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內地同志留戀網上家園

香港文匯報2005-12-11
內地同志留戀網上家園


■從只能在廁所裡私會,到可以在公眾場合牽手,同性戀者付出了很多努力。即使獲社會認可的路還很漫長,但相信攜手走下去總會達到終點。

今年8月,本港一名同性戀醫生對《刑事罪行條例》118條「禁止16歲至21歲的男同性戀者肛交」的指控勝訴,使社會各界再次關注同性戀人群。在內地各大中城市,同樣也存在為數不少的同性戀者。與過去不同的是,現代網絡技術開始滲透他們的生活,改變著他們的生活與存在方式。專家呼籲,社會應給予同性戀者與常人同等的權利。畢竟,他們只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儘管同性戀者的社會生存空間正在不斷得到拓展,但社會學家仍然呼籲,同性戀者要大膽發出自己的聲音,伸張自己的權利,以進一步改善自己的生存狀態。

在內地,同性戀群體相當龐大。據中國衛生部門一項調查表明,處於性活躍期的中國男同性戀者,約佔該類人群總數的2%至4%,按此估算,中國有500萬至1000萬男同性戀者。但有專家認為,實際的數量要大得多,因為「不僅是性活躍期男性當中有同性戀者,從十多歲到70多歲的人群中都存在。」

儘管他們沒有侵犯別人,但社會仍對他們存在一定的歧視和偏見。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第一位研究性學的女社會學家李銀河表示,要改變這種情形,他們就必須伸張自己應有的權利。她說,「正確的性觀念應該是多元的、平等的、民主的,同性戀者是一個性傾向與眾不同的少數族群,同樣應當享有和其他公民同等的權利。」

專家籲同性戀者自爭權益
李銀河鼓勵同性戀者發出自己的聲音,伸張自己的權利,比如結婚的權利。現在全世界各國都紛紛認可同性婚姻和家庭伴侶關係,「咱們應該追上這個同性戀者可以結婚的潮流。」李銀河笑稱。

雖然輿論環境對同性戀還不是很有利,但他們開始利用現代技術來改善自己的生存狀態,網絡就是其中之一。李銀河說,網絡這一新技術帶來整個群體生活方式的變化。他們的交往開始變得有目的性且高頻率,通過網絡很快形成新的聚集場所。

對廣東的「同志」(同性戀者別稱)來說,廣州同志網站(簡稱「廣同」http://www.gztz.org)是他們的家。到今年,該站已走過7個年頭。該網站創始人若哲告訴記者,同性戀者活躍在網絡上這一現象是中國大陸地區所特有的,在其他國家和地區,包括香港,同性戀者活動空間更大。而在內地,有相當多同性戀者只能依賴網絡滿足交友的訴求。

日均三萬人次瀏覽同志網
廣州同志網創始人若哲表示,1998年網絡才剛剛興起時,一個名為「花醉紅塵」的同志網站吸引了他。因此,「我也想建立這麼一個網絡家園,讓跟自己一樣的同志朋友能在這裡找到『同志』。」

如今廣同網的日訪問量已經從初期的一二百人次發展到三萬多人次,17萬會員在上面分享自己的故事,互相為同伴解答困惑。很多會員表示,由於在現實生活中不能暴露自己的性傾向,常常會產生孤獨無助的情緒。但在網絡的虛擬世界裡,「你很容易找到同類」、「這是我們唯一不會感到孤獨的地方」。

廣同網站現任站長小奇表示,每天瀏覽該網頁的人中有16%-21%不是同志,而是一些想了解同志群體的人,例如同志親屬、研究者、學者等,廣同是他們了解的渠道,「所以我們要把玻璃擦亮點」,維護好群體的形象。

香港文匯報2005-12-11
白領佔主流同志多快樂


■他和他在晴空下擁抱,這樣的親暱需要極大的勇氣。
「終於有人不是因為愛滋病才來關注我們。」這是記者在採訪過程中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因為在很多人的觀念中,同性戀就等於愛滋病。」一個大學生同性戀者這樣說。

同性戀不等於愛滋
這種觀念源於在北美的男同性戀群體中發現首例愛滋病患者,然而李銀河表示,中國70%的愛滋病患者是通過靜脈吸毒傳染,通過性行為傳播的比例只佔20%,其中還包括大量的異性戀傳播,甚至連「同性戀者是愛滋病的高危人群」這個提法也不科學,「我們只能說某些行為是高危行為」。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人們對這個群體存在諸多偏見呢?北京紀安德諮詢中心是一家從事研究、倡導和社區支持的非政府組織,該所所長郭雅琦認為,一些專家、醫生傳遞出來的片面信息歪曲了同性戀群體的形象。他說,「有些心理存在問題的同性戀者會去找專家、醫生,所以在專家和醫生看來,這個人群是很痛苦的,有很多問題。實際上去找醫生和專家的人是少數,更多的人生活在自己的人群中和快樂中。但是在社會上這個人群一直是沒有話語權的,這種情況下人們能得到的信息就是那些接觸了痛苦的同性戀者的專家所講的話。」

病樹遮掩繁茂樹林
事實上,同性戀者的生活質量相當高。廣州的同性戀者隊伍以白領居多,他們中間不乏優秀企業家、知名活動家、政府官員、演員,他們有很好的經濟能力,多數人生活水平很高,業餘生活相當豐富。在北京,每個周末都會有很多同志小組組織各類活動,如打球、游泳、唱歌、旅遊、練瑜伽等等。郭雅琦說,整個同志群體的生活是健康豐富的,「人們很難進入到同志群體這個大森林裡,所以只看到幾棵現身了的病樹,看不到後面那一大片繁茂的樹林」。

郭雅琦認為,造成大眾對同志群體無法認同的最主要原因在於我們所處的是一個以異性戀為正統文化的社會,正如知名同性戀研究專家張北川所講,「(大眾)落入一個非常落後的認識,這種落後的認識就是說性應該服從於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