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性戀研究”課大學受捧 何以持續“高溫”?

新民晚報網路版2005-11-07
“同性戀研究”課大學受捧 何以持續“高溫”?

記者 張炯強 實習生 莊婭瓊
   南方網訊 今年新學期,復旦大學開設了“同性戀研究”本科生公共選修課。每週三晚上,光華樓507教室總是座無虛席。記者昨晚(6日)來到現場,發現教室後排和窗外依舊三三兩兩站著聽課的學生。大學生對同性戀問題的關注熱情出乎人們的想像。不過,時間久了,課堂上開始有打瞌睡的,半途中離開的也有。大學生們為何對這門公共選修課如此關注呢?

   記者在課前與前來聽課的學生閒聊,他們中分成了三派:好奇派、興趣派和專業派。而其中好奇者佔了多數。

    【好奇派】 “想知道這門課會上些什麼”
    “我身邊的大部分同學都是抱著好奇心來聽的。很多同學都想選,但是沒有選上,這門課太火了。”藝術管理學院的小趙同學今年剛上大學一年級,雖然自己也沒能選上,但還是提早來佔了座位,不過聽了半個鐘頭她和同學便離開了,“我已聽過好幾次課了,老師會講一些生活中的實例。一開始的確是抱著獵奇心的,後來同學們就開始覺得很正常了。有時老師會講些學術理論的內容,比較枯燥,有的同學就聽不下去了。”

    記者看到,課間不斷有同學離開,但同時也有人來門口張望。因為“好奇”而來的聽眾,當新奇感消失了,也就“中途退場”了。

    【興趣派】 “這方面的課程太少了”
    聽課生中不乏來自外校的學生和上班族,在復旦大學附近上班的朱小姐就是其中之一,“我已從復旦畢業,聽說開了這門課,就和朋友們一起過來聽。”當被問及是否像大多數人一樣是出於好奇,她笑著搖搖頭,“我覺得同性戀是一個社會現象,以前只聽說是因為某種生理或心理的原因,但一直沒有一個正規的渠道讓我們了解。這次來上課的老師都是研究者,比起從前的道聽途說,現在能從專業角度來真正認識同性戀,我覺得很難得。”

    朱小姐覺得,授課老師從不同角度,不同方面來講課,有很強的針對性,這對人們特別是大學生能正確認識同性戀這個曾經“敏感”的話題,很有益處。

    【專業派】 “同性戀問題應該正確宣傳”
    除了“好奇”的和“感興趣”的學生,在場的也有比較“專業”的,聽聽他們向老師的發問:“我們大都是通過電影和小說來了解同性戀者,現實生活中的他們和電影中的人物有什麼不同呢?”“媒體應該怎樣正確看待同性戀問題”……公共衛生學院的王同學認為,人們對“同性戀”這一少數“特殊群體”一貫持歧視和獵奇等態度,而電影和小說的渲染似乎又是“火上澆油”,適當的專業知識能讓人們比較理性地看待這一社會現象。復旦公共衛生學院和社會學專業的學生,今後有不少人可能從事醫護和社工職業,他們在碰到同性戀者時,從這堂課上可以學習到實用的知識。

    “它是一門普通的社會學科”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發現一個現象:即便是所謂的“興趣派”和“專業派”,大多數同學在與記者交流時都不願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

    “同性戀研究”主講老師孫中欣博士在第一堂課時曾做過一個書面測試,讓每個學生談對同性戀的看法,結果90%以上的學生認為“正常”。而在與記者私下交流時,當問到“如果你同宿舍有個同性戀者,你能否與他交朋友”時,很多人思考後談了自己的看法:“道理上講得通,但真的發生在你身邊,會覺得怪怪的。”由此產生一個問題:開這門課的目的是讓學生面對同性戀者時,有顆正常心,而實際上,對許多學生而言,上課歸上課,聽完故事下了課還是原來的看法。

    一位從事大學生心理輔導的大學教師告訴記者,時下,大學校園堛滿妝吨憭え膍s”承受著太過灼熱的關注,比如大學生同居、大學生結婚、校園各類有關“性”的講座。這也是“同性戀”課熱的主要原因。

    這位教師認為,事實上,同性戀在我國仍然只是個別的社會現象,今後面對同性戀的只可能是極少數的大學生。而與之相比,有許多重要得多的社會問題值得大學生去關心,高校應開設相應課程滿足學生的需求。“我們也要有一顆‘正常心’去看待‘同性戀’課,它應是正常課程堛漱@門普通的社會學科。它可以吸引部分學生,但是沒有理由太熱,更不應該被‘炒’熱。”

    記者連續數周在復旦大學旁聽“同性戀研究”選修課,第一回上課,走道堻擠滿人。一個月後,教室後排站著人。昨天,站著聽課的學生已三三兩兩…… (編輯:姜志)

東方網2006年1月13日
復旦同性戀研究課:從爆棚到平靜 從好奇到寬容

2005年,被一些媒體認為是“中國同性戀者告別隱秘時代的轉折”。論據之一就是,復旦大學在這一年開設了《同性戀研究》本科生公共選修課,這是中國高校首次為本科生開設此類公選課。

2005年9月7日《同性戀研究》第一堂課的熱鬧情景,至今讓復旦的不少學生唸唸不忘。離開課還有半個多小時,教室堣w經座無虛席,連過道堻ㄞ蛹﹞F人,實在擠不下了,站在走廊的學生乾脆推開窗,擠進 

腦袋來聽課。幾乎所有媒體都用了“爆棚”兩字來形容當晚的熱鬧。選修的名額只有100個,早被一搶而空,多數人是以旁聽身份來聽講的。金融、物理、法律、新聞……旁聽學生的身份更是五花八門。他們中多數人坦言,好奇,是他們來聽課的第一原因。
該課主講人、社會學系副教授孫中欣博士這樣評價學生們的好奇心:“因為好奇,而能有更多的學生投入這個研究領域,對學術是非常有好處的”。

“為什麼要開設這樣一門課程?”很多媒體、很多學生都問過孫中欣這個問題,似乎有許多可以假設的理由。但孫中欣覺得“開課很正常,很自然”。主攻性別研究的孫中欣在教學過程中發現,很多人對同性戀問題缺乏基本的了解,這就造成了偏見和歧視。“希望從知識領域提高人們在這方面的認識,這對這個人群的利益、對整個社會文明都會起到積極的意義。”

孫中欣堅持《同性戀研究》是一門普通學術課。“一開始受到熱切關注,與話題敏感,缺乏了解有關,但好奇不會成為學生堅持聽課的動力,最終留在課堂上的,是對這個課題有興趣的學生。”開課的情況證實了孫中欣的想法。

《同性戀研究》主要以講座為主。從9月7日開課的爆棚,到此後的數度人滿為患,再到後來,站著聽講的人慢慢少了,逐步回歸到正常平靜的課堂上來。事實上,開課第一天,就有學生中途退席。國際金融係的一個學生在交完問卷聽了半小時後離開,他坦言“來聽課是因為很好奇,覺得這個群體很神秘,不過內容有點學術,不太吸引人。”

對同性戀研究有興趣的學生繼續留在了課堂上。他們聽專家演講,也不客氣地表達自己的質疑。孫中欣說她歡迎學生的任何質疑,這樣同學們才會通過自己的辨別,吸收新知識,修正觀點。

雖然一個學期的課程改變不了太多,但還是有一些變化在悄悄發生。第一堂課時,孫中欣給學生們做過一個問卷調查,在對同性戀的看法一項中,90%以上的學生認為“正常”。但在課後,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假設身邊有朋友是同性戀,多數學生還是“覺得怪怪的”。現在,再拿這個問題去問學生,不少人給出的答案是“雖然不能馬上接受,但可能會理解”。

“知和社”是復旦已有的以同性戀和女權主義為主要活動內容的學生社團,這個社團的活動得到了越來越多復旦人的肯定。

孫中欣相信,年輕人對同性戀的態度越來越寬容平和。“高學歷青年對多元文化的了解,使他們在這個問題上更寬容,更容易接受。”而這個課程,也會從被熱炒回復到本身的學術研究上來。

國際先驅導報網路版 2005-09-21
復旦大學同性戀課程激起千層浪 教師戲稱“掃盲”

  南方網訊 復旦大學新學期在全國首開面向本科生的同性戀研究公選課。這是中國逐漸正視同性戀群體的連鎖步驟中新的一步9月7日晚,在復旦大學光華樓堛507教室異常熱鬧。6點30分正式上課,6點10分可容納100人的教室就已擁擠不堪。復旦大學今年為本科生在全國首開同性戀研究課程,這些人都是當天趕來聽課的。媒體也聞風而動:《中國日報》、上海《青年報》、《勞動報》、《東方早報》、《外灘畫報》、東廣新聞臺、東方衛視等國內媒體記者紛紛趕來,甚至《紐約時報》等國外媒體也不錯過這次機會,日本共同社的記者太安淳一說他得知復旦大學在中國首開“同性戀研究”公選課,對此很感興趣因此專程過來採訪。

  正式上課前,授課教師復旦大學社會學系的孫中欣副教授,就現場的同學對同性戀的態度和一些同性戀相關知識的考察進行了問卷調查。6點37分孫中欣副教授收回了所有問卷,並且請助教隨機抽取5份在課堂上公佈了回答,結果是這樣的:對導致同性戀的原因,大家意見不一,有人認為是先天因素,有人認為是後天形成。但對於同性戀的接受程度,大家的回答卻達到了驚人的統一:那就是對男同性戀者的勉強接受和對女同性戀者的完全接受。

  “這完全是性別歧視。說明同性戀研究課程仍處於掃盲階段。”孫中欣講課時講到:“我的課為什麼會吸引這麼多的學生呢?我只是一個普通教師,而今天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中外記者?這並不令人歡欣鼓舞,今天的場面可能會成為歷史的笑話。”

  “live,and let live”
  這門課將以講座的形式展開,會請到研究同性戀文化的專家學者,並配以實地調查,孫中欣說要帶同學實地考察同性戀群體時,曾引起了課堂上充滿意味的噓聲,這種現場的騷動表明了許多來聽課的人是懷著獵奇心理的,覺得好玩。

  其實早在2003年,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高燕寧教授就專門為研究生開設了一門名為《同性戀健康社會科學》的課程。每場聽者如雲,其中不乏慕名而來的同性戀。

  在談到開設這一門課的初衷時,高教授告訴記者:“我們是從預防艾滋病的角度切入的,不僅需要生理學的知識,更要從醫學角度看。”他們雖然儘量低調,但仍難免受到一些社會輿論的攻擊。

  但令高教授欣慰的是,同學們積極良好的反饋。一位預防醫學系大三的同學在給高教授的郵件中這樣說:“我在您的課上,學會了寬容和諒解。雖然我不夠聰明,但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為之做出我應該做的。Live,and let live……”

  Live,and let live,曾是艾滋病大會的一句宣傳口號,直譯的意思是“我活著,也讓別人活”。

  “通過這門課把學生們引導到我們所不熟悉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亞文化中來”,高燕寧教授告訴記者。

  同性戀現象“值得正視”
  復旦首開同性戀公選課的消息,在各個同性戀社區激起很大反響。天涯社區面向同性戀的版塊“一路同行”以及新浪的同性戀社區中,身為同性戀的網友對此普遍持支援態度。但也有不少人對此不理解,對這一現象進行批評甚至漫罵。

  但對於課程的直接接受者來說,復旦學生大多報以積極的態度,一位大四化學系的女生告訴記者:“我對這個領域比較有興趣,希望通過這門課了解一些現代科學的前沿。”另一名男生說:“我們是抱著好奇的態度來到這個課堂,我們希望多角度地探討問題。”

  孫中欣副教授說:“即使學生是出於好奇來選擇這門課程,也並不是壞事,如果因為好奇而能讓更多的學生投入這個研究領域,對學術是非常有好處的。”

  性學家方剛認為:“這很好,是社會多元文化的表現。社會對同性戀更寬容了,同性戀對自己的身份認同也更明確了。”

  日本共同社的記者太安淳一認為:“這是中國越來越開放的表現。”他說在日本也從來沒聽說過這樣的課。

  一個細高個子、金黃頭髮的外國人吸引了記者的注意,他的中文名字叫太舒華,是美國的自由撰稿人,當問及美國有沒有開設過類似課程時,他說:“四年前,我的學校密歇根大學曾經開設過一門課叫”如何成為一名同性戀“,是研究同性戀文化的,反響和今天同樣熱烈,教會的保守勢力強烈反對這門課程。”而在同性戀人群中頗有影響的“星星問答”的開辦者美籍華人星星,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則稱:“美國現在幾乎每所大學都開設了同性戀研究課程。”

  高燕寧教授表示,同性戀者無論是在寬鬆或是在嚴格的文化環境中,他們的數量基本上是琠w的,他們有著特殊的性取向,周圍人並沒有被“感染”的危險。而《同性戀研究》課程的設置,是大學教育對長久以來被忽視的社會弱勢群體的一種“反歧視呼籲”,更是對大學生社會責任感的一種呼籲。“同性戀無論是作為一種社會現象,還是作為一種學術,都值得我們大家去正視它!”(王曉潔、李丹;《復旦青年》對本文亦有貢獻)
  (編輯:姜志)

上海青年報2004-10-28
復旦大學首開同性戀課程 選修者寥寥聽課者眾多

記者吳華
  南方網訊 “如果因為同性戀是‘少數人’就歧視他們,那麼我們人人都可能在某種標準上屬於‘少數人’而遭到歧視。”前天(26日)晚上,復旦大學醫學院一間教室內,一堂“中國性文化轉型中的同性戀”講座正在進行,台下坐著、站著一百多名聽課學生,其中幾位並非學生的“特殊聽眾”也在旁聽。

  這是復旦醫學院本學期的一門研究生課程《同性戀健康社會科學》,學校邀請全國各地的性學專家、社會學家,包括同性戀的親友等,從十多個角度進行講座、展開討論,最後計算學分。

  選修者寥寥聽課者眾多
  這兩門課程的設計者、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婦幼衛生教研室高燕寧老師介紹說,選修這門課程的研究生人數只有5人。但從開學以來,每堂課的聽課人數少則六七十人,多則一百多人,因為人太多,常有聽課者站立聽完兩個小時的課程。

  這些旁聽者中,有本校的本科生,也有外校的研究生,甚至還有幾個同性戀者通過網路了解到這門課程,也慕名而來。他們有的是通過一個同性戀熱線組織得知這門課程,有的甚至已經和這門課的老師成為了朋友。他們希望借此了解周圍人群對同性戀的看法和態度,而這門課的開放氛圍吸引了一小批相對固定聽眾。

  學生對“特殊人群”心態平和
  高燕寧表示,同性戀社會學是去年開出的,目的是希望學生更多了解大家眼中的“特殊人群”,並且對他們保持平和的心態。當時只有一名同學選修這門課程,而第一堂課卻來了200多名聽眾,其中包括三四十名同性戀者。

  但隨著課程逐漸開展,大家的心態也越來越平和。今年的選課人數已經有所增加,而聽課人數也相對穩定了。記者注意到,旁聽學生中男女生比例相差不大,課後還有不少同學“纏”住教授進行交流,討論的問題完全是學術探討範疇,沒有獵奇的問題。(編輯: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