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昏迷13個月同志真愛重度植物人甦醒
中時電子報2005/12/17
昏迷13個月同志真愛重度植物人甦醒


吳慧芬/專題報導
植物人要能醒來,多只能期盼奇蹟,台大就發生了這樣的案例。感染愛滋病毒重度昏迷的植物人阿雄昏迷十三個月後醒來了!
在外人眼中,阿雄與小杰是平凡的中年男子,他們是對同志戀人,因為相愛,進而共組愛的家。去年阿雄突然在大陸病倒了,送回台灣時,昏迷指數只有三分,不僅成了植物人,更被驗出感染愛滋。

愛人重癱小杰自責不已
親密愛人得了愛滋,自己卻是等到他發病才得知,小杰的反應不像一般同志情侶、有被背叛感覺。他沒有埋恨、怨懟,他在意的是,該如何救阿雄?他哭求醫生:「求你用最好的藥救他,我們自費沒關係,我還有好幾張現金卡…。」

小杰的愛滋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證明他與阿雄同居多年來未被傳染,但從阿雄發病狀況來看,阿雄早已處愛滋病毒感染晚期,也就是說,早在與小杰相愛前,阿雄就已感染了。面對這樣的結果,小杰的反應卻是自責不已。

無微照顧拿照片說故事
為了照顧阿雄,小杰辭了工作,在台大愛滋病房內守著他的至愛;怕阿雄噎到,他攪碎食物,一口口餵。怕阿雄筋骨酸痛,他日復一日為阿雄按摩、擦澡。在他悉心照顧之下,阿雄昏迷以來,從未長過一顆褥瘡。

小杰更成了個最「聒噪」的人,只要醒著,他就拿著照片,對阿雄說故事。「雄,你看,這是凡爾賽宮,我們前年才去的;雄,你聽,這是歌劇魅影的配樂,你帶我去紐約聽過的,你記得嗎…。」阿雄空洞的眼神,沒有答案。

今年八月,小杰一如往常地為阿雄按摩,忽然間,阿雄呆滯的眼神竟開始移動了。小杰吃驚地叫:「雄,你醒了嗎?我叫什麼名字?」、「你的名字有什麼好叫的。」睡了一年多的阿雄,竟冒出了這句話。

沈睡一年多他開口說話
小杰撥了電話給謝思民,他又哭又叫地說:「阿雄會罵我了!他醒了!我就知道他不會丟下我不管的,嗚…。」接過電話的阿雄也緩慢地說:「謝謝醫師的照顧,我會說話了。」

腦部遭受弓形蟲腦炎與隱球菌腦膜炎,昏迷了十三個月的植物人竟然醒來了!謝思民震驚之餘,更有深深的感動,是真愛感動了天嗎?講求醫學實證的他,也理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

上個禮拜,小杰一如以往地推著阿雄回台大就診,經過小杰細心調養,重度昏迷期間,只有卅五公斤的阿雄,又回到了七十公斤的體重。

醒來後的阿雄右耳失聰了,腿部依然無力,但思緒非常清楚,他沒有忘記與小杰的過去,唯一失憶地就是昏迷的那段日子,小杰最心碎的十三個月。小杰說,自己決不會再粗心了,他要好好陪著阿雄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