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男子患精神病遭同性戀強暴 一怒索青春損失費

蘭州晨報2004-07-27
男子患精神病遭同性戀強暴 一怒索青春損失費

唐學仁
  南方網訊 一名叫陸明鎖的男子被一同性戀男子強姦後,又與其一起生活了半年之久。不久前,兩人鬧翻後,陸明鎖向該男子索要青春損失費,結果竟遭到一頓暴打。7月26日下午,陸明鎖向記者講述了這一荒誕的經歷。

  初識好朋友
  陸明鎖,1962年出生,係鐵路系統職工,離異,二級精神病患者。

  2003年10月上旬,陸明鎖有一次去朋友家串門時認識了比他小12歲的男子常某。因為常某表面上很善於言談,而且對人很熱情,陸明鎖雖然和常某說話不多,但卻談得很投機,時間不大兩人便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並相互留下了對方的手機號。

  朋友變“色狼”
  陸明鎖說,10月中旬的一天,常某打電話找他聊天,因為常某已經是他的好朋友了,於是他便約常某來到了他家。隨後,兩人在陸家邊喝茶邊聊天,不覺已到了晚上。但是吃完飯後的常某沒有絲毫要走的意思。當夜,陸明鎖將常某留宿,並和他睡在一張床上。

  陸明鎖說,睡到半夜時,常某開始對他動手動腳,他感覺不對勁,便使勁推常某,但患有多種疾病的陸明鎖沒反抗幾下就被常某壓住動彈不得,因為害怕吵醒家人,陸明鎖只好任由常某動作。

        同睡半年多
  常某,1974年出生,未婚,係蘭州某石化公司職工。

  據陸明鎖說,自從那次後,常某就住在他家賴著不走。陸的父母問起常某時,常某總說他是陸明鎖的朋友,要好好照顧陸。但陸明鎖又不好開口對父母說,就這樣,常某一住就是半年多。陸明鎖說,在這期間,常某多次強行和他發生關係。而且還多次向陸索要錢物,如果陸明鎖不給他錢,他就會把他們的事告訴陸的父母,陸明鎖迫於無奈,每次都找人借錢給常某。陸明鎖說,由於他患有精神病,有時侯病發時自己意識不清,常某就乘機對他進行虐待。但在清醒時,他對常某的行為卻是默認的,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反抗根本無濟於事,只好由常某侮辱。

  討要青春費
  今年4月26日,陸明鎖和常某因經濟問題而發生口角,此時的陸明鎖再也顧不得什麼了,因為這種見不得人的齷齪事,使他在外有了1萬多元的債務。陸明鎖說,兩人吵架後,他當即要求常某搬出他家,而後,他多次找到常某要錢,但常某就是不給,為此他曾多次找到常某的家堙A每次常某都躲避逃走。直到5月3日,他將常某堵在單位後,被逼的常某便寫了一張3萬元的欠條。

  記者看到陸明鎖拿的欠條上寫著:

  “因我賠償陸明鎖青春損失費3萬元整,以後歸還。(10日內歸還)”
  常xx 2004年5月3日

  拿著這張欠條,陸明鎖又多次找到常某的家中和單位。但常某仍舊不給錢,不僅如此,常某的父親甚至揚言要將陸明鎖告到法庭。

  無辜遭暴打
  陸明鎖向記者講述自己經歷的時候一再表明,自己很清醒。他說,自己是間歇性精神病,只要不受刺激,和常人沒什麼兩樣。陸明鎖說,即便是常某的父親揚言要告他,但他卻不怕,因為他有常某寫給他的欠條。同時,陸明鎖指著自己的臉部紅腫處說,臉部的傷就是他在討要青春費時,被常某毆打所致。常某還威脅說,如果陸明鎖再相逼的話,就將他碎屍萬段。但他還是找到了常某的單位去要錢。陸明鎖說,常某單位的領導已經答應幫助解決。

  記者根據陸明鎖所留常某的電話號碼試著撥打了幾次,但一直處於關機狀態。陸明鎖說,如果常某單位幫助他解決時,他會將處理結果告知記者。(編輯:胡曼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