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兒女是同志 受困家人 紓壓有門
明報2006年1月 18日
兒女是同志 受困家人 紓壓有門

2005年12月,英國同性伴侶註冊法例正式生效。

戀愛、婚姻本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同性戀者卻幾經爭取,才能得到一紙註冊證明。

新年伊始,「性健康」推出一連四期「同志系列」,讓大家多點認識,少點歧視。

母親懷疑女兒是同性戀者,應怎麼辦﹖

兒子突然告訴你,他是一名同性戀者,如何是好﹖

父母懷疑或得悉子女是同性戀者,往往不敢向身邊朋友查問,擔心孩子受歧視,甚至連枕邊人都不可透露半句,恐怕對方光火,卻又無法獨力承擔這個事實……

「站出彩虹」是專門支援同性戀者父母及親友的志願組織,主席文可風表示,在「站出彩虹」成立前,香港以至東南亞地區,都欠缺一個支援同志家人的組織,令同志家人求助無門。

子女是同志 父母不知所措
他指出,同志組織的焦點大都集中在同志身上,沒有照顧到家人的需要,同志家人往往求助無門,「對於同性戀,父母們既陌生又恐懼,但他們不會找相熟的親戚朋友幫助,因為擔心被歧視,也害怕背後的閒言閒語,而一般社工對同性戀問題欠缺認識,未必能妥善處理,家人找不到一個『卸力』的地方。」

「站出彩虹」於1997年成立,透過一條電話熱線,為同志家人提供支援。文可風表示,過去9年他們接獲不少父母來電,有的懷疑子女是同性戀者,有的在子女表態後不懂如何處理,有的甚至偷看了子女的日記後,發現子女的同性戀傾向而不知所措,他們在電話中表現得傷心失控、或破口大罵、或憂慮、或百感交集﹕

「我做錯了什麼﹖」

「是否我教養出了問題,令他變成同性戀﹖」

或怪責自己給女兒改了一個男性化名字,
或為兒子改了一個女性化名字,導致問題出現。

「我應如何面對我的孩子。」

得悉子女的性傾向後,很多父母突然對子女感到陌生。

「兒子選擇這條路,不結婚、沒兒子,老來怎麼辦﹖」

「我看到他瀏覽色情網站,擔心他濫交,染上愛滋病。」

關懷的憂慮 擴闊父母思想
「站出彩虹」曾接獲來自日本、瑞典、新西蘭等地區的華人父母來電,文可風表示,雖然外國有類似的同志家人支援服務,但西方文化並不適用於華人家庭,西方講究人權,子女成年後,便是一個獨立個體,可以獨立生活,父母必須尊重子女的抉擇﹔但華人茩垣a庭觀念,即使成家立室,做任何事都需要向父母交代,西方的一套未必適合華人使用。

「其中有位在澳洲的母親來電,說他的兒子要搬離家庭和男朋友共住,她不能接受,雖曾接受當地機構輔導,但輔導員只勸喻她尊重兒子的選擇,她亦不能接受﹔這位母親肯定到了最絕望的關頭,才嘗試到互聯網尋找一些中國人組織團體幫助,結果找到『站出彩虹』。

「『站出彩虹』的角色,最重要是給予同志家人一個『卸力』的渠道,有一個可以安心傾訴的窗口,讓他們可以無後顧之憂下表達自己的憂慮﹔

「來電無論是憂是悲,哭過罵過後,百分之九十的父母其實最擔心子女將來的生活,擔心性傾向會影響他的工作、社會地位、老來沒有子女供養。

「父母都被困在『同性戀』三個字上,我們可以擴闊父母的思想,例如﹕有父母擔心子女濫交染上愛滋病,我們告訴他愛滋病其實不僅發生在同性戀者身上,異性戀者也會因為濫交而感染愛滋病,他們反而可以藉荌Q論性傾向問題,提醒子女不要濫交……至於前途問題,則需要時間證明,當父母看到子女有固定伴侶、生活安定,大部分都會慢慢接受子女的性傾向。」

家人的衝突 藉溝通而紓解
文可風認為,同志與家人之間的張力或衝突,主要是溝通問題,父母無論是想知道子女性傾向或企圖說服子女改變性傾向,雙方都需要一個良好的溝通基礎﹔他期望,透過「站出彩虹」作中間人,讓同志家人有一個機會認識同性戀,雙方和諧共處,享受家庭溫暖。

站出彩虹熱線
熱線﹕2940 2728
接聽時間﹕逢周五晚上8:00-10:00(公眾假期休息)
文、訪問圖片﹕鄭寶華
插畫﹕天黑黑
編輯﹕黃夏柏

明報2006年1月 18日
同性第三者 傷心無助 學習處理

「站出彩虹」接獲的第一通來電,不是同志或父母求助,而是一位女性發現丈夫是同性戀者。

文可風指出,「站出彩虹」的熱線電話每星期運作兩小時,每年接獲的來電數目不斷上升,由1999年的34通來電,到去年共有65通,當中包括同志父母、同志配偶、同志、社工界等﹔一直以來,同志配偶佔來電的一個重要比例。

以2005年為例,65通電話中,21通是家人,包括父母和兄弟姊妹求助,佔32.3%﹔18通是配偶求助,佔27.7%﹔15通是同志求助,佔23.1%,餘下11通歸入其他類別,佔16.9%。

丈夫是同志
對於第一通來電,文可風記憶猶新,「一位女性打電話到熱線,說發現丈夫是gay,但她沒有太強烈的情緒,很平和,詳談後,原來這事發生在3年前,她一直找不到任何幫助。」

同志配偶的來電,有的會把問題歸咎於自己,「是否我做得不好,令他/她變成同性戀」,有的甚至把自我價值貶低,「他寧願選gay都不選我」,有的覺得被騙,「既然是同性戀者,為何跟我結婚﹖」

他們的處境,與家長面對同性戀傾向的子女相似,難以向別人傾訴,甚至要代對方為雙方父母保密,要獨自承擔問題,有的還需要處理子女的問題,所受的困擾難以言喻﹕

怎跟孩子說
「我怎樣跟孩子說他爸爸是同性戀者﹖」

「太太與女朋友一起生活,孩子跟茼o,會不會影響成長﹖」

文可風表示,不論丈夫或妻子,發現配偶是同性戀者,不應把問題歸咎在自己身上,其實應當作婚外情般處理,不論第三者是同性或異性,當配偶出現第三者,難免會感到傷心、憤怒、無助,但最後仍然要繼續生活,你選擇怎樣做﹖離婚﹖啞忍﹖如何安頓孩子﹖當事人需要學習如何應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