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浙江成立首個民間同性戀愛心組織預防愛滋病

新華網浙江頻道/都市快報2005-08-14
浙江成立首個民間同性戀愛心組織預防艾滋病

新華網浙江頻道814日電
浙江省首個經省衛生廳認可,由同性戀志願者組成的民間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昨日成立。該組織將協助衛生部門在同性戀人群中進行艾滋病防制干預,同時設立“健康情感熱線”,為“圈內人”提供幫助。

剛成立的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昨天下午舉辦了第一次民間活動,邀請國內著名同性戀研究者張北川教授(原青島大學附屬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我國在同性戀人群中進行艾滋干預的第一人,艾滋病預防傑出人士的最高獎項——馬丁獎獲得者),在杭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會議室講授男同性戀者如何防範艾滋病,及怎樣應對婚姻、交友及社會歧視方面的難題。共有80多位男同性戀者和社會志願者參加。

會場上,所有參會者都領到了一份組合裝贈品——2隻安全套、1盒潤滑劑、1張市疾控中心HIV(艾滋病病毒)免費檢測聯繫卡和1份由省疾控中心印制的安全性行為宣傳手冊。市疾控中心也在現場設置了一個HIV免費檢測點,4人自願作了檢測。

張北川說,“男男性接觸”感染HIV的幾率比“男女性接觸”高十幾倍。據張北川個人調查,中國男男性接觸者中,1998年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為2.5%,這一數位在2001年已上升至5.4%

今後,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將在杭州、寧波、嘉興協助政府,對同性戀高危人群進行行為干預,如在同性戀聚集場所發放免費的安全套,和有關預防艾滋病性病的宣傳資料,開展免費艾滋病性病的檢測等。

工作組還開設浙江同志健康情感熱線85621855(每天19:30-22:00),向同性戀人群宣傳預防艾滋病性病知識,對有自殺傾向的同性戀者作一些疏導,減少自殺事件的發生。

張北川說,像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這樣既有政府部門支持,又有同性戀者積極參與的“浙江模式”走在全國前列,具有示範作用。

88日,中央電視臺《新聞調查》節目也在題為《中國同性戀群體調查:道德審判下痛苦尋真愛》中,深入探討了中國同性戀群體現狀及其艾滋病防制面臨的困難。《新聞調查》稱,在目前的中國,艾滋病處於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擴散的階段,透過性行為被感染艾滋病的人佔全國感染率的30%,在這其中男男性接觸的感染率又佔三分之一,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以科學務實的態度來對待高危人群並且對他們進行預防艾滋病的有效干預。是中國政府的理性選擇。今日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2315將重播這檔節目。

 

重慶晚報2005-08-14
一個同性戀艾滋病感染者的現實掙扎

記者:陳貴、責任編輯:羅茜
重要提示
今年47月,重慶致力於民間艾滋病防治和同性戀心理疏導的彩虹工作組共接到5例男同性戀者感染艾滋病毒的報告。近日,這份特殊的報告被公諸於眾,在一種特別的震撼中,重慶社會一個特殊角落的某種平靜也被打破——因為此前,重慶男同性戀者感染艾滋病毒是“零記錄”。 

目前,被確診感染艾滋病的這5位男同性戀者1人自殺,2人承諾不危害社會,2人與彩虹組失去聯繫。選擇自殺的周強(化名)是在做手術前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的。727日,他終因不堪精神壓力在家中自盡。

周強的死以一種極端的方式折射出這個特殊群體從外在到內心複雜矛盾的狀態。88日,本報《今天週刊》記者接到一份特殊而簡短的郵件:遠在湖南長沙的男同性戀者柯望(化名)在信中說,看到重慶男同性戀艾滋病感染者自殺的消息,很受震動。因為我們一直是一個乏人關注又渴望被關注的群體,我們有許多話想說。他首次決定公開自己特殊的“雙重身份”:“我是一個艾滋病毒感染者,也是一名同性戀者。”並直言“這種煎熬太難受了,我有許多的故事想傾訴”。他此舉的意圖還在於他想以自己的真實經歷和感受告訴大家:同性戀者感染艾滋病的問題固然重在預防,但一旦感染後,心理疏導更加重要。他願意為重慶的類似朋友提供幫助,“即使這種‘現身’帶來的後果有好有壞,我也願意承擔”。

89日,見到郵件的記者馬上回信聯繫。10日晚,記者與柯望如約在網上“見面”。QQ交流只有短暫的幾分鐘,柯望便告訴了他在長沙的座機號。記者打過去,話筒媕H即傳來一個操東北普通話的有點低沉的聲音……

生命開始失去土壤

20058月的一天清晨,長沙。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是一個充滿希望活力的城市,但對於柯望,生活卻充滿迷茫。

他是HIV感染者,在一般人眼堙A這比癌症還要來得恐懼。

夏日的陽光灑進他那個只有十來平方米的簡陋小屋,屋堸嚘﹞F他收集來的有關艾滋病的資料,還有維持他生存的藥品。小屋是柯望跟朋友借宿的,他現在沒有收入,生活費都靠他現在的同性愛人負擔。

在很多人面前,柯望十分謹慎,因為一旦有人知道他攜帶HIV病毒,都會疏遠他。“相信他們都是善良的,但要讓他們真正接受一個艾滋病人,他們是不敢冒這個險的。”柯望很理解,“畢竟他們不願意拿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

今年31歲的柯望出生在鞍山一個小縣城一個普通的家庭。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姐姐。對於自己為什麼成為同性戀者,他稱是因為16歲時一個30多歲的中年男人對他非常好,直到兩人發生“最親密的關係”。正因為如此,他16歲起就開始離家出走,因為那個年代的父母是絕不可能接受這樣一個“丟人的逆子”的。至於出走以後的生活都可稱為“流浪”,他一度只有賣血為生,“前前後後大概有五六次吧”。艾滋病就是1994年在河南賣血感染的,但查出來已是2000年的事了。

據柯望講,他現在的蝸居,是在長沙一民辦學校旁邊的一棟低矮破舊的樓房堙A他其實並不喜歡總是躲在黑暗的角落,但他往往只能“深藏”。柯望的朋友不多,在偌大一個長沙城,能把他當朋友的只有6個人。“朋友不多沒關係,我只要有一個人陪伴就夠了。”柯望說,他很在乎現在的同性愛人,這甚至是他繼續生存下去的理由。

“回想自己走過的這些年,很多事說起來像傳奇,但卻是真實的。”柯望說,本來並不信命,總覺得人的一生不是天定的,只要奮鬥總會有一些效果,但現在不期而遇的HIV感染卻讓他怎麼也無法擺脫餘生的艱辛了。感染上HIV就意味著生命開始失去土壤,陽光和空氣逐漸耗盡,無所依託,意味著和這個活色生香的世界,漸行漸遠。

繫上志願者的“紅絲帶”

因生計不顧一切賣血染上艾滋病毒,柯望“現在挺後悔的”。病毒一直悄悄在柯望身體媦蟡鞢A直到200012月,他在山東省濱州市打工時準備參加無償獻血,被檢查出HIV抗體陽性,後經檢測確診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那天,當柯望拿著檢測報告離開醫院時,醫生那怪異的眼神讓他備感孤寂與無助,仿佛已經看到自己生命的盡頭。柯望說,當時他害怕,真的很害怕。

這次檢查結果使他失去了工作。那時,他是一家酒店的管理人員,一次不小心把檢測報告丟在單位一張桌子上,很快被其他員工發現了,公司馬上陷入一片恐慌,輿論壓力非常大,雖然老闆一再挽留,他還是辭職了。柯望說:“你無法想像我當時絕望的心情,就跟死了沒什麼兩樣。”

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柯望開始了他在眾多城市間更加頻繁的飄蕩。“多次想到自殺。在最絕望的時候,我甚至想到過報復,把艾滋病病毒傳染給別人。因為我是無辜的,這樣的災難為什麼偏偏降臨到我頭上?”

那段日子,他拼命上網查找有關艾滋病方面的資訊,不停地四處發伊妹兒求助,但一切都沒有結果。在柯望最無助的時候,一直對他很好並牽挂著他的姐姐的一番話警醒了他。姐姐對他說:“你怪不得任何人。如果你自己勤勞一點,而不是透過一些簡單輕易的辦法找錢生活,你就不會走上這條路。”柯望說姐姐的話打消了他的仇視心理。而隨後偶然結識的北京朋友小李,更是改變了一切。

柯望說他忘不了小李受另一朋友之托在北京火車站接他的情景。“當我到達北京時已是淩晨1點多了,而小李依然等候在站臺外,我很感動。在去他家的路上,我發現他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一打聽才知道幾天前小李遇上車禍,當時小腿還腫著。我以前在浴室做過按摩,便要給小李看一看,當我掀開他的褲管時,發現小腿都是烏紫的。我真的沒想到,為了我這樣一個人,小李帶傷來接我,這種同病相憐的關愛讓我感到無比溫暖。在與小李的接觸中,我發現他還是那麼樂觀,而且心婺佽菬獄穧h像我一樣的人。我覺得小李非常了不起,開始希望成為一個像他那樣的人。”

於是,柯望和小李等幾個有著共同命運的人走到了一起。在小李的倡議下,他們決定以“紅樹林”為名,創辦中國第一個全國性艾滋病人民間自救組織。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關懷那些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

從此,和千千萬萬個HIV感染者不一樣的是,柯望這個承受著病毒侵擾的身體,開始默默地從事艾滋病干預、互助的“紅絲帶”工作。

“同志”身份難以啟齒

2002年夏,“紅樹林工作室”啟動,柯望也開始了針對普通人群的艾滋病干預工作。柯望做得很成功,很快便在圈子堣p有名氣。他甚至在幾個城市都有項目,有時每天要工作十幾個小時,星期天也不休息。“我們的工作室沒有錢去幫助患者治病,但是我們願意去關懷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他遇到過一個年紀很輕、很有前途的小夥子,剛被查出帶有HIV,小夥子悲痛欲絕。當地衛生部門的工作人員幾次和他溝通,但是收效甚微。小夥子一直心事重重,不願意多說一句話。

在經過雙方同意後,柯望開始與小夥子接觸。作為“同病”之人,他們很快找到了許多共同的話題,而其他人即使有同樣的真誠,也很難達到同樣的效果。柯望最後告訴小夥子,在一切可能的條件下,以樂觀的態度生活,以積極的態度治病,小夥子爽快地答應了。柯望對自己的工作很滿意。

“用我的親身經歷來幫助感染者走出陰影,用知識來指導他們今後的生活,避免對其他人的傳播和傷害。”柯望覺得他的工作很有意義。

20031月,柯望主動申請到河南艾滋病村開展工作。看到那些住著泥房子、躺在病床上呻吟的艾滋病患者,柯望心堳傶屭。他突然發現,除了生命長短和自己一樣之外,他們更需要幫助。在那堙A他最多的一個月堻熊M參加了四次葬禮,死者全部都是艾滋病毒感染者。

在那堙A他還遇到了一個令他愛恨交加的男人小張。小張並不是艾滋病毒感染者,但他不恐懼柯望的病。柯望說小張曾經承諾要一直陪著他度過後面的人生,可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小張離開了柯望,把承諾用在了一個女人身上。

限於難以啟齒的同性戀者身份,痛苦的柯望沒有與不知情的志願者朋友們作任何解釋,選擇了逃離。

我還應該做點什麼

20044月,再次有萬念俱灰之感的柯望去了江蘇無錫一寺廟做了幾個月和尚。“那時候似乎我只有一條路,不是遁入空門,就是去死掉。”

200410月,柯望應邀到上海參加一次艾滋病防治大會,會上他見到了許多人。中國愛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幫助艾滋病人的“愛知行動”項目發起人萬延海及時給他了足夠的鼓勵,他覺得自己還應該做點什麼。

今年5月,柯望輾轉貴州、新疆等好幾個地方,最後來到長沙。

“這裡的艾滋病防治工作還沒有民間組織參與。”柯望決定在這裡有個新的開始。“我現在有很多事情要做,建網站,成立‘夜貓故事工作室’,組織感染者之間的交流活動,為艾滋病毒感染者特別是同性戀者提供心理疏導,做湖南省疾病控制中心的VCT項目。”一口氣,柯望說了很多他最新的工作安排,一點都感覺不出他是一個已被艾滋病毒折磨了11年的病人。

柯望之所以來到長沙,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有一個沒有感染艾滋病毒的男人與他相識了。這個男人比柯望大1歲,擁有高學歷,目前從事通信軟體業。他和柯望是在網上認識的,在知道柯望的病情之後,他還是決定與柯望見面,並走到了一起。

“其實我的身體狀況很不好。”柯望露出一絲苦笑,就在今年夏天,他已經有發病的跡象了,不過他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採訪後記

記者810日晚對柯望的採訪整整持續了兩個多小時。11日晚成稿前,記者又再次致電柯望,對一些具體細節和情況作了補充採訪。整個過程,除了大多數時候低沉的聲調和較為明顯的鬱悶情緒外(說到絕望處,他曾在電話塈磻謅ㄕ磾泣了3次),柯望給人的感覺有著東北人特有的爽朗,但也有比較突出自我的個性,比如對有些問題,他就不一定作答。

柯望曾經在3年前以一個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單一”身份,在一種極其隱蔽的方式下接受過國內兩家媒體的採訪。3年以後,已經從事艾滋病干預工作的他,坦言心情開闊了不少。決定首次面對媒體坦陳自己既是“同志”也是HIV感染者的雙重身份,他內心是經過了一番痛苦和掙扎的,對於此後的將來,柯望的心情也複雜極了。

“我還可以公開身份,我也不拒絕你們用我的照片。”柯望直截了當。然而,為了盡可能保護他的個人權利和隱私,記者在此仍然藏匿了他的確切身份,給他取了化名,也將他的照片做了相應的技術處理。

當艾滋病魔正在無情地向人類襲來之際,為了全社會的平安,我們希望以我們的報道,激起社會對這部分特殊群體更多的關心和幫助。在此我們也寄望柯望們:自愛,珍重!

 

中央社 2005-08-15
浙江批准成立民間同性戀組織

中央社台北十五日電
浙江省第一個經省衛生廳認可,由同性戀志願者組成的民間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昨日成立。浙江青年報報導,他們將協助衛生部門在同性戀圈中進行愛滋病防治,同時設立「健康情感熱線」,為圈內人提供幫助。

根據中國衛生部門調查,中國目前的男同性戀有五百萬到一千萬人左右,佔全國男性總人口的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四,他們的愛滋病感染率為百分之一點三五。

報導指出,由於社會的偏見,很多中國同性戀者都不會公開自己的性愛傾向,在中國感染愛滋病病的高危人群當中,男同性戀佔第二位,僅次於吸毒人群。

剛成立的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舉辦了一場民間活動,邀請中國同性戀研究者張北川教授在杭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會議室,講授男同性戀者如何防範愛滋病,及怎樣應對婚姻、交友及社會歧視方面的難題。

張北川說,男同性戀接觸感染HIV的機率比男女性接觸高十幾倍。據張北川個人調查,中國男同性戀接觸者中,一九九八年愛滋病病毒感染率為百分之二點五,這一數字在二零零一年已上升至百分之五點四。

 

大公網2005-8-15
浙江批准成立民間同性戀組織

浙江省第一個經省衛生廳認可,由同性戀志願者組成的民間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14日成立。他們將協助衛生部門在同性戀圈中進行愛滋病防治,同時設立「健康情感熱線」,為圈內人提供幫助。

據中央社引浙江青年報報導,中國衛生部門調查,中國目前的男同性戀有500萬到1000萬人左右,佔全國男性總人口的2%4%,他們的愛滋病感染率為1.35%

由於社會的偏見,很多同性戀者都不會公開自己的性愛傾向。在中國感染愛滋病病的高危人群當中,男同性戀佔第二位,僅次於吸毒人群。

剛成立的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舉辦了一場民間活動,邀請中國同性戀研究者張北川教授在杭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會議室,講授男同性戀者如何防範愛滋病,及怎樣應對婚姻、交友及社會歧視方面的難題。

張北川說,男同性戀接觸感染HIV的機率比男女性接觸高十幾倍。據張北川個人調查,中國男同性戀接觸者中,1998年愛滋病病毒感染率為2.5%,這一數字在2001年已上升至5.4%

 

解放日報2005-08-15
同性戀志願者協助政府防艾  浙江成立“同志愛心工作組”

本報訊  記者 楊健
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前天在杭州成立,旨在宣傳艾滋病預防知識,為同性戀人群提供幫助。來自杭州、嘉興、寧波的100多名同性戀志願者組成工作組,今後將協助政府有關部門開展對這一艾滋病高危人群的防治幹預活動。

據工作組王組長介紹,“男男性接觸”感染HIV的幾率比“男女性接觸”高十幾倍。經他介紹檢測的同性戀者,10人中就有3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因此在他們中開展幹預行動非常必要。巧的是,浙江省衛生廳與美國霍華德布朗醫療中心有個五年的艾滋病幹預合作項目,這個項目急需一個民間平台,由此就想到成立一個工作組。

據介紹,工作組已籌備近一年,一直都在同性戀人群中開展有關預防艾滋病的工作。現今工作組的主要任務是宣傳預防和防治艾滋病性病的知識,對有自殺傾向的同性戀者作一些疏導,減少此類事件的發生。在工作組成立大會上,當即有近40人主動參加了檢測。“情感熱線”開通十多天來,每天都能接到三四個咨詢電話。最近,一個19歲的同性戀者初檢結果呈陽性,他當即表示如得了艾滋病,馬上跳西湖自殺。工作組同志得知後,馬上對他進行安慰、疏導,他的情緒才暫時穩定下來。

負責中美合作項目牽頭的浙江省衛生廳國際合作處處長朱耀傳說,政府在開展預防艾滋病工作特別是對同性戀人群進行艾滋病幹預的時候,如果沒有民間組織和志願者的幫助協調是非常困難的。在工作組的協調下,專業人員可以到他們聚集的酒吧等場所現場開展檢測、咨詢,並提供及時的醫療救助,這對控制艾滋病發病率很有幫助。

據介紹,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還將在寧波、嘉興兩地招募志願者成立分支機構,協助當地政府在同性戀聚集場所發放免費的安全套和有關預防艾滋病性病的宣傳資料,開展免費艾滋病性病的檢測等活動。

 

紅網2005-08-16
正視“同志”是一種社會進步

謝煥權
浙江首個經衛生部門認可的民間同性戀愛心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13日在杭州正式成立。該組織將協助官方在同性戀這個高危人群中進行艾滋病行為干預。而9月的新學期,一門名為《同性戀研究》的課程將面向復旦大學本科生開設。(據815日《東方早報》報道)

什麼是同性戀?同性戀是一種病嗎?同性戀是犯罪嗎?同性戀是一種性取向或性指向,具有同性戀性取向的成員只對或基本上只對社會中與自己性別認同相同的人產生性慾或愛慕。具有這種性取向的人稱謂同性戀者,而“同志”則是源於香港的對同性戀者的一種稱呼,目前大陸比較流行此說法。目前,同性戀早已從《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中刪除,也就是說同性戀不再被看作是一種疾病。而在法理層面,同性戀本身也不夠成犯罪。

以上也僅僅是對同性戀最基本的認識,是正視同性戀的前提。儘管同性戀實際上在古代就有之,但時至今日,他們仍然遊走在社會邊緣,生活在社會黑暗的角落,他們承受著巨大的輿論和心理壓力。而從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的成立和復旦大學為本科生開設《同性戀研究》的課程來看,這明顯是正視同性戀、關注同性戀的表現,是一種社會進步。我們的社會是多元化的社會,是寬容的社會,是尊重人權的社會,對於同性戀這一特殊文化現象,我們惟有正視,才有助於與其和諧相處。

與身為同性戀的著名英國作家福斯特建立了友誼的,中國已故著名作家蕭乾先生於1995年發表過一篇題為《一個值得正視的社會問題》的文章,便是呼籲社會正視同性戀問題的。10年過去了,社會、媒體和公眾對同性戀的關注的確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但是,人們仍有些不理解,仍存有偏見。可見,正視同性戀,真正理解和尊重同性戀者,任重而道遠。

我們為什麼要正視“同志”?最簡單的回答便是:人人生而平等。但就目前狀況來說,同性戀者為艾滋病感染的高危人群,同性戀者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有著較嚴重的自殺念頭和自殺行為。等等這些現實背景讓我們不得不關注這一特殊群體。

據媒體報道,去年12月,中國官方首次向世界公佈有關男性同性戀人數及艾滋病感染的數據。中國政府衛生部門進行的一項最新研究調查顯示,處於性活躍期的中國男性同性戀者,約佔性活躍期男性大眾人群的2%至4%,按此估算,中國有500萬至1000萬男性同性戀者。而根據衛生部去年底公佈的數位,中國男同性艾者的艾滋病感染率約達135%。這一數位要比普通人群的感染率高將近二十倍。這樣嚴峻的情況,足以令世人警醒,如今我們必須正視同性戀現象。

可喜的是,中國有在同性戀人群中進行艾滋干預的第一人,原青島大學附屬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張北川教授;有最早介入同性戀群體艾滋干預的官方人員之一的重慶渝中區計生辦主任周生建;有首個經衛生部門認可的民間同性戀愛心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有復旦大學為本科生開設《同性戀研究》的課程;有媒體的廣泛關注;有中央衛生部門的重視……而最需要的是社會普通的關注和正視。

正視同性戀,就是正視人類自身,就是正視健康,就是正視未來。因為惟有正視問題,才能有效解決問題。正視,是進一步關注、理解、研究等等步驟的前提。

 

廈門晚報2005-08-17
政府對同性戀的策略

安隅
浙江省首個經省衛生廳認可,由同性戀志願者組成的民間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昨日成立。該組織協助衛生部門在同性戀人群中進行艾滋病防治干預,同時設立“健康情感熱線”,為“圈內人”提供幫助(815日《都市快報》)。

調查顯示中國同性戀者的人數可能高達3000萬。同性戀已是公開的秘密,他們形成了特殊的“另類人群”,性伴侶的關繫一直處於地下隱蔽狀態,易碎而短暫,從而導致了同性戀者頻繁更換性伴侶,增加了性病、艾滋病傳播的幾率。而解決這一問題的一個途徑就是,客觀正確認識同性戀,消除偏見,對他們給予尊重與包容,由社會組織來解決這個特殊群體帶來的社會問題。為此,像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這樣既有政府部門支持,又有同性戀者積極參與的社會組織,體現了社會的包容。

從本質上看,同性戀屬於一種對異性無好奇心的現像。而一旦這種性取向明確形成,改變它既困難又痛苦,並且最終往往徒勞無功。如果社會輿論在同性戀問題上,總是一味強橫地祭起道德規範的大旗,以歧視、輕蔑、排斥、壓制的態度對待同性戀者,可能會令同性戀者恥於見光,致使同性戀者艾滋病感染率遠高出普通人群,會給整個社會帶來危害。

改變一個社會對某一現像的偏見最強有力的校正者,是政府,如何改善同性戀者的生存環境,政府有責無旁貸的責任,政府有責任向大眾普及有關同性戀的科學知識,促進這個群體勇於站出來,讓公眾了解他們。

有社會學家認為,對一個在社會中被寵愛有加的團體給予更多的寬容當然簡單。但是看一個國家的人民有多少社會寬容心,隻要看一看這一社會最不受喜愛和接受的人群所受的待遇就能了解。這一判斷正適合於對同性戀的態度。

 

解放日報2005-8-19
浙江成立首個民間同性戀關愛組織

據《東方早報》815日報道,浙江首個經衛生部門認可的民間同性戀愛心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13日在杭州正式成立。該組織將協助官方在同性戀這個高危人群中進行艾滋病行為幹預。據了解,該工作組擁有20名工作人員及100多名志願者。

浙江省衛生廳副廳長楊敬表示,同性戀的圈子非常隱蔽也異常敏感,而民間同性戀關愛組織對這個圈子相對熟悉,能更好地幹預他們的高危行為。

 

新華網浙江頻道2005-08-20
[
健康]防艾滋:從男“同志”抓起

來源:每日商報
新華網浙江頻道820日電
根據衛生部去年底公佈的數位,中國男同性戀者的艾滋病感染率約達1.35%。這一數位要比“男女性接觸”的感染率高出將近二十倍。而據我國在同性戀人群中進行艾滋病干預的第一人,青島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性健康中心教授張北川的個人調查發現,中國男男性接觸者中,1998年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為2.5%,這一數位在2001年已上升至5.4%。

浙江省衛生廳曾在兩年前與美國霍華德健康中心合作開展對於男同性戀者的健康干預工作,在這段時間堙A杭州市僅有200名左右的男同性戀者前來接受免費的健康檢測。在這些人的檢測中發現,HIV的陽性率達3%,而普通人中這個數位幾乎為零。

省衛生廳的一位官員表示,由於社會傳統觀念的約束和輿論的壓力,80%以上的男同性戀者最終會選擇一個異性結婚,組成家庭。結婚以後,並沒有減少他們和同性間的性行為,而他們的配偶大多數對此一無所知。一旦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便會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擴散,影響他的妻子和下一代。因此,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以科學務實的態度來對待高危人群並且對他們進行預防艾滋病的有效干預,這是中國政府的理性選擇。

一位同性戀者的自白

在哈爾濱、瀋陽、大連、青島、南京,西安,北京、成都、重慶、武漢等20多個城市陸續都有了各種形式的“同志工作組”以後,上週末,浙江省首個由同性戀志願者組成的民間組織———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也在杭州成立。20人的成員班子,再加100多名志願者,今後該組織將主要在杭州、寧波、嘉興三地協助衛生部門在同性戀者中進行艾滋病的防治干預,並設立了“同志健康情感熱線”,向同性戀人群宣傳預防艾滋病性病知識,對有自殺傾向的同性戀者作一些疏導,減少自殺事件的發生。接聽電話者中不乏從事性病治療的醫護專家和法律界人士。

透過該工作組,記者聯繫上一位願意袒露心聲的男同性戀者。

23歲的石頭(化名)像那些最時尚的年輕人一樣,在家媬麆_了自己的工作室,做了SOHO一族,藝術系畢業的他學以致用,從事廣告設計工作。不過他也有自己的煩惱,因為他是一個同性戀者,小的時候他常會為自己的“不正常心態”而恐慌,甚至每天早上起來都要煽自己一個耳光。現在,他已接受這個事實,在“圈堣H”中也小有名氣,但出了這個“圈”,歧視和異樣的眼光總讓這個年輕人覺得抬不起頭來。“高中時,男生有女朋友也蠻正常的,但我從來就不喜歡女孩子。到杭州來讀大學,我遇上了一個特別特別喜歡的男生,上課一定要跟他坐一起,畫畫時也喜歡把畫架支在他的旁邊,無論出去玩還是在學校堙A我們都是出雙入對,對他的愛我已不可自拔。但那時候我們都還比較純,沒有發生過關係。

後來因為一些矛盾我們分手了,就在這個時候我開始頻繁地上杭州的同性戀網站,這才知道同性戀之間還有個‘圈子’,僅網站上每天就有三四百人同時在線聊天、發帖子。大三時,透過網路我認識了第二個BF(男朋友),他也是杭州一個大學的學生。認識一週後他便提出要跟我發生性關係,我答應了,但是沒有採取任何安全措施。後來我從網站的‘健康教育’版塊上了解到這樣非常容易感染艾滋病,所以之後都在我的強烈要求下用安全套了。

這樣的關係維持得不長,半年後我得知他另外還有兩個BF,所以我們也分開了。到了大四我在酒吧婸{識了第三個BF,他特別照顧我,尤其是看到生面孔會特別活躍,所以我們很合得來,沒幾天就發生關係了,不過我們的情侶關係也僅僅保持了一個月。從認識到第一次發生關係,其實男性之間比男女之間來得更容易,頻率也更高。

男“同志”成為艾滋病干預的重點人群

由於人群基數較大,又經常伴有高危的性行為,男同性戀人群已經成為中國艾滋病流行和下一步施行行為干預的重點人群。

近日,衛生部印發了《高危行為干預工作指導方案(試行)》,其中一大變化是首次提出“可鼓勵和支持同伴教育者在同性戀人群較為集中的場所,以同伴教育方式開展預防艾滋病健康教育”。此舉被視為肯定了同性戀志願者在防艾方面發揮的重要作用。

722日,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代表處趙鵬飛教授宣稱,2005年內要在同性戀人群較多的湖南建立長沙、衡陽兩個試點進行同性戀艾滋病干預,屆時疾控部門要主動為同性戀者提供專門的活動場所,世衛組織將派專家提供技術指導。

811日,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召開了一次同志健康政策諮詢會議,探討政府、非政府組織以及男男性行為(MSM)人群自發形成的組織間合作開展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機制以及方法;探討政府財政撥款支持民間男男性行為人群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撥款機制和政務公開等問題。

9月新學期開學,復旦大學也將首次在本科生中開設一門名為《同性戀研究》的課程,內容包括社會性別與同性戀、同性戀的跨文化比較等。目前規定的選課人數已經全部報滿。該校兩年前就為研究生開設了《同性戀健康社會科學》這門課程,這在中國高校中還是史無前例的。

而剛成立的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也在成立當天舉辦了第一次民間活動,邀請國內著名同性戀研究者張北川教授,在杭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會議室講授男同性戀者如何防範艾滋病,及怎樣應對婚姻、交友及社會歧視方面的難題。正確引導、積極宣傳,成為同性戀者和疾病預防部門之間的紐帶,便是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進行健康干預的主要任務。

副組長拓拓表示,儘管工作組剛剛成立,但是相關工作早已陸續展開。首先他們會透過杭州幾家同性戀網站發佈一些資訊、健康知識,告訴同性戀者任何插入性性行為都需要使用安全套。而且鼓勵大家走專情的道路,找一個真心的BF過一生一世;其次,借助酒吧的人氣和聚集度,工作組會時常做一些關於艾滋病的有獎問答或小遊戲,獎品是安全套之類的“健康保護品”;另外,他們還將在同性戀聚集的場所協助疾控中心進行艾滋病的檢測,如會選擇一個比較隱蔽的公園,工作組的任務就是盡可能聯繫需要幫助的同性戀人群,然後由專業醫生操作檢測,這在全國還是首創。原來有不少人認為參加檢測容易曝光,不願意去。但一直以來對檢測者資料嚴格保密的結果表明,這種方式已逐漸被認可。

性夥伴越多,得艾滋病的幾率越高

同性戀,學術上認為是“性取向障礙”,除追求的性愛對象不是異性,其他與常人無異。同性戀一直頗受爭議,得到過多種價值評判,如怪人、病人等。過去,這個群體被遮蔽在社會的黑暗角落堙A受到人們的歧視和譴責。據近百年來的科學研究,同性戀是先天基因決定的,與道德毫無關係。20014月,我國新版《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也將同性戀從疾病分類中剔除,這就意味著,同性戀不再是一種疾病。事實上,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長河堙A同性戀隊伍中包括蘇格拉底、柏拉圖、惠特曼、毛姆這些推動了人類文明發展的人。而且,與男女間兩情相悅一樣,男同性戀者之間也有真摯的愛情。

在採訪中記者認識了45歲的章先生和39歲的劉先生,他們相戀已經十四年,並住在一起過了十幾年的“夫妻”生活。章先生說,他曾經有老婆,離婚之後便跟小劉相愛了。他們就像普通的伴侶一樣,錢放在一起花,出門也常常結伴同行,相敬如賓,他們還表示要白頭偕老。

浙江同志愛心工作組的負責人王先生告訴記者,在他們的志願者中,癡情地只守著一個伴侶的男同性戀者不止這一對,長的超過二十年的也有。但是這畢竟是少數,在社會文化的禁忌面前,大多數同性戀者遊走於邊緣地帶。他們的交友方式一般是透過公廁、專門的同性戀酒吧、浴池和網路,尤其是網路,已經成為一個最主要的交流平臺。本來找一個真心的愛人就不容易,而男性的生理特點又決定了他們的性需求比較大,其中還不乏一些以性為第一目的的同性戀者,所以性夥伴過多成為男同性戀人群中比較嚴重的問題。“今天找一個,明天找一個,甚至一天找三個的現象也是存在的。而性夥伴越多,得艾滋病的幾率就越高。”王先生的話語中透出了深深的擔憂。

杭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員指出,另一個讓男同性戀人群艾滋高感染率的重要原因是無保護的性行為。由於男同性戀間的插入性性行為非常容易造成直腸黏膜的充血損傷,精液中的艾滋病病毒可透過破損黏膜進入血液迴圈或淋巴系統。

美國艾滋病流行最早見於同性戀人群。1989年,中國發現的本土第一例因性接觸感染艾滋病病人也與多個同性有性關係。《中國性病艾滋病防治》雜誌曾披露說,1996年調查發現,北京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48%是男同性接觸者。所以無論是醫療機構還是一些同性戀網站的健康版塊,都在倡導性行為前必須採取安全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