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走近黑龍江男同性戀人群:婚姻是最難逾越的障礙
黑龍江晨報網路版2005-10-11
走近黑龍江男同性戀人群:婚姻是最難逾越的障礙

  南方網訊 同性戀,這種未能被絕大多數人接受的現象,在社會走向多元與包容的今天,不應再成為禁忌的話題。採訪同性戀者的生活也絕對不是為了獵奇和吸引人們的眼球。通過採訪我們發現,其實同性戀者更希望得到社會的理解與寬容。

  而最重要的是,這樣一個群體就生活在我們身邊……

  龍小帥與愛心天空公益網
  黑龍江省乃至全國的同性戀者都知道愛心天空公益網這個屬於所謂的“邊緣人群”,並包含“同志”內容的網站,也知道這個網站的站長龍小帥。1998年3月5日,愛心天空公益網站正式成立,這是黑龍江省也是全國第一家註冊成功的直接面對同性戀人群的專門網站。一些同性戀者自願成為網站的志願者。作為圈堣H,他們所能起到的同伴教育作用無可替代。作為全國同性社區協調組七人協調員之一的龍小帥說:“網站只是一個媒介,通過它我們可以了解這些人的生存狀態和他們面臨的困擾,最終達到幫他們擺脫苦悶、預防艾滋病的目的。”目前,該網站每天的點擊率已達30萬次。龍小帥告訴記者,現在,僅哈爾濱市城區就有至少10萬名男性同性戀者,而這些都是最保守的調查。由於女性自身性格上的特點,其隱蔽性更大,更不願向外界透露,因此女性同性戀者的相關數據很難統計。“這是一個不能忽視的群體,他們的生存狀態以及他們所帶來的一系列社會問題都應該引起人們的重視。”

  成立近8年來,愛心天空公益網通過網站和熱線對同性人群的心理進行疏導;對相關疾病給予諮詢和協助治療;還與有關部門聯合,開展對性病和艾滋病的免費檢測;對同性行為中有害健康的行為進行干預。做有這一切,網站的站長龍小帥與他的夥伴們完全是免費、義務的。龍小帥放棄了自己的業餘時間,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網站的工作中。在最初的四五年,網站的日常運營費用大部分是由龍小帥承擔的。2004年,網站的日常運營費用是一些熱心人和網友資助的。今年的費用是由中美艾滋病干預項目通過黑龍江省疾病控制中心資助的。

  據龍小帥介紹,2004年,愛心天空網站將從同性戀社區中提取的270份尿樣和50份血樣,交給了黑龍江省疾病控制中心。同時,愛心天空網站還向國家疾病控制中心提供了300份調查問卷和1000份網路調查問卷。由此,我國首次人群同性取向和同性戀者艾滋病病毒攜帶比例調查進入數據統計階段,此數據將成為國家制定艾滋病防治政策的重要參考。

  渴望在陽光下自由生活
        在與龍小帥的聊天過程中,記者感受到了他的自信與朝氣。作為一名同性戀者,他絲毫沒有自卑感,他很坦誠地向記者講述了他的感情經歷。15歲那年,正讀初中的龍小帥發現自己特別喜歡和班級堣@個很帥的男孩子在一起,每天只要能見到他,和他在一起學習玩耍,心堳K充滿了無限喜悅。處於青春期的他開始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通過查閱有關書籍,他知道了自己是一名同性戀者。五年前,龍小帥處了第一個BF(男朋友),由於是初戀,因此兩人用情都很深,愛得也是死去活來。但在交往了一年後,兩個人還是因為種種原因分開了。這次情感經歷對龍小帥的打擊很大,此後很長時間他沒有再找BF.龍小帥與最後一個BF交往得到了對方父母的同意,這令處於熱戀中的兩個人喜出望外。但由於感情溝通的問題,兩個人還是在相處了一年半之後分手了。

  龍小帥與記者聊天時還向記者揭示了同性戀人群的生活狀態。同性戀是以同性為對象的性愛傾向與行為。從犯罪、絞刑處死,到性變態,再到歐美一些國家認同的正常現象等,社會對待同性戀的態度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

  1997年,中國新刑法刪除了過去被用於懲處某些同性戀性行為的流氓罪,這被認為是中國同性戀非刑事化的另一個標誌。2001年4月,《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把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中剔除,實現了中國同性戀非病理化。這比美國同性戀非病理化晚了整整19年,比世界衛生組織把同性戀從《ICD-10精神與行為障礙分類》名單上刪除晚了7年。此前,同性戀被歸類為性變態。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在生物學的概念上,不分國家、種族、文化和貧富的差距,已經確認自己有同性取向的人佔總人口比例的2%到5%。龍小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向記者展示了這樣一個調查結果:黑龍江省19歲至24歲之間處於性活躍期的同性戀者達到了同齡人的10%,發生同性性行為的人更多。在16歲以上59歲以下處於性活躍期的同性戀活躍者是1%。近年來,同性戀者的社會地位逐漸改善,但是,許多專家普遍認為,這個特殊群體的生存處境依然很艱難,遭受嚴重的社會歧視。據龍小帥介紹,有關專家曾對生活在大中城市、受過良好教育、相對年輕和活躍的男同性戀者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同性戀者的心理健康狀況十分令人擔憂。因為受歧視,30%到35%的同性戀者曾有過強烈的自殺念頭,9%到13%的人有過自殺行為,67%的人感到“非常孤獨”,63%的人感到“相當壓抑”。超過半數人由於不被理解,曾感到很痛苦並嚴重影響生活和工作。一位同性戀者在網站上發出這樣的感慨:“我們也渴望在陽光下自由生活,可是太難了……”龍小帥說:“大中城市的同性戀者尚且如此,那些生活在中小城市和農村的同性戀者,則在貧困和屈辱中掙扎,處境更為悲慘。”

  與普通人相比,處於地下或半地下狀態的同性戀者更容易陷入焦慮和無助。正是因為歧視同性戀者,導致了很多社會問題的發生。記者在網上查到這樣一組沉重的數據:男同性戀者由於被歧視和缺乏正常的、良好的交往環境,38%曾因自己的同性性活動遭遇傷害;21.3%遭遇過異性戀者傷害;21%的同性戀者在身份暴露後,受到異性戀者的侮辱、毆打和敲詐等。

  酒吧媔R醉網路中解脫
  龍小帥告訴記者,哈爾濱市有幾家酒吧和洗浴中心成了同性戀人群的“據點”。在這些場所,如果不是有人告訴你這些人都是同性戀者,僅從表面上人們無法看出什麼端倪。據龍小帥講,同性戀者分佈於社會的各個層面,不因社會地位高低、地域大小而有所區別,與其他人群並無差異。而且這些人當中,極少有人穿奇裝異服,說話怪腔怪調。經知情人的指點,記者8日晚和幾個朋友來到了位於哈爾濱市南崗區大成街上的一家酒吧。酒吧堣H不多,一共只坐有20多人,沒有一個是女性,年齡一般都在三四十歲左右。在酒吧靠近門旁有一個小小的舞臺,兩名錶演者正在表演節目。左側晲仇B的三個男子頭碰在一起正在私語著,在他們面前擺著幾瓶啤酒和一大盤水果。這裡是不歡迎異性戀者的,如果兩個女人一起走進酒吧,人們不會多看一眼,但如果一男一女走進酒吧,同性戀者便會用目光將其“請”出去。相對於少數人到酒吧找尋自我之外,90%以上的同性戀者選擇了網路。網路是他們最好的情感釋放處。在那堙A他們可以和圈子堶悸漱H進行心與心的溝通,傾訴自己的感情,不必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也可以認識、結交更多的同性朋友,不會受到任何歧視。在那堙A他們可以解除心理疑問,並通過網站聯繫到合適的醫院來治療疾病。用同性戀者的話來說:“這是惟一一個我們不會感到孤獨的地方。”

  瀏覽著各種“同志”網站上的帖子和貼圖,記者突然對同性戀者有了一種重新的審視。他們很有思想,對愛同樣有著神聖的崇拜和永不放棄的追求。網頁上他們為交朋友而貼上去的相片,Gay(男同性戀者的別稱)一樣帥氣可愛,“拉拉”(女同性戀者的別稱)也個個漂亮迷人。在一些同性戀社區堙A隨處可以看到同性戀者的甜蜜合影以及幸福的、辛酸的、苦澀的留言。一名同性戀者在論壇中這樣寫道:“同志”之間不僅僅是一時之快!一時之愛!有的是一份愛護!一段真情!一句心語!一點寬容!……是人群堛漱@個眼神!讓彼此黔首……

  婚姻是最難逾越的障礙
  今年30歲的姜冉(化名)和都市堻\多年輕人一樣,畢業於名牌大學,在哈爾濱市有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閒暇時經常上網、泡吧。不同的是,他是一位同性戀者。在高中的三年堙A姜冉逐漸發現了自己的性取向與其他男孩不同,無論看到多麼漂亮的女孩,他一點興趣都沒有。相反的是,他非常喜歡和班級堥漕ヶ炊j魁梧的男孩一起玩。每次在公共浴池洗澡的時候,他都抑制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因為在那堨L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男人的裸體,這讓他極度興奮。

  在大三那年,姜冉找到了與自己志同道合的偉,兩人相愛了,而且一愛就是5年。兩人嘗盡了愛情的幸福與甜蜜,同時也感到了恐懼。因為他們的愛情永遠不能暴露在陽光下。姜冉28歲那年,在父母的以死相逼下,他與偉經歷了痛苦的掙扎之後分手了,與一名女孩結了婚。毫不知情的新娘一臉幸福地與姜冉步入了神聖的婚姻殿堂,卻不知痛苦的生活剛剛拉開帷幕。婚後,姜冉根本無法履行丈夫的責任與義務,最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愧對妻子,每天拼命壓抑著自己的感情,不去想偉。但後來因無法忍受妻子的冷言冷語,姜冉索性徹底墮落了。他每天去酒吧、迪廳,經常與不同的Gay發生一夜情。妻子以為姜冉在外面有了女人,為了報復姜冉,她去了一家酒吧做了“陪聊女”。姜冉知道後,兩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在爭吵中,姜冉告訴了妻子自己是一名同性戀者。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妻子感到自己受到了極大的欺騙,也覺得無顏面對親人和朋友。在極度不冷靜的情況下,兩人選擇了自殺。後來聞訊趕到的朋友將兩人送往醫院搶救了過來。出院後,兩人以最快的速度辦理了離婚手續。從此,姜冉又恢復了婚前的生活狀態。

  龍小帥告訴記者,現在同性戀者最難面對的就是傳統的婚姻。到了一定的年齡,父母、親朋好友就會輪番上陣“逼婚”。為了掩人耳目,90%的同性戀者都會選擇一個在外人看來很完美的婚姻,而在婚姻的背後,他們仍會繼續著自己的情感追求。有的同性戀者選擇固定的性夥伴,保持了一份類似婚姻的關係;有的同性戀者則選擇一個以上的性夥伴。偶爾的性宣泄使他們在心理上與生理上得到了雙重的滿足。

  家住哈爾濱市的張某今年40多歲了,與妻子結婚近20年,只與妻子發生過一次性關係,還是在結婚當天喝醉了酒之後,從那以後再未與妻子有過夫妻生活。但就是那一次夫妻生活使他們有了孩子,孩子的出生使知道事情真相後的妻子放棄了離婚的念頭,對張某在外面找BF的事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張某平時也會幫妻子做家務,輔導孩子功課,逢年過節給妻子買禮物。在外人看來,他們的婚姻十分完美,但其中的痛苦與辛酸只有他們自己才能體會到。還有一部分男同性戀者被父母逼著結婚時就找一個“拉拉”結婚。龍小帥說:“‘拉拉’就是女同性戀者。在現實生活中,很多同性戀者想找一位異性的同性戀結成沒有實質的婚姻,開始雙重生活,以應付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這是一種對社會、對家庭、對他人來說都不負責的選擇。”

  黃某今年30歲,在哈爾濱市擁有一份薪水較高的工作。兩年前他與一名“拉拉”結婚了。婚後,兩人有獨立的事業、獨立的經濟基礎、獨立的朋友圈,當然各自也有各自的情人。除了結婚證能證實兩人是夫妻外,再沒有任何事實能證明他們的夫妻關係。黃某告訴記者,他與法律上稱之為妻子的那個人根本就沒有感情,但還要瞞著家人生活在一個屋檐下,過年過節也要一起回家團聚,人前人後扮演著夫妻的角色。“其實這樣也很累。”黃某似乎有些後悔選擇了這樣一種婚姻。龍小帥說,同性戀者最渴望的是人們能拋棄傳統的關懷方式,不要按照大多數人的意願安排少數人的生活。絕大多數的同性戀者都是迫於社會各方面的壓力去選擇婚姻的,這樣對同性戀者是一種傷害,對婚姻中的另一半更是一種傷害,“其實對方才是最無辜的人”。

        他們需要社會的關懷
  隨著社會的不斷進步與開放,越來越多的同性戀者敢於承認自己的性取向,正視自己的情感世界,這也給社會帶來了一系列的問題。關注太少,他們會覺得被冷落、受歧視;關注太多,他們又會覺得壓力大、厭煩——這是特定人群的正常敏感心理。龍小帥告訴記者,社會應該給同性戀者營造一個和諧的生存空間,客觀正確認識同性戀,消除偏見。社會尊重、家庭認可才能扭轉同性戀者面臨的困境,解決這個特殊群體帶來的許多社會問題。

  龍小帥還說,許多人總是把同性戀者與艾滋病患者劃等號,人們歧視同性戀者也是由於這個原因,這其實是不科學的。據資料顯示,男性同性戀人群對艾滋病易感。1981年,世界首例HIV感染者就是一名美國男性同性戀者。黑龍江省疾病控制中心曾和愛心公益組聯合採取取樣和填寫問卷相結合的方式,對哈爾濱市的同性戀者進行了一次調查,共收集了尿樣270份、血樣50份和1300份調查問卷。此次調查範圍包括酒吧、浴池、公廁、公園、廣場等傳統同性戀活動場所,以及同性戀網站等新興聚集範疇。結果顯示:超過80%的男性同性戀者擁有多個不同男性性夥伴。由於相當一部分男性同性戀者與異性組建了家庭或擁有異性性伴侶,這還加劇了艾滋病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擴散的危險性。

  “但只能說男性同性戀者的性行為方式具有易感性,如果保護措施得當,是不會被感染艾滋病的。”龍小帥說。與此同時,我國對同性戀、同性婚姻家庭、同性性侵犯行為的規範尚處於空白。“儘快通過立法的形式保護同性戀者的合法權益也顯得尤為重要。”據龍小帥講,他們現在也在研究法律方面的知識,“同性戀者作為一個龐大的群體,也應享受平等的權益,比如,同性伴侶共有財產的處置權和饋贈權等。”

  在採訪結束的時候,龍小帥懷著希望說:“如果我國婚姻法堛滿巨漵吽忖@詞改成‘兩人’,我們這群人就可以擁有婚姻了。”記者在一家網站的論壇上看到這樣一句話:“如果問100名同性戀者有什麼願望,會有101名同性戀者告訴你,他們希望與愛人牽手在街頭漫步。”一個看似簡單的願望卻透出淡淡的辛酸與無奈。在社會還沒有為同性戀人群創造出一個寬容平等的環境以前,幸福對於他們來說只是一種奢望。(編輯: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