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走近男同性戀群體:迫於壓力交女友 不考慮結婚生子
江南都市報網路版2004-12-08
走近男同性戀群體:迫於壓力交女友 不考慮結婚生子

熊俊萍
    正在“蜜月”的“同志”
 “同志”酒吧  
    南方網訊 12月1日,是中國官方首次向世界公佈了男性同性戀人數。這一“另類”的群體,才在社會寬容的眼光中,漸行漸近。記者經過多日調查,揭開了南昌男性同性戀群體的神秘面紗。

    “同志”的酒吧
    12月3日晚,記者在南昌市二七南路的一個小酒吧見到了同性戀某酒吧老闆小涂。在酒吧門口,記者就看見一個瘦瘦的年輕小夥子,見記者走了過去,介紹人告訴記者,這是“同志”(同性戀別稱)小涂。乍一看,小涂看起來和別的男生沒有什麼區別,他很年輕,大約二十四、五歲,身材比較清瘦,個子在一米七二左右,臉色不大好,有點蠟黃,但相貌清秀,濃眉大眼。

    進入酒吧,小涂就和該酒吧老闆打招呼,看起來關係挺不錯,小涂說這個酒吧老闆也是同性戀,是在重要部門工作的。記者看見這個老闆個子不高,但比較健壯,穿著恤衫和牛仔褲,很精神。

    “老婆”是男性
    因為和小涂相處得很開心,記者於12月4日上午應邀來到小涂和其“老婆”(同性)同居的家堙A小涂說他已經換了很多“老婆”了。他們的“愛巢”是南昌市半邊街租住的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子。

    記者進門時,小涂的“老婆”還在床上睡覺,其睡態很嫵媚。過了大約半小時,其“老婆”起床了,記者發現他是一名很瘦卻很清秀的男子,頭髮比較另類向上豎起,眉毛修得很整齊,除了上面是劍眉外,下面都修得很乾淨,並呈彎月形。其走路很奇怪,邁著碎步,說話也特別溫柔,出門時還對著大鏡子打扮了一番,帶上了耳環,繫上了時尚的圍巾。

    16歲時發現自己是同性戀
    小涂告訴記者,八年前他發現自己是同性戀,那時才16歲,有一次他剛好看見幾個帥哥在一起看報,聽有人說去同性戀酒吧玩,自己也跟著去了,後來就進入了同性戀圈子。同性戀一般都會在同性戀酒吧活動,他們只是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認識一些同性朋友,說說自己的苦悶,緩解一下壓力,從不鬧事,大部分“同志”條件都比較好,素質較高。

    迫於壓力交女朋友
    小涂說自己現在就以經營酒吧為生,和自己一起經營的還有他的“老婆”。和小涂聊了約半小時,一個女孩子把他叫了出去,回來後,他告訴記者迫於家庭壓力,他還交了個女朋友,剛才那個就是他女朋友,他說他不可能和女朋友發展關係。他表示自己一輩子會和同性伴過下去,不會考慮和女朋友結婚生孩子,因為即使結婚生下孩子,他也不會對孩子負責,遲早會和孩子的母親分手。

    知道自己是“同志”很高興
    小涂笑著說當他知道自己是同性戀時非常高興,因為他覺得自己找到了不喜歡異性的迷茫癥結。小涂說同性戀在一起很容易產生激情,同性戀花心者很多,分手和第三者插足的現象很多,當事人也會生氣、吃醋、吵架,這主要是同性戀不象異性戀愛有輿論監督和有關法律約束。

    老“同志”是群體組織者
    12月4日下午,記者跟著小涂來到南昌市賢士一路一家民房內,小涂說堶惘磲漪O一個老同性戀者,七十多歲了他是一位學者、作家,叫老何,他們當日將在一起討論一下在這一人群中預防艾滋病以及搞活動的事情。

    敲門後,一位帶著黑框大眼鏡的白髮老人打開門,進屋後,記者發現這是一間兩室一廳很舊的房子,堶捷赮﹞F破舊傢具,客廳非常擁擠,兩個房間內除了堆滿各種破舊傢具。老何以前是在文化部門工作的,寫過很多有影響的文章,現在退休在家,有妻子和孩子,但是因為是“同志”很長時間以來都過著獨居生活。坐了一會兒,又來了幾名男“同志”,有的年紀大些,約五、六十歲的樣子,他們看上去都比較儒雅,有的有手提電腦,有自己的轎車,文化層次比較高。

    群體組織內部經常搞聚會
    何老告訴記者,他們經常舉辦活動,聚會時一起唱歌、跳舞、詩歌朗誦,節目豐富多采,每年耶誕節至元旦期間,他們都會舉辦一次大型的聯歡活動。其實早在2000年,南昌的“同志”就搞過活動,2001年,南昌“同志”在北京西路 QPG酒吧聚過一次,2002年舉辦的一次活動有270多名“同志”參加。

    何老說,南昌曾經有三個“同志”吧,一個是MJT吧,另外兩個是QTY吧和TTZY吧,但是因為缺乏資金問題,目前只剩下MJT吧還在經營,情況也是非常艱難。

    組織內有專門刊物
    小涂說,由於有些“同志”性伴侶不固定,容易增加艾滋病的感染機會,由於江西南昌自從2000年就在“同志” 中已經發現一例艾滋病患者,現在大家就提倡用安全套了,在“同志”酒吧都會提供安全套。

    何老拿出幾本小冊子告訴記者,他們每兩個月都會收到青島大學的張北川教授辦的《朋友》雜誌,這是他們的專門讀物。記者看見這是一份資料小冊子,白底黑字,頗不起眼,堶掖ㄛO些有關各國最近艾滋病及同性戀的相關政策和活動,以及一些此方面的健康教育和干預。

    正在籌備江西“同志”沙龍
    因為得不到社會認可,他們中很多人都會消極,不上進,為了讓他們有地方緩解壓力,有健康的場所活動,目前,他們正在忙著四處籌集資金建立一個江西“同志”沙龍,希望社會能夠在經濟上和精神上給他們一些幫助和支援。他們將在沙龍開展一些高雅活動,比如播放“同志”藝術片、藝術畫等,正確地引導他們,讓他們積極向上地生活,同時使他們的素質得到提升,到時還會。

    預防艾滋病成為“同志”組織的最熱門話題
 在坐的“同志”說,因為最近中國發現男性同性戀艾滋病感染率在中國艾滋病高危人群中位居前列,僅次於吸毒。江西的男性同性戀者也一樣,多性伴侶、安全套使用率低是普遍現象,如果防控不力,艾滋病感染率很可能快速上升,並加速向一般人群擴散,這對“同志”是非常不利的,嚴重危害“同志”的健康和生命,認識到這一點,“同志”組織中非常重視,他們常請江西省衛生廳的專家給內部“同志”講解一些艾滋病的相關知識,教育他們做到安全性行為,避免艾滋病感染的機會。還經常在“同志”中傳閱一些有關愛滋病知識的書籍,讓“同志”提高警惕,注安全性行為,避免艾滋病的感染,珍惜生命。(編輯:胡曼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