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走近“K部落”:與蘭州男同性戀群體面對面
蘭州晨報 2004-06-15
走近“K部落”:與蘭州男同性戀群體面對面

  南方網訊 儘管他們有不同的背景和追求,儘管他們有不同的經歷和憧憬,但不可否認的是,痛苦、徬徨、失落仍是他們最明顯的心靈痕跡,他們自稱是“K”,人們通常稱他們為男同性戀。基於人們的好奇和環境的限制,他們或抗爭、或逃避、或妥協,也有的選擇了沉淪……社會看到他們的時候,只是他們的面具,只有在夜色籠罩的孤獨堙A他們還原自己。

  1.渴望被人了解
  和小剛因一次很偶然的機會認識,那時候記者正在做報社的熱線推廣工作,他得到記者的電話後希望能和記者通過QQ在網上做一次交流,在交流中,小剛告訴記者他是一個男同性戀,圈內人自稱是“K”,金城的“K”和其他在這個城市奡巫x血汗的人一樣,在這個城市奡M夢,設計著自己的未來,他們的悲喜人生因為體內深藏的巨大秘密卻又與那些人不同。在平常的生活中,他們與常人無異,就是因為大家的不了解“K”才會覺得“K”很神秘、甚至是猥瑣,但是他覺得這個圈子堛漱H僅僅是性取向比較特殊而已,最重要的是按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他之所以聯繫記者就是想讓大家知道“K”是什麼。

  最後,他留下了自己的手機,希望和記者能有一次面對面的接觸。

  2.圈內有規則
  5月29日,雨夜剛過,天氣晴好,記者如約來到了蘭州西固公園,早上11時,小剛非常準時地來到約會地點,幾杯酒過後,小剛很自然地進入了話題。他告訴記者,要想了解“K”,不能不知道“K”的區分,在“K”的群落堙A一般有“1”和“0”之分,“1”代表的偏重於男性的一方,“0”則指所謂的充當女方的“K”,當然在這個圈子堣]有“MB(MONEY-BOY)”,是指提供性服務賺錢的男孩子。這個群體他們無論是否排斥異性,其實有好多成員都自認是社會中的弱勢群體,他們走進這個圈子的原因也多種多樣,有感情受到傷害的,也有因性別教育缺位而產生性別偏差的,但是大家都很自覺地遵守一個默認的規則———不影響他人生活。

  3.走過“同性戀之廊”
  在會寧路中段有一條不大的衚同,毗鄰蘭大,大學生都稱其為“後街”,但是在晚上11時以後,時常會有幾個男士分散在街道的各個角落。他們之間很少交談,也不到處走動,偶爾只是和過往的行人攀談幾句,一般人甚至都不會多看他們一眼,走過這條既黑又長的小街時,由於線人事先告知,記者對這些人沒有恐慌和疑惑,對這個“圈內人”所謂的“同性戀之廊”也沒有感到絲毫詫異。快要走完長街的時候,一個三十來歲、很白凈的男子走過來,手攀上記者的肩膀問願不願意和他聊會兒,記者很冷淡地回絕了。線人告訴記者,“K”也分三六九等,有錢的去“K吧”,有固定的伴;沒錢沒身份的站街,既惹人煩,也很容易讓人們誤會“K”喜好性騷擾,他們聚在大學附近對還不成熟的大學生影響甚巨。

  4.情醉《女人花》
  聽小剛說,不到“K吧”根本就不可能知道“K”是怎麼回事。

  於是記者6月11日晚在他的帶領下來到了小西湖的一間“K吧”。酒吧媬O光忽明忽暗,令人想起鄉下小路上的螢火蟲,音樂忽高忽低,和四周曖昧的人群相輝映。酒廊媢s落地坐著三桌人,幾個鮮明女性化打扮的男性在距離吧臺不遠的地方化菕F小剛說,那是今晚即將為客人表演的主角們。從記者入座到演出開始,“她們”化菑F一個小時左右。演出開始後,勁舞表演把酒吧內的氣氛帶入了高潮,記者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那些婀娜的女子竟然都是男兒身。這時,台下掌聲口哨聲此起彼伏,隨著一首《女人花》響起,5個一襲黑裙的舞者悄然登場,輕柔的音樂中舞裙飄擺,幽暗的燈光下記者看到舞者們的眼中流露出陶醉的神情,隨著酒吧內音樂的起伏,燈光的變幻,台下的觀眾也是陶醉不已,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人開始激吻,他們和“她們”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5.“平哥”的故事
  在這種很容易勾起人內心騷動的氣氛下,一個中年男子非常引人注目,小剛告訴記者他叫“平哥”,是惟一一個常在K吧轉悠,但卻沒有加入的男子。在小剛的介紹下,記者很自然地到他所在的那一桌就座。

  交談中,平哥告訴記者,他去過別的城市,“K吧”在外地早已不是什麼神秘的事情,大家都習以為常了。其實蘭州的“K吧”不少,也沒有“拉拉吧”那麼神秘,只是大家不了解而已。而且蘭州的好多“K吧”消費都很低,一般的酒吧老闆其實都把盈利看得比較次要,只是給蘭州的“K”們提供了一個活動的場所。
  他以前在西安的時候,也是一個“K”,可是基本上沒有遇到那種對感情特認真專注的人,幾次被騙的經歷讓他對許多“K”的淺薄與虛偽有了非常深的感觸,所以他到“K吧”來只是一個看客,冷眼旁觀的看客。

        一度,他想過離婚,但他懷疑離開愛人後,是否能找到心中盼望的那份感情。如果持續和“K”在地下糾纏,那麼自己將由一個逃避責任的懦夫變成讓家庭殉葬的兇手。前段時間,在“K吧”遇到了一個“K”,很癡,至少有一個月天天約他喝酒,後來對方提出要和他在一起。但是在衝動之餘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更孤單的人,自己的女兒,在學校門口等自己接她回家的女兒。

       6、很多人渴望“愛情”
       F在離開“K吧”之前,平哥很憂鬱地告訴記者,來這兒的好多“K”除了有一些醉生夢死、為活著而活著的以外,好多人其實都非常渴望“愛情”。

每次他看見有的人抽根煙、喝杯啤酒,然後靜靜離去的人,心中不免有些感嘆,與那些醉生夢死的人相比,他們或許無法擺脫寂寞的囚車,或許是因為他們還執著地認為“愛情”就在下一個轉角。但渴望也是一種幸福,因為它起碼證明有幸福在前方。還有那麼一些人,不尋找愛情,也不麻醉自己,他們只是想在不破壞婚姻與地位的情況下獲得感官的滿足,一旦得到滿足,他們就會全身而退,消失一個月,或者更久,直到下一次寂寞難耐。偶爾他們也會傾訴他們忍辱假面的生活,可這種情緒就像被火焰吞噬的煙花一樣,瞬間就消失了。(小剛、平哥為化名)(編輯: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