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坦然說出“我喜歡同性!” 校園同性戀不再另類
中國青年報網路版2006-01-16
坦然說出“我喜歡同性!” 校園同性戀不再另類

高小奇 記者 劉建林
象牙塔中的同性戀現象不可漠視 120人的班上有4對同性情侶
剛入校時班媮晲S有同性戀,到大四時已有四對

不久前的一天,山西某高校校園內,一對青年男女戀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和廝打。“咱們分手吧!分手後我要找個女朋友!我早就有這種想法了!”說這話的是這對戀人中的女生柴慧慧。

柴慧慧班上的120名同學中,有4對同性戀者。在這所學校,很多學生都表示看到或認識同性情侶。記者在學校進行了為期5天的調查,接觸了3對大學生同性情侶,3對情侶中有4個人神情很自然地告訴記者:“我喜歡同性!”

剛進校那年,柴慧慧有一次看到兩個男學生在小樹林堭筆k,當時也很吃驚,但慢慢地見得多了,就習以為常。柴說,在校園堙A同性戀者一般不會有過分親昵的舉動,只是拉拉手或者擁抱而已,大家覺得很正常,都不會用異樣的眼光看他們。

柴慧慧是2001屆的大四學生。她說剛上大學的時候班媮晲S有同性戀,或者說還很隱蔽。大二那年出現了第一對女生,之後就有第二、第三、第四對,其中有一對是男生。

東東,男,23歲,2002屆學生,網名“血月妖媚”。他毫不隱晦地對記者說:“我就是‘大學生同志’,圈堣H都知道。”東東所說的“圈堣H”,是他在酒吧和網路上認識的一批同性戀者。除了上課,他的業餘時間一般在酒吧或網吧度過。目前東東有一個固定的男朋友,是山西運城人。

女生王娟是山西大同人,女生楊靜是忻州人,兩人是2001屆同班同學,但不在同一宿舍住。兩人肩並肩坐在記者對面,楊靜比較沉默,王娟則顯得很健談,但是說話的時候會經常注意楊靜的眼色。

在兩人的相處中,楊靜一直充當著男性角色。王娟對記者說,大一之前並不知道自己是同性戀。那年冬天的一個中午,她不想打飯,正好楊靜下樓,主動要給她捎飯,買回了兩袋方便麵,她們就一起在宿舍煮麵吃。王娟想,要是找個男朋友能像楊靜這樣體貼該有多好。

大二的時候,王娟丟了剛買的新手機,楊靜很仗義地借給她2000元錢,買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大三情人節那天,楊靜買了一個MP3送給王娟,王娟特別高興,湊到楊靜臉頰上親了一下,她們突然有一種觸電的感覺。用王娟的話說,跟高中時候找男朋友的感覺一樣。

對於將來,同性戀大學生們表現出了很大的憂慮

趙小薇是2002屆的大三女生,現在和林爽相處。趙小薇說,是她主動追林爽的。追求的過程很辛苦,因為當時林爽還有男朋友。“我每天給林爽買禮物,給她買飯洗衣服,甚至還和林爽的男友吵過架。”

林爽給記者看了她和趙小薇相處時寫下的日記,其中一篇是2003年非典時寫的,當時趙小薇回了老家。林爽這樣寫道,“好久沒有聯繫了,有沒有想我呢?我可是天天在想你。今天又給你留言了,不知你能不能看得到。要是你能打個電話就好了,好想聽聽你的聲音……”

相比之下趙小薇對未來比較迷惘,趙小薇說,林爽以前找過男朋友,而且林一直不反感男生,她知道林能接受找一個男朋友,但是她不行。“她遲早會離開我的。”

對於將來,同性戀大學生們表現出了很大的憂慮。林爽在日記中這樣寫道,“本想找點話題,後來竟然談到了婚姻,我以前在村子堛悸煽X個好友也都已經有了對象,或者訂婚了。至於我與她的將來,我真的不敢講,好悲哀的一生啊!”

不僅僅是林爽,記者前後採訪了3對同性情侶,他們都不同程度地表示出對未來和婚姻的擔心。

趙小薇說,她想將來做變性手術,然後跟林爽出國結婚,又覺得不現實,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現在在校園媮晹n,想一想畢業後就要面對未知的社會,真不知道別人會怎麼看自己。

很多大學生同性戀者不敢告訴父母自己是同性戀。

6個女生堙A只有兩名學生的家長知道孩子是同性戀,其餘人都表示以後不會對家長說明,怕父母接受不了。

在東東看來,在適當的時候,可以跟父母坦白。“總有一天要面對,你越是膽怯,別人越不會鼓勵你。”

大部分同學不排斥同性戀者,有些心媟|覺得疙疙瘩瘩,擔心染病。

在這所高校堙A同性戀大學生沒有一個固定的討論平臺,並且相互之間缺少交流。楊靜說,她剛剛開始跟同性談戀愛的時候,以為自己心埵陳f,但是不知道該跟誰說。周圍的舍友平時雖然都沒有表示過什麼,但有時候自己總會想她們是不是會在背後議論。

學校堥S有地方交流,東東選擇了網路。東東介紹記者加入了他們一個擁有120個“同志”的QQ群,全部是男性同性戀者。

2005年12月11日淩晨1時,記者在群聊婸P他們進行了交流,看到他們往往開門見山詢問對方身高年齡職業,然後就直截了當要求見面。

同性戀特別是男性同性戀,是傳播疾病的特種人群之一。東東是學醫的,他前兩天聯繫好了一個“同志”們常去的酒吧,很想在以後的日子堙A到這些場所給大家講授一些同性健康知識。

大部分學生對周圍的同性戀是不排斥的。王娟的舍友小張說,王娟和楊靜人緣都很好,我們都很喜歡跟她們相處,即使她倆當眾做出一些親昵的舉動,大家也習以為常。

另一位舍友更是直言不諱地說,同性之愛自古以來從有人類開始就存在,她們跟我們如果說非要找出什麼不同的話,那也只是性取向的不同而已。雖然她不會去愛同性,但她覺得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他沒有妨礙別人,沒有傷害別人。

楊靜的舍友小王說,她們知道楊是同性戀之後,還是跟以前一樣和睦相處。

但另一位舍友小李說,她不能接受同性戀,一想到她們同性之間接吻心奡N會覺得很不舒服。同性戀會帶來一些傳染病,而且很難被周圍的人接受,父母培養我們不容易,我們怎麼能這樣傷他們的心。

東東的舍友小王說,他很介意男生同性戀,害怕他有傳染病。平時看東東有點“娘娘腔”,和他保持距離,絕對不會深交。

老師表示不會干涉,家長認為有信心轉變孩子
記者採訪了省城幾所高校的班主任和輔導員。幾位老師都表示,班媕雩茪ㄦ|出現這種情況,同性戀的概率低並且很隱蔽,即使有,老師也未必會知道。但如果真的發現這樣的情況,“同性戀不犯法,我們做老師的,只能起到一個引導的作用,不可能去干涉他”。

還有一些老師和輔導員明確表示,自己從來沒有這方面的思想準備,如果班上有這樣的同學,最好交給學校或者心理輔導老師處理。

如果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作為家長應該怎麼辦?記者隨機採訪了這所高校的十幾位大學生家長。所有家長都表示,以前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家長孫女士說:“我的孩子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一定會耐心地說服他,從各方面教育他。如果實在沒有辦法,我也盡到當母親的義務了,只能順其自然。”

面對這種假設,大部分家長比較理智,都表示一定有能力和耐心轉變自己的孩子,但談到具體教育方案,家長們都說還沒有想好。也有個別家長明確表示無法接受這種情況。家長楊先生說,“如果我的女兒是同性戀,我非打死她不可,這種孩子,不要也罷!”

另一位家長說:“就我們所處的環境和家庭來說,孩子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大人從情感上一開始肯定是無法接受的。我兒子是獨生子,我會從生理上和傳宗接代的角度給他講道理,會給他製造和異性相處的機會。孩子應該可以轉變過來。” (本文人名均為化名)
(編輯: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