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杭州同性戀調查:把他們當平常人 歧視寬容互搏

青年時報 2004-11-25
杭州同性戀調查:把他們當平常人 歧視寬容互搏

   和同性戀者的交流總是無一例外的沉重,儘管我們儘量做到平視。這些人對感情總是很執著,更多的人聲稱如果可以再次選擇,他們仍將選擇這種尷尬處境。

  有關專家對照許多對同、異性戀人的心理狀況得出論斷:同性戀不是疾病,一般的同性戀者心理健康程度都和異性戀者相當。在談到當前杭城同性戀者的特點時,浙醫一院精神衛生科主任、國內同性戀研究專家許毅認為,其實同性戀者與常人95%是相同的,惟一相異的只是他們的性傾向。

  事實上,總體來看,同性戀人群在中國社會的地位和權利是處於上升狀態的。社會對同性戀的寬容程度越來越大。黑龍江省疾病控制中心病毒病控制所副所長吳玉華認為,現在官方對同性戀的關注是空前的。時報最近做的一次調查顯示,杭城59%的被調查者認為,同性戀是正常的,83%的被調查者表示,會繼續跟同性戀者交往。

  專家普遍認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同性戀經歷了非刑事化、非病理化,直到現在逐漸人性化的歷程。而在十年前,國內一些媒體還在否認國內同性戀現象的存在。
       
        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博導李銀河認為,同性戀的被接納程度,直接與該民族的文明程度挂鉤。文明程度高的民族能夠尊重差異,反之就比較排斥。

  公眾對同性戀者正確的態度是:把他們當平常人。杭州午夜節目著名主持人舒馨認為,在跟同性戀者的交往過程中,大家應該抱著一顆平常心,把他們當平常人來看待。

  如何才能令社會對同性戀族群有最大限度的寬容和理解?專家學者一致認為,這需要醫學界、法學界、媒體、文藝界等各方面,最重要的是官方的更多介入和關注。此外,同性戀族群自身也需要努力改善他們的生態。

  南方網訊 杭州同志網網友清風靜靜地坐在電腦那端,虛擬空間的背後,是他無奈而又辛酸的淚水。他平靜地講述著他與B的生活點滴,像在講述一個和自己沒有關聯的故事。

  B是當地人,每天為了見清風,他要長時間坐公交車來回。“那一段日子是我最痛苦、最憂鬱、最浪漫的日子。我們對未來做了規劃,約好一起出國。為了這個目標,我們拼命賺錢,學英語。” “從來都不羨慕別人,我們覺得我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在地鐵堙A他病了,靠在我的肩上,我握著他的手,感覺他的溫度,發誓要對他好一輩子。我不在乎別人異樣的目光。我們沒有干涉別人的生活,我們沒有做妨礙別人的事情。我能從別人的敵意和嘲笑中解讀出一種對幸福的羨慕。”

  可是,在一次車禍中,B永遠地離開了他。

  和他們的交流總是無一例外的沉重,儘管我們儘量做到平視。這些人對感情總是很執著,不少人宣稱自己智商很高。更多的人聲稱如果可以再次選擇,他們仍然將選擇這種尷尬的處境。

  他們跟我們沒什麼不一樣
  在談到當前杭城同性戀者的特點時,浙醫一院精神衛生科主任、國內同性戀研究專家許毅認為,其實同性戀者與常人95%是相同的,惟一不同的只是他們的性傾向。

  有關專家對照許多對同、異性戀人的心理狀況得出論斷:同性戀不是疾病,一般的同性戀者心理健康程度都和異性戀者相當。

  同性戀者的職業和社會角色與常人無異。同性戀者的感情也跟平常人的很相像。許毅介紹:兩名男同性戀者以前也常在酒吧混,認識之後,非常相愛,後合夥開了公司。之後,他們就“變得很安耽”。一次,其中一人打電話傾訴對方晚上不陪他。許毅跟另一人聯繫後,才知道是因為他晚上工作,對方太“粘”讓他沒法安心幹活。許毅批評了那個傾訴者。之後,兩人重歸於好,把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

  同性戀者的就業問題並不突出,因為如果不是行家,很難看出他或她是不是同性戀者。雖然不一定如張國榮和關錦鵬那樣有成就,但在某些注重感性和想像力的行業,同性戀者確實有優於常人的表現,比如:化萛v、美容室、髮型師、流行歌手、主持人、時裝設計師等。

  做了六年夜間節目的電臺主持人舒馨,曾接到過不少同性戀朋友的來信,也和一部分人建立了朋友關係。她說,同性戀跟我們沒有什麼不一樣,他們也有工作,在各行各業,跟我們不一樣的無非就是他們的愛和性的方式。

  “不管採取什麼方式,只要他們自己覺得是快樂的,而且是在不對社會或他人造成傷害的情況下,都是無可非議的。”

  對同性戀寬容度越來越高
  許毅說,杭州有男性同性戀者約1萬人,同性戀的發生率為1%-2%,女同性戀者更多,但由於其隱秘性很難統計或推算。
  而昨天看到時報報道,一位同性戀者打來電話,聲稱杭州同性戀族群應該超過5萬人。

  當前同性戀者人數越來越多,公開化程度也越來越高,社會對同性戀的寬容程度越來越大。“這跟我11年前開始研究同性戀問題時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許毅說。

 對於當前同性戀者人數越來越多,許毅認為原因很多,一是隨著社會寬容度的提高,參與到這個圈子堛漱H越來越多;二是人數確實在增多,這可能有生物學方面的原因;三是參與群體的年齡層在降低。

  同性戀者在一些場合公開活動,這已經不是一件希罕的事情,而普通人和媒體也在公開談論同性戀話題。而在十年前,國內一些媒體還在否認國內同性戀現象的存在,此後的三四年間,出現在媒體上的有關報道也大多是負面的。“十年的進步,出乎我本人的意料!”

  在科學研究方面,同性戀研究也開始公開化,走上了一條探索之路。研究同性戀問題的許毅,當時常被別人誤認為是同性戀者。當時,他組織一些同性戀者的小型聚會和討論,因找不到合適的隱秘場所,不得不通過個人關係,聯繫到部隊的營房,以逃避一些機關可能的突查。“當時我國法律上還有流氓罪這一說,這個罪名,直到1997年刑法修改時才取消。”

  總體來看,同性戀族群在中國社會的地位和權利是處於上升狀態的。

  黑龍江省疾病控制中心病毒病控制所副所長吳玉華認為,現在官方對同性戀的關注是空前的。此前,官方對同性戀長期採取的是三不政策,即不提、不問、不理。

  現在,許毅的研究工作不但得到醫院領導的支援,政府部門也十分關注。

  中國同性戀者人性化歷程
  專家普遍認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同性戀經歷了非刑事化、非病理化,直到現在逐漸人性化的歷程。

  2001年4月20日,第三版《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中剔除,實現了中國同性戀非病理化。

  此前,同性戀被歸類為性變態,現在被普遍接受的稱謂是性心理障礙。這表明了中國在同性戀方面的看法,已和國際持平。

  互聯網上已有專為同性戀者所設置的婚姻註冊網站。通過在網站上註冊,稍稍彌補了同性戀人在現實法律上無法結合的遺憾。

  李銀河認為,中國同性戀者獲得結婚權利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因為丹麥、瑞典、挪威、荷蘭、冰島五國以及美國佛州已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可以說這是世界立法領域的新潮流。

  同性戀的被接納程度,直接與該民族的文明程度挂鉤。文明程度高的民族能夠尊重差異,反之就比較排斥。

  李銀河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過去,同性戀這個少數族群被遮蔽在黑暗的角落堙A受到歧視。

  現在,一些大城市堨X現了同性戀酒吧,同性戀文化沙龍也辦起來了。還有許多同性戀網站,出版界有像《朋友》這樣的雜誌。 (時報特別報道部記者集體採寫)
(編輯: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