看到安海瑟威的兩點,其實你根本沒有在看斷背山;如果你是深情的觀眾,不妨再看《斷背山》一次,看看「路」怎麼走。

雕鏤在靈魂深處的私密刻痕
●林雁羽:在萬里無雲的藍天,以及一望無際、碧綠似絨毯的草原映襯下,人的身影縮小了,不被刻意放大、扭曲和評價,回歸到真正融入自然的位置,以人性為本位的坦誠。平淡卻不單薄,和緩而不操弄,讓一段在古典時空裡低吟的曲調,超越時空和種族,從局限的銀幕無限延伸,輻射出現實世界中久違的人文情懷,在每一位觀眾的靈魂深處,雕鏤上各自表述的私密刻痕。

可不可以不要再有斷背山?
●志榮:愛就是愛了,只是有的愛受著眾人的祝福,有的愛就永遠只能封鎖在斷背山上。怎樣的愛才是對的呢?真的有標準答案嗎?當愛不能發光發熱、只能壓抑隱藏,胸中的斷背山真的壓得令人窒息,相信每個人都感受過這種痛苦折磨。當我們在批評別人的愛時,我們是否曾反省過自己真的有這個資格嗎?如果可以的話,可不可以不要再有斷背山呢?

把握為至親好友付出的機會
●黃有智:誰付出的愛多?不重要。傑克的死因?也不重要。演員演技、拍片技巧、影片藝術成就的爭議,也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觀影者得到了什麼?看完電影後的豁然,讓我聯絡了所有曾經深交而疏於連繫的朋友;以新的角度重新審視了至親家人之間的互動。為了珍惜擁有,我盡力把握了每一分秒可以付出愛的機會──不再退逃,不再延宕。感謝有這樣一部好電影和我的生命脈搏共振。

不用同性戀題材就得不到獎嗎?
●齊衛國:鄙人有不吐不快的觀感,「同性戀」除了基因之外,似乎還有「有樣學樣」的傳染性,就如同吸菸、喝酒一樣的習染,假如不用「同性戀」的題材,就得不到獎嗎?愚以為「寓教於樂」是電影的功用之一,是改善社會風氣的動力之一,智者以為然否?

說不出口的愛
●楊文玲:「換個錯誤的時間或地點,我們就死定了。」恩尼斯對傑克如此說。是啊,在那錯誤的年代,那樣的感情是被視為洪水猛獸,說不出口的;它只能存在黑暗面,隱忍著、迂迴著、糾纏著。只是,即使僥倖不在那錯誤的年代,恩尼斯和傑克所能說出口的,也只有斷背山的回憶,而非兩人間的感情。他們只能隱藏在衣服裡,相互折疊彼此的愛。

我想問的是,現在的年代就是正確的時間或地點了嗎?可以讓相愛的同性沒有恐懼地互訴情意嗎?去年,晶晶書店上訴二審敗訴,間接傳遞著拒絕認同的訊息。小小新聞無法震動人心,但我親愛的朋友卻落淚了。

誰該得最佳勇氣獎?
●池國華:性學大師金賽博士將男女性向分成七個等級,0分是完全的異性戀,6分是完全的同性戀,而絕大多數人都平均分配在這之間。或許大多數人迫於社會的輿論下,壓抑內心的感情(只因異性戀才是大家認同的正常關係),所以對於那些勇於公開自己性向的人,實在是應該頒發個「最佳勇氣獎」。《斷背山》一片,不正是勾勒出隱藏在心裡那股受壓抑的情緒的最佳寫照。在「斷背山」的一陣熱潮下,不論男男女女,潛伏在心底的不安定因子己經漸漸地開始發酵。

學會如何愛人
●台北關先生:我願意花多少心力聽別人訴說過去、從小扯到大?我願意說多少自已最不堪的過去給別人聽?我願意花時間跑四個台灣長的距離去找一個人和他過幾天?我願意在一個人面前露出原來我是個難看的醋譚子?我有多久沒有感覺到分開時的撕裂感了?

看完電影才發現,早就把愛放到很遠的地方,如果愛可以在這麼窮、這麼沒前途的地方發展到這麼深刻,是我們的排序有問題?還是我們對愛早就下錯了定義?我很開心看一部片可以讓我意志消沉一個月,李安徹底粉碎我的價值觀,但是重建的速度不會太久,我們都將因為這部片找回與生俱來的力量。

小艾瑪心中的斷背山
●樓元玲:艾瑪和恩尼斯最後選擇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但是他們的孩子是否能安然面對繼親家庭的挑戰?恩尼斯與傑克魂牽夢縈的斷背山,或許是成年男性不容於社會的同性情慾,但小艾瑪心中的斷背山呢?會不會只是一個單純的想望:希望擁有一個穩定的家來保護稚嫩的自我?誰都無法回答。

當濃烈的愛找不到出口
●河畔草:我發現電影除了想呈現同志間至情摯愛的可貴與動人之外,很多片段藉由二位主角與子女的互動、與妻子的生活衝突、以及父母的牽掛,烘襯著家庭的影響,這些深重力矩拉扯著主角的情慾,也深深左右了他們的生命步伐。

電影就是忠實呈現種種感情的面貌,鮮明立體而多面向,就如同影片中不斷出現的立體白雲,層裹、屈捲、又鮮明,讓人無法故意看不見。

而我也從影片中呈現的幾段劇情,感到另一樣印象深刻的悲涼── 當濃烈的情感找不到出口時,不只當事人折磨痛苦,連身旁親人也跟著遭殃和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