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臨汾艾滋病治療專區:患者及家屬可生產自救
京華時報2005-02-21
臨汾艾滋病治療專區:患者及家屬可生產自救

記者田乾峰
臨汾市傳染病醫院希望通過建立“綠色港灣”,探索治療艾滋病的新模式。記者田乾峰/攝

南方網訊 山西省臨汾市傳染病醫院為救治艾滋病患者,租地90畝建立“綠色港灣”病區,經新華社報道後,引起廣泛爭議。有評論說,要謹防艾滋病治療區變成隔離區。

艾滋病患者們在這裡怎樣生活,又如何生產自救?是院方所希望的“田園式”生活,還是人們所擔心的“隔離式”生活?
2月17日,京華時報記者走進“綠色港灣”病區,記錄下這裡的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屬們的生活。

沿著新修的公路,行駛10多公里,從臨汾市傳染病醫院乘車來到“綠色港灣”病區,大概需要半個小時。“綠色港灣”位於堯都區縣底鎮村附近,四周看不見其他建築,地媞奡茧菬〡纂B生地等各种經濟作物。

冬天,地堿搕ㄗㄔ籉騢韘漶C唯一的綠色,是病區暀W刷的兩排綠漆大字:“我們的愛心+你們的信心,一定能夠迎來美好的明天”。

2月17日,記者走進“綠色港灣”。此時,多數患者都回家過年還沒有回來。病區堨u有三名患者在接受治療。

■患者:想早點把病治好
25歲的丁平偎在床頭,看一台10英寸的小黑白電視,堶悼罹騊菑@部不知名的古裝電視劇。他穿著一件嶄新的黑棉襖,上面綴著許多紅色的“福”字。那是母親過年時親手給他做的。

見記者進來,丁平起來,向前躬了一下身子,顯得有些拘謹。

去年,丁平頻繁出現咳嗽發燒等症狀,多方檢查後發現感染了艾滋病毒。隨後,與他結婚四年的妻子也被感染。去年年底,縣防疫站告訴丁平,到“綠色港灣”能得到免費的治療。

今年1月,帶著縣防疫站的介紹信,丁平在母親的陪伴下住進了“綠色港灣”。妻子則留在家堙A照顧5歲的兒子。

母親說,剛確定病情時,丁平很悲觀。但現在,他卻總安慰她說:“媽媽,我承受得了,你有啥承受不了的?”說著話,母親的眼睛濕潤了。

這時,護士小周進來給丁平輸液。“你要聽話,每天要量一次體溫,不能不量啊。”小周俯在丁平面前,給他扎上針後說。

丁平抬起頭,衝小周笑了笑,顯得有些不好意思。隨後,他主動夾上了體溫計。

小周說,丁平很配合治療,比來的時候心態好多了。丁平說:“想早點把病治好,家媮晹酗@個5歲的孩子。”

傍晚,母親給丁平燉雞湯喝。“過年他老想吃肉。我到村堛9塊錢給他買了半隻雞,一直捨不得吃,每天就給他燉湯喝。”

■家屬:沒有活幹就撐不下去
劉英住在丁平對門的病房堙C她睡著了。丈夫老丁陪伴在一旁。
45歲的劉英雙目失明,她是因為輸血而感染上了艾滋病。幸運的是,丈夫老丁並沒有被感染。

老丁每天早上5時30分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添煤燒鍋爐,給病區的房間供暖。這是他在病區媕繸o的工作。

說著話,老丁走出房間,鑽進“綠色港灣”門口的鍋爐房,拿著鐵鍬一下一下往里加煤。添完煤,老丁又回到房間,給病床上的妻子準備早餐。早餐是米湯和饅頭。

上午,老丁要守在妻子旁邊,盯著她輸液,隨時去喊護士換藥。中間,老丁還不時出去給鍋爐添煤。下午也一樣,添煤、掏煤灰。晚上,老丁要看著鍋爐燒到12點多。等妻子和其他人都睡了,他將鍋爐熄滅後,才能去休息。

老丁說,除了去附近村子媔R點菜和面之外,他平時很少離開“綠色港灣”。

“每個月醫院給我600元。”老丁說。他有一個15歲的兒子,因為母親感染了艾滋病,學校都不願意接收,後來乾脆休學到“綠色港灣”陪母親,一家三口就靠燒鍋爐掙的600元生活在一起。

但是,冬天過完,鍋爐就不用燒了,600元的收入也就沒有了。老丁說,他對未來很擔心。

“沒有活幹就撐不下去,只能帶老婆孩子回去了。”老丁說。記者問他有什麼打算,他頓了頓,說:“我想在城媄牏T輪車,一天賺三十多塊錢,晚上還可以回來照顧她。”

接著,老丁說:“心媟訇o不行。本來準備在家婸\樓給孩子娶媳婦,現在孩子在村堥S有人理,他才15歲。”

老丁的隔壁住著另一名患者陳慧。她是2月16日經當地防疫站介紹新住進來的一名艾滋病患者。丈夫老張陪伴著她。

■出院者:想回病區開小賣部
2月18日,護士小周和記者一起坐車來到離“綠色港灣”150多公里的運城市降縣,去看望去年12月份出院的患者張霞。

張霞,30歲,7年前因輸血感染上艾滋病毒。2003年7月住進“綠色港灣”,她是這裡接收的第三名患者。

下午4點多,小周找到張霞家,張霞穿著一件紅色皮衣出來,拉著小周往屋堛鵅C

2003年7月,張霞一家在電視上看到臨汾市傳染病醫院免費檢測HIV病毒、免費治療的廣告,便坐車趕到了醫院。7月底,“綠色港灣”建成後,醫生勸張霞住進去。

“當時,醫生說去‘綠色港灣’不用花錢。開始心媮暀願意,上面是山路,回家不方便。”張霞說,後來,醫院用車把她送到了“綠色港灣”。

張霞說,在“綠色港灣”,護士們經常和患者一起打撲克,大家有說有笑,成了很好的朋友。2004年12月,她的病情得到了控制,醫生告訴她可以出院了。“要不是當時堶惕犰儥繸i,還不想回來。”張霞說。

回到家堳寣A張霞曾去村堣@家水果加工廠應聘,但廠堛器D她的病,不用她。村堛漱H也都躲著不願跟她家來往。“親戚過年到家堥荂A也不吃不喝,放下東西就走。”張霞說,學校要求學生輪著值日管老師的飯,但惟獨不安排她的孩子值日。

張霞說:“在家塈b著沒有收入也沒有人理,有機會還想回病區去開小賣部。”

院方:希望建造“田園式”病區
2月17日,臨汾市傳染病醫院院長郭小平接受採訪時,向記者介紹了他對於“綠色港灣”的一些構想。

郭小平說,2003年,醫院出面與當地村委會協商,徵地90畝,其中10畝建造了“綠色港灣”病區。醫院每年支付村1.8萬元,租期35年。

“前期基礎建設投資100多萬,修了3.1公里的路,病區內做了內裝修,並通上暖氣管道。”郭小平說。

在病區之外的土地上,院方還搭建了10個大棚,由病人家屬種。郭小平說,除了蔬菜之外,院方去年還組織患者家屬在荒地上種植了牡丹、芍藥、月季等經濟花卉,並給他們一些生活補助。

此外,地堛漸桮璈M玉米收完後,也大部分作為福利分給了醫院堛甄黎u。

去年秋收,患者家屬老丁分到了1斤玉米麵,醫院種的白菜,患者們也可以免費吃到。但大多時候,患者和家屬還要到村堨h買米買面,生活方面並不能完全達到自給自足。

郭小平說,他們還準備教患者家屬種植藥材,讓他們學到一門技能。

對於院方如何保障收支平衡的問題,郭小平說,他們準備對床位實行收費,此外,在地媞奡茠爾g濟作物和花卉也都可以贏利。
“綠色港灣”目前共有十幾名醫護人員,其中多數都很年輕。郭小平說,醫院曾分四次派出醫護人員到北京接受艾滋病防治技術培訓,現在已有14人獲得了專業資格。

郭小平說,他們建立“綠色港灣”病區,是希望探索一種治療艾滋病的新模式,為患者建造一個“田園式”的病區。

對於“治療區變成隔離區”的擔心,郭小平說,患者都是自願入院,且來去自由,因此,這裡不會成為隔離區。

背景:病區已收治70餘患者
“綠色港灣”分為治療護理區、行政後勤區和生產自救耕作區。治療護理區內除病房外,還為患者及其家屬設有活動場所,如VCD娛樂活動室、圖書室、乒乓球室等,用於豐富患者及家屬的文化生活。生產自救耕作區佔地70畝,種有玉米、向日葵、蔬菜和花卉等,主要由患者及其家屬耕種,收入用於生活補助。

“綠色港灣”的前身是SARS隔離區。2003年,SARS暴發後,臨汾市傳染病醫院在堯都區縣底鎮村附近建立SARS隔離區。該隔離區佔地90畝,擁有床位76張,SARS過後,該隔離區一直閒置。

而該醫院原來的艾滋病病區設在醫院本部,考慮到艾滋病患者的免疫力較低,容易與肺結核患者發生交叉感染,且艾滋病患者心理比較脆弱、敏感,擔心別人知道自己的病情,不敢出門活動,影響治療效果。2003年7月,醫院自籌150多萬元將SARS隔離區改造成“綠色港灣”,將醫院本部的艾滋病患者全部轉了過去。

從2003年7月24日,“綠色港灣”建成以來,病區一共收治艾滋病患者70多人次。病區的艾滋病患者,只需要負擔生活費用,住宿費、治療費全都不用付。所有的患者都是自願入院,並且來去自由。(文中艾滋病患者及家屬均使用化名)(編輯: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