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18歲男孩要寫性話劇 引來同性戀師生戀者關注
新文化報網路版2005-08-10
18歲男孩要寫性話劇 引來同性戀師生戀者關注

王小野 金凱
  南方網訊 新聞提示:年僅18歲的男孩一童,去年做出了一個令人咋舌的舉動:放棄學業,在家媔}通“性心理諮詢熱線”。雖然有很多人認為他是在“胡鬧”,但一童的舉動也的確引起了社會對青少年性教育的重視。就在這時,一童又做出一個決定:寫一個反映青少年性教育問題的劇本,並打算拍成一部話劇。

  幾經周折,7月8日,“性話劇”終於開始排練了,雖然資金仍沒著落,但一童相信,終有一天這部話劇會與觀眾見面。

  進入暑期,“一童熱線”變得十分燙手,每天都能接聽30多個電話,其中同性戀、師生戀的話題就佔50%.“這是我沒有想到的,會有那麼多的人遭遇這樣的問題。”而相對於“一童熱線”的熱度,“性話劇”的相關費用至今仍然是沒有著落。然而一童還是充滿信心,因為他的性話劇得到了艾滋病形象大使濮存昕的關注。

  面對另類“性熱線”更願做個傾聽者
  “我真的沒想到,這個熱線竟然得到了同性戀者的關注和傾訴,而且還那麼多人。”一童說,在每天接到的30多個電話中,有40%的電話是有關同性戀的,有10%的電話是有關師生戀的。

  這些打進一童熱線的同性戀者,年齡在16歲~25歲之間,最少的人都有三年的同性戀經歷了。這其中,給一童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個叫小天(化名)的16歲同性戀者。小天說,“我的父母都是高幹,我是他們的獨子。”他是一個早熟的孩子,在十一二歲的時候就知道有關性的知識了,這也使他不敢跟異性交朋友,怕他自己擔負不起那一份責任。為此,他痛苦不已,他把自己的苦惱向父母傾訴了,可換來的卻是父母的不解與冷漠,“我找不到方向,也不知道該怎樣解決。”

  “面對他們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該跟他們說些什麼,我能做的也就是傾聽他們的故事,對他們的一切給予理解。”一童說。

  艾滋病形象大使濮存昕關注“性話劇”
  “我的‘性話劇’通過媒體的宣傳,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這裡面就有艾滋病形象大使濮存昕老師。”一童興奮地說,為了這部話劇能夠更好地普及性教育以及更加積極地宣傳性與艾滋病的關係,他曾經與濮存昕老師就此通過兩次電話,探討了其中涉及的一些問題。

  “濮存昕老師想看看我寫的話劇,說要幫我研究一下劇本。”能得到這樣的關注,讓一童興奮不已,也堅定了繼續排“性話劇”的信心。(編輯:胡曼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