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史景遷《書人物》康熙疑為同性戀
中國時報B1/開卷周報2005/11/06
《書人物》史景遷很文學的歷史學家


【陳希林(本報記者)/專題報導】
  13日來台與讀者見面,綜觀世局,他強調有的國家、有的時代,還沒做好「接受歷史真相」的準備!

  國際知名的中國近現代史學者、耶魯大學講座教授史景遷(J.D.Spence)即將於13日偕妻金安平抵台訪問3天,與國內的學界、讀者會面,並為讀者舉辦簽書會。來台前他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暢談他獨特的敘事風格、以及學習中國歷史的心得。

  1960年代,史景遷經由耶魯大學教授芮瑪麗(M.C.Wright)的介紹前往澳洲,向史學家房兆楹學習明、清史。史景遷說,房兆楹對他的影響極大,「他每個禮拜教我讀文獻,中文名字也是他替我取的。」姓氏「史」不但有音也有意,自不待言;「景遷」則因為史景遷的第一篇論文就是以司馬遷為研究主題,既有景仰的意思,另一層意思則是,房兆楹認為史景遷的命裡有「遷」的成分,從祖籍英國到美國再到澳洲,為了學習歷史四處遷徙。

  史景遷的歷史著作一向以文學性的敘事手法見長,他強調敘事方式只是「放置資訊的手法」,堅信文學形式可以運用在歷史寫作上。他舉最得意的作品《康熙:重構一位中國皇帝的內心世界》(時報)為例:「1963年我在台中霧峰(當時的故宮所在地),看了好多呈給康熙的奏摺和宮廷文牘。」後來史景遷選擇以康熙的第一人稱口吻敘事,並在其中分析康熙的私人情緒、內心世界,探索康熙的個人思想與態度。這種像似小說筆法的歷史寫作,以嚴謹的史料加上流暢的敘事來鋪陳,和許多歷史學家的著作大異其趣,也吸引了許多大眾讀者。他在台的著作中譯包括《婦人王氏之死》(麥田)、《追尋現代中國》、《康熙》(皆時報)等。最近他的台裔妻子金安平也出版了《合肥四姊妹》(時報)中譯本,一樣也是甚具可讀性的歷史寫作。

  史景遷說,觀察國外書店依照何種分類標準,在店面擺放他的作品,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他的書泰半被歸類為「歷史」,與其他歷史類作品擺放在一起。「但是我寫了很多人物專書,例如康熙、利瑪竇,所以也曾被歸類在『傳記』類的書架下。」他甚至見過書店將其作品放在「文學類」,他輕笑著說:「有次在書店,看見我的書被人放在『文學』類別的書架上,這是我最快樂的。」

  因為研究中國歷史,英、美兩國政府官員都曾私下就中國事務的歷史背景向他諮商,他也多次在《時代雜誌》等知名刊物上發表文章。此次除台灣外,他還將訪問香港,除了會見讀者、學界、政界人士,還有多場演講與座談。當今世局變幻莫測,連歷史學者有時也忍不住會想,究竟歷史上是否存在著統治者的完美典型,足堪承擔今日華人世界的大任者。

  「康熙!」史景遷從自己的研究範圍中思索,他認為,康熙的統治兼顧不同族群,並不以「滿人之王」而自限,更注意轄下各民族的需求與平等。「康熙沒有刻意歧視其他部族的人,反而注意到國內的各民族。」

  史景遷解釋,康熙有一個特點,即使在今天全球的政治環境當中,都顯得可貴,那就是「勇於做出抉擇,只要是正確的政策就推動,不太考慮對統治者自己會產生何種後果」。

  史景遷也欣賞康熙的幽默感,以及對於財政的務實看法。至於康熙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他的孩子們。」史景遷又笑了:「我只有兩個孩子,已經夠令我費神了。康熙五十多個孩子,有人脾氣不好,有人疑為同性戀,政治派系林立,真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