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6次求婚感動“芳心”馬來“變性美女”嫁給帥哥

重慶時報2005-11-16
6次求婚感動“芳心”馬來“變性美女”嫁給帥哥

歐陽
“變性美女”鐘潔希和男友馬思健
南方網訊據馬來西亞媒體14日報道,11月12日,馬來西亞古晉市“變性美女”鐘潔希在3名牧師的見證下,嫁給了向自己6次求婚的男友馬思健,兩人在古晉市河畔皇冠酒店舉辦了隆重的婚禮,設宴86席款待近千名親朋好友。然而,這對變性夫婦的婚姻並不被馬來西亞法律所認可,兩人無法拿到有效的政府結婚證書。

據報道,在這場轟動馬來西亞的婚禮中,新娘鐘潔希本是一名男子,但幾年前做了變性手術,變成了一名“美貌淑女”。鐘潔希是馬來西亞一名小有名氣的歌手,也是一家天然保健公司的創始人。30多歲的新郎馬思健則是馬來西亞怡保市男子,他在鐘潔希主持的一個講座上和她邂逅,隨後對其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馬思健苦苦追求了3年,連續進行了6次求婚,才終於感動鐘潔希的“芳心”,使她答應自己的求婚。據鐘潔希稱,她一直不敢接受馬思健的求婚,主要是因為擔心男方的家長會反對,因為她畢竟是一名變性人,無法為男方家庭傳宗接代,生兒育女。(編輯:吳珊)

揚子晚報2005年11月16日
帥哥3年6次求婚終與變性美女喜結良緣

歐陽
據報道,在這場轟動馬來西亞的婚禮中,新娘鐘潔希本是一名男子,但幾年前做了變性手術,變成了一名“美貌淑女”。

鐘潔希是馬來西亞一名小有名氣的歌手,也是一家天然保健公司的創始人。30多歲的新郎馬思健則是馬來西亞怡保市男子,他在鐘潔希主持的一個講座上和她邂逅,隨後兩人開始交往。儘管馬思健認識“變性美女”鐘潔希時自己已有女友,但這個健談美貌的“女孩”立即俘獲了他的心,他毅然結束和前女友的戀情,對一見鍾情的鐘潔希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馬思健苦苦追求了3年,連續進行了6次求婚,才終於感動鐘潔希的“芳心”,使她答應自己的求婚。據鐘潔希稱,她一直不敢接受馬思健的求婚,主要是因為擔心男方的家長會反對,因為她畢竟是一名變性人,無法為男方家庭傳宗接代,生兒育女。直到男友告訴她,他的父母已經達成了共識,只要兩人在一起開心,他們不會干涉兒女的婚事,這時鐘潔希才含淚接受了馬思健的求婚。11月12日,馬來“變性美女”鐘潔希和新郎馬思健耗資20萬令吉(馬幣),在古晉市河畔皇冠酒店舉辦了隆重的婚禮,兩人一共設宴86席款待趕來祝賀的親朋好友。一大早,身穿白色婚紗、打扮得楚楚動人的鐘潔希坐上豪華轎車離開“娘家”,嫁給了男友馬思健。

但馬來西亞國內事務部副部長陳財和稱,鐘潔希和馬思健的婚姻在法律上無效。

中國報2005-11-22
同性或變性結婚 首相:不可以

(布城22日訊)“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總而言之政府不會承認同性結婚,我也不認為有必要詳加解釋。”

首相兼國安部長拿督斯里阿都拉,今日堅持向同性或變性結婚說“不”!

他強調,國家不曾擁有承認同性結婚的法律,政府不會承認同性結婚。

他今日出席國內安全部素質日后,受記者詢問自鐘潔希和男友結婚后,有人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承認同性結婚時,這么指出。
阿都拉的談話意味者,政府目前無意承認變性人的地位。

自鐘潔希和馬思健結婚獲得本地傳媒的廣泛報導后,引來各界議論,一些組織以醫學的角度,促請政府承認變性人的合法地位,讓“她們”可以活得更有尊嚴。

國內事務部長拿督阿茲米卡立在較早前也指出,除非國會修改現有法令,否則,變性人無法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取得合法地位。

鐘潔希在受詢及各界的反應時說,雖然她知道和丈夫的結合不會受到法律認可,不過,她也不奢望獲得法律上的承認,因為能夠行傳統婚禮,她已心滿意足。

星洲日報•2005/11/17
黃燕燕:不只帶出變性課題
鍾潔希嫁人充滿挑戰性

(吉隆坡訊)“即然在身體、心理、行為、外表,甚至是自我認知意識上都與一般女人沒有分別,甚至比女人還要女人,我不認為‘他’變成‘她’會是甚麼問題。”

“真”女人黃燕燕這樣看“假”女人鍾潔希變性,並與男人結婚一事。

“女人的定義是甚麼?如果一個人被醫生,心理專家等多單位鑒定是女人,又何必在意是否擁有女人的生育功能?”

以女人立場看問題
身為女人,黃燕燕以純粹女人的立場,看鍾潔希變性並嫁人的現象。她說,她能以女人觀點和心境,加上醫學知識與同理心,瞭解並接受鍾潔希的行為。

她說,鍾潔希變性並嫁人,帶出的不只是變性課題,而是人類對性應持有的觀點和性自由,對身體的自主權利,更牽涉整個社會觀點,國家法令等大環境。

“這是不是同性戀婚姻?我的看法是,他已動過變性手術,無論是身理、心智、思維、荷爾蒙模式上,都經過許多醫生的輔導與鑒證,證明他真的是女人心智,除非他還沒有動變性手術。”

她把鍾潔希的行為比喻是“充滿挑戰性”的,挑戰的不止是傳統舊社會觀念,更是挑戰社會的暸解度與接納度。

“我也是醫生,我從醫學眼光來看待變性的行為,這不是說動就能動的手術,一如未來若有人考慮變性,他們還是必須向恰當的醫生與心理專員,還是很多醫生咨詢後,才能動變性手術。”

變性人與雙性人有別
她強調,變性人與雙性人,及舉止與性別相異的行為是完全不一樣的。

她說,她並不鼓勵變性,因為一切需根據自然的生理性別,除非被專員鑒定心智與性別確實有差別後。

黃燕燕也是馬華婦女組全國主席。她說,鍾潔希結婚是個別案例,雖然她能“認同”並接受為,但並不代表著往後也同樣能讓同性或變性人結婚,畢竟她相信鍾潔希已開了先例,未來將有同樣的例子,只是可能不願高調公開。

“我將以個別案件來看待以後的類似事件,至於變性人在身份證上的性別,我認為是可以考慮的。”

“更何況不是每個人都會去變性,畢竟這是很痛的手術。”

她說,鍾潔希“夫婦”高調擺婚宴,開誠佈公對社會發佈他們的婚姻,即希望獲得祝福,縱然他們的行為也給了別人“希望”。
也許,錯生在男性軀體內的女性“心靈”唯有通過變性,才是他們唯一能夠找回自我認知的途經。

對鍾潔希獻上祝福
一談起變性人,難免會聯想起性行為。縱然變性人鍾潔希的性生活,或許是坊間猜測的有趣話題,但身為人母的黃燕燕則對這些沒有興趣。

她更加關心的是青少年因對性教育的無知,和性知識上的匱乏,不懂得採用避孕,衍生種種社會問題。

她以女人的角度,觀察社會嬗變中的種種新事物,所以她不惡意批評鍾潔希的婚禮。還說“即然2個人因相愛而結褵,我們就該獻上祝福”。

身為人母,她以媽媽的立場,強調現代兒童應盡早接受性教育。“至少讓孩子知道男女有別,不能隨便讓人碰觸自己的身子,爸爸叔叔舅舅甚至公公都不能碰小囡囡的身子,還要教導小男生不可去掀小女生的裙。”

黃燕燕以女人理智心態,強調性教育的重要,她倡議性知識應從兒童時代開始灌輸,已婚女性必須堅持丈夫行房時戴上安全套,無論女人停經與否。她常自覺女人是處於弱勢的,須採取自我保護行動。

“如果青少年越早開始性教育,對於變性,同性戀,男女間情感都會有一定認知,也不會輕易被時事誤導或因此造成行為偏差。”

在性教育課題上,她說父母家長是第一個灌輸性知識者,因此要有一定的性知識。

“不要太早叛定一種行為或心理上的對錯,孩子經常會對年長者產生崇拜心理,若對象是同性也未必是同性戀,若孩子因為父母排斥同性戀,因此不敢找父母傾訴,可能就會因此迷失自己。”
對於避孕套的使用,她的詮釋是不止在避孕,“而是女性的自我保護”。如,避孕套並不是買少見少的產品,只是對於國人的保守心態,她還是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