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男同性戀者結婚8月後分手 仍掛念異性戀男友
成都商報網路版 2005-10-08
男同性戀者結婚8月後分手 仍掛念異性戀男友

記者劉瑤
  南方網訊 與同性愛人在成都步上紅地毯,雙方母親到場祝賀,幾百名“志同道合”的圈內人前往捧場,24歲小夥秦非(化名)一度以為自己找到了愛的歸宿。然而,短短8個月之後,去年夏天那場震動“同志”圈的“婚禮”,最終卻是勞燕分飛。

  一段得不到法律保障的同性“婚姻”灰飛煙滅了。而他的初戀男友,一個其實是異性戀的男子,也在今年國慶期間與相愛的女孩結婚了。然而,秦非依舊思念著已“離婚”的戀人!

  初戀男友愛異性 這個大假結婚了
  當初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男孩,他以為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人是這樣,這種混沌的思想,一直持續到15歲。

  “分手了,曾經的愛人你還好嗎?”
  國慶節前,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白凈俊俏的秦非喝著下午茶,思緒隨著桌上毛峰嫋嫋升騰的水汽飛到了遠方……

  秦非出生在四川眉山的一個梨園世家,外公是川劇名角,身為長孫的秦非從小就顯露齣戲劇天賦。3歲時他穿著又長又大的戲服和外公一起登臺。外公決定把我培養成家族堬臚@個男旦。3歲半開始媽媽把我打扮成女孩。後來得知我是同性戀,父母很長時間都很自責,他們認為小時候把我打扮成女孩,影響了我的性取向。其實我認為,即使當年不把我打扮成女孩,我的性取向照樣會是同性,有專家研究認為,同性戀95%是天生的,5%是後天發掘的。”

  當初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男孩,他以為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人是“怪物”,這種混沌的思想,一直持續到15歲。15歲那一年,秦非偶然從一本雜誌看到一篇描寫美國同性戀的文章,“當時我以為同性戀只有美國才有,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去美國”。

  後來,處於青春期的秦非與和自己從小玩到大的男夥伴發生了性關係,他們成了戀人,“他其實並不愛男人,我是同性戀者,而他只是一個男男性行為者。”

  2000年情人節那天,由於戀人有了女朋友,與秦非分手。後來秦非根據這段經歷,創作一部短篇小說《第三者》在網上發表。今年國慶節,初戀男友在成都舉行婚禮,秦非沒有參加他們的婚禮。

  母淚水父拳腳 逼他離鄉背井
  “當我親口告訴父親我是同性戀之後,我們倆打了一架。他想把我拉到派出所去,告我是同性戀。我的心媊控o好笑,同性戀又不犯法!”

  與初戀男友分手以後,秦非通過QQ聊天室與別人交流,他發現原來自己還有那麼多同類。

  “大多數同性戀都有這樣一個經歷,最開始意識到自己喜歡同性時,以為自己是怪物,全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是這樣。”秦非從知道自己是同性戀到認同這個身份,花了4年時間。

  2001年,媽媽偷看了秦非的日記,日記堶悼都是兒子感情的流露,以及他與同性的戀情。合上日記本,媽媽心堣@顫,長期以來埋在心堙A一直不敢承認的事實得到了證實——兒子是一個同性戀者。“其實在秦非18歲時,他父親已經知道兒子是同性戀。只是他的面子觀念很重,思想保守,不願意接受現實,一直瞞著我。因為兒子的事情我們夫妻經常吵架,還鬧過離婚。”至今,兒子的同性性取向,都是媽媽心口的傷疤。

  “當我親口告訴父親我是同性戀之後,我們倆打了一架,我當然不是他的對手。之後他想把我拉到派出所去報警,告訴警察兒子是同性戀。當時我的心埵n笑,同性戀又不犯法。”說起4年前那場家庭大戰,秦非苦澀地笑了。

  無言的結局
  在母親的淚水和父親的拳腳中,秦非帶了幾件衣服匆匆逃離眉山的家。

  雙方父母默許 兩個男人訂婚
  “初次見面後,我就去了上海。8個月之後,當我回來時,剛走下火車,一眼就看到了站臺上賈玉孤獨的身影,夜風揚起了他飄逸的長髮,我的心一下被融化了。”

  2002年5月,秦非在網上認識了賈玉。“第一次見面,我們並沒有發生419(一夜情)。”2003年1月,秦非要去上海協助當地的同性戀諮詢熱線工作,也許是為了考驗賈玉的真心,臨走時他對賈玉說,“如果你等我回來,我們就在一起。”

  2003年9月30日淩晨4點,8個多月之後,秦非拎著行李走下火車,一眼就看見成都站臺上那個孤獨的身影,夜風揚起賈玉飄逸的長髮,秦非的心一下被融化了。當天清晨,他們坐車回了眉山。

  晚上吃飯,秦非站起來向父母正式介紹了賈玉,“這是我的男朋友。”秦非父母都沒有吭聲,“他們默認了我們的關係。”

  去年春節,秦非跟賈玉回重慶拜見了賈玉的媽媽。“他媽媽對我的印象很好。”在雙方家人的默許下,兩人在成都租房同居。

  去年秦非開始承包紅牌樓的薔薇雨酒吧。由於懷疑戀人與酒吧的一個男服務員關係曖昧,賈玉經常與秦非吵架。經歷了長達一週吵架和冷戰,3月24日秦非到春熙路買了一對戒指。當天下午,秦非給賈玉戴上銀制的訂婚戒指。

  在成都某大學讀大四的風風(化名)和他們合租一套房子,也是兩人感情的見證人,他說:“一套上戒指,賈玉就感動得稀媦M啦,而幸福的眼淚也在秦非眼眶堨朝遄C”

  愛情的結晶
  去年3月27日的訂婚儀式在薔薇雨酒吧舉行。天空飄著細雨,5層訂婚蛋糕,精心準備的冷餐會,到場祝賀的30多個朋友用酒把幸福的秦非灌得酩酊大醉。

  雙方母親到場 有情人成“眷屬”
  “‘結婚’前一天,我專程到眉山接母親過來。我回家就被嚇了一跳,我媽竟比我還激動,已經上理髮店吹好了頭髮,還專門訂做了一套衣服!”

  “婚禮”定在去年6月5日舉行,“結婚”前一天,秦非與朋友專程到眉山接母親過來。“6月4日下午,我回家就被嚇了一跳,我媽比我還激動,已經上理髮店吹了頭髮,還專門訂做了一套衣服!”賈玉的媽媽也從重慶趕到了成都。

  在國內,同性戀者同居的不少,而公開舉行民俗婚禮,家人到場祝福的幾乎沒有。6月4日晚上,秦非和賈玉住進了酒店。“婚禮”當天,兩人身著情侶裝出現在大家面前:同樣的黑色帽子、身穿胸前印有兩隻小蜜蜂的袋鼠裝,一式的牛仔褲和布鞋。清晨6點,按傳統婚禮習俗,“新郎”秦非就被賈玉的親友團趕出房門。當他手捧象徵愛情和百年好合的玫瑰和百合再度出現時,親友團攔在了他和賈玉之間。按照婚俗傳統給紅包、踢門之後,秦非歡歡喜喜背著賈玉出了酒店大門,毫不在意其他人詫異的目光。兩人交換了“結婚”戒指之後,晚上在武侯祠附近的飯店宴請親友。原定的6桌喜宴成了流水席,前面一撥客人吃完了,後面又來一撥客人,先後有200多人到場道賀。

  晚上10點,這對新人又出現在變奏酒廊。400多名聞訊趕來的圈內朋友把酒廊圍得水泄不通。看著臺上的兒子喝交杯酒、拜天地和接受大家的祝福,坐在台下的兩位母親哭了。

  母親的道賀
  “這樣也好,他們兩個人相互有個照應。”賈玉媽對秦非媽說。婚禮結束後,媽媽拉著秦非的手交代:“你只要不做犯法的事情,好好過一生,媽媽也就放心了。”

  期待有一天 我們再相逢
  “同性戀結婚困難重重,首先我們得不到社會的認同,婚姻缺乏種種外力的約束。將來也許我會像我爸期待的那樣,找一個女同性戀結婚,對親戚朋友有個交代。”

  如果不懂得經營婚姻,幸福的日子總是易逝。“我認為一個家要兩個人一起奮鬥,當時賈玉沒有工作,我一個人支撐這個家感覺好累。沒有麵包的愛情是假的,到後來我們的生活越來越拮據,兩人三天兩頭地吵架,我經常離家出走。”今年2月9日,秦非和賈玉和平分手,結束了他們8個月零4天的“婚姻”。

  “我只是個中專生,他是本科雙學位,他卻老是依賴我,不出去找工作。分手之後,他漸漸開始獨立。”最近秦非得知,賈玉已經在一家公司擔任部門主管的職位。

  偶爾秦非還會把當初兩人結婚的錄影翻出來看,“我每看一遍都能重溫當時的幸福。”

  與賈玉分手已經8個月了,秦非有兩個習慣仍然改不過來:走一會兒路,他都會下意識抬起右手,做挽手的動作。因為以前和賈玉一起走路,賈玉總是挽著他的右臂。現在走在秦非右邊的人,經常被他的胳膊肘碰到。晚上睡覺時,秦非經常感覺背上發癢,每到這個時候賈玉會為他輕柔地撓背,秦非就會很快入睡。如今賈玉已不在身邊,不管擦多少“皮炎平”,秦非在夜堻ㄚ傶齯J睡。

  兒子“離婚”,秦非的母親思想非常開通,“現在異性戀離婚的都很多,同性戀‘離婚’也很正常。”對於兒子的婚姻秦非的父親一直抱著不過問也不關心的態度。

  “同性戀結婚困難重重,首先我們得不到社會的認同,不敢走出來,因此婚姻也缺乏種種外力的約束。由於沒有法律的保障,在結婚之初,我們會事先設定很多條後路:比如考慮到將來分手以後的財產分割問題,很少會有人買房子。將來也許我會向我爸期待的那樣,找一個女同性戀結婚,對親戚朋友有個交代。”對於得不到保障的同性婚姻,秦非也很迷茫。

  心靈的告白
  醒了,是一個夢,在現實中也有的夢。心埵A次的躁動,不知道遠方的他聽到沒有。親愛的,我好想你!

  畫外音
  1988年,丹麥率先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瑞典、挪威、冰島、荷蘭和比利時相繼跟進,允許同性戀在政府登記伴侶關係,享受等同於異性戀配偶的各項權利。

  早在2000年,中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性學專家李銀河在正式場合首次提出同性婚姻的問題。她認為同性戀者是具有各項權利的中國公民,同性戀者的結婚要求與他們作為公民的權利沒有衝突,應該得到承認。

  在美國攻讀社會學博士的鄧魏(化名)對目前在成都生活的50位同性戀者進行了深入訪談。他發現在10多年前,同性戀者通常選擇與異性結婚的生活方式,掩飾自己的同性戀身份。現在20~30歲的同性戀者選擇與男友同居或者過單身生活。

  中英艾滋病性病防治合作項目工作人員江華認為同性婚姻“當你想要的時候,它應該在那兒。”(編輯: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