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性戀主管怒控匯豐控股 斷背山另一章

工商時報A5/話題新聞2006/03/09
同性戀主管怒控匯豐控股 斷背山另一章

路易斯控訴公司性別歧視而遭開除,求償五百萬英鎊。
匯豐控股:遭投訴性騷擾,經調查後確屬行為不當才予解雇。

【林國賓/綜合外電報導】
  全球以市值論第三大銀行匯豐控股爆發捲入一宗職場性向歧視的官司!一名匯豐前高階主管周二向英國就業法庭申告,控訴匯豐歧視他是同性戀而將他解雇,並求償五百萬英鎊(八六九萬美元),這是英國就業法增修職場性別歧視法以來的首件性向歧視官司。

  這宗官司的原告是二○○四年被匯豐聘為全球股票交易部門主管的路易斯,公司當時賦予他提振投資銀行部門業績的任務。現年四十五歲的他向就業法庭指出,匯豐二○○四年十二月將他解雇,只因他是 同性戀,他沒有理由受此待遇。

  路易斯表示,公司是以「個人行為不當且惡行重大」為由將他開除。事出起因是另一名男同事向公司投訴受到他性騷擾,該名同事指稱,他在公司健身房的淋浴間時,路易斯在他隔壁房間手淫,路易斯還用「讓他不舒服」的眼神望著他。路易斯表示:「我深知我是因為同性戀才會被公司解雇。」據當地媒體報導,路易斯打算提出五百萬英鎊的求償金額。

  匯豐發表聲明指出:「事發後公司召開紀律調查委員會,經過冗長調查並讓當事人提出說明的機會,最後調查委員會認定路易斯的說法缺乏事實根據,而裁定申訴理由成立,並開除路易斯。」聲明同時表示,據路易斯當時的雇用合約,薪資加紅利的年薪超過一百萬英鎊。

  路易斯是一名資深的銀行家,在業界已有廿三年的資歷,但在匯豐前後只待了三個月就遭解雇。路易斯表示,他到匯豐約四個星期後就開始接獲威脅與恐嚇電話,他說:「好幾次打電話的人罵我搞同性戀。」他並認為,這些恐嚇電話是由匯豐職員所撥打。

  匯豐宣稱:「公司並未以種族、宗教、殘障、性別或性向等原因歧視員工,路易斯在內部調查時並未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其性向也與調查結果毫無關聯。」

  英國在○三年修法將性別歧視法擴大適用對象至同性戀,法律專家警告,此官司將對英國企業界產生重大影響,大企業可能被迫重新檢討對待同性戀員工的方法。

工商時報A5/話題新聞2006/03/09
華爾街 保守氛圍籠罩 男同志見光死

雖有性別歧視勝訴判例鼓舞,
但估計仍有數千位在華爾街的金融從業員,
為保工作不敢出櫃。

【王曉伯/綜合外電報導】
  對銀行家而言,紐約華爾街代表世界金融中心。對於同性戀而言,華爾街迄今為止卻是一個充滿歧視與敵意的地方。儘管估計有不少同性戀者在華爾街的金融業工作,然而沒有多少人會大膽出櫃,向同事表明自已是同性戀,因為如此一來,工作可能不保。

  一九九九年的喬.丹尼爾一案對華爾街的同性戀者深具意義,因為這是第一宗同性戀者控告華爾街業者性向歧視的官司。丹尼爾是德國德利銀行美國子公司證券部的員工,他工作勤奮,頗受上司賞識,然而他心中一直有一塊揮之不去的陰影:他是同性戀,他不敢公開此一身份,但是他也不想欺騙公司。一九九八年六月,他的上司告訴他,他獲得擢升,將成為證券部的副總裁。

  他的上司頗為欣賞他一身曬得古銅色的皮膚,隨口問了一句:「你是在哪裡曬的?」如果是別人,要回答此一問題十分容易,然而對丹尼爾來說,老實回答此一問題卻是冒著出櫃的危險。不過他並不想騙人,於是他據實回答:「是在法爾島(Fire Island,編按:法爾島是紐約附近一個著名的同性戀聚集處,當地彩虹旗多過星條旗)。」他的上司神情奇特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麼。然而接著丹尼爾的問題就出現了,上司所答應的升級一直沒有實現。他忍不住詢問他的上司,然而卻赫然收到一封資遣通知,表示公司內部在進行組織調整,他已遭到裁撤。

  丹尼爾在失業一年後實在氣不過,於是向法院控告德利銀行歧視同性戀,並且求償七千五百萬美元。

  丹尼爾的官司後來勝訴了,對華爾街的同性戀朋友是一大鼓舞。然而即使如此,華爾街的同性戀者仍不願公開自己的身份。紐約雜誌曾經做過一篇有關華爾街同性戀者的報導,報導指出根本無從知道到底有多少同性戀者在華爾街工作,據其旁敲側擊,估計大約有數千人。

  報導指出,華爾街的金融業非常保守,對於同性戀者充滿歧視,同性戀者都非常小心,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以免招來侮辱。

  一位男性同性戀者就表示,整體而言,華爾街還是一個男人至上的社會,他為了隱藏自己,每當公司聚會,他就會情商一位女性友人假扮他的女友。還有一些同性戀者借來朋友小孩的照片放在辦公桌上,假裝是他自己的。

  也有一些同性戀者勇敢地公開自己的身份,所招來的卻是難堪的羞辱。一家投資銀行的一位同性戀員工就表示,有一次他與同事開會,討論一位客戶的問題,他的上司拿起該公司的年報,看到該公司創辦人的照片,不禁罵了一聲:「老天,這人看來就像一個同性戀。」他表示,他的上司在說這句話時,眼睛根本是在瞪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