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男同志贏官司16歲肛交合法

太陽報2005年8月25日
高院法官驚人裁決挑戰傳統道德觀念
男同志贏官司16歲肛交合法


一名未滿二十一歲的男同性戀者,因不滿刑事法限制十六歲至二十一歲同性不能肛交的條文,認為存有性別歧視並提司法覆核。高院昨指出有關的《刑事罪行條例》對男同性戀性行為的限制,明顯較異性嚴厲,裁定該條文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中保障人人平等的規定。按照判決,即十六歲至二十一歲的同性可名正言順合法肛交。

此項充滿爭議性的裁決,引起社會極大回響,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相關新聞-網站)表示會研究判詞,暫未決定會否提出上訴或是修例,現在開始會依照法庭裁決執法;保安局發言人稱,會諮詢律政司意見及詳細研究判詞;平機會則回應會就裁決中提及的個人權利保障,及消除任何形式歧視的問題作出研究。

司法覆核得直的申請人William Roy Leung在裁決後感到很高興,表示鄰近地區如台灣也有保障同性戀者的法例,他認為香港在這方面明顯遜色。

將於兩個月後滿二十一歲的申請人,屆時可名正言順與成年男子合法肛交,但他稱提出訴訟是要爭取同性戀者應得的權利。他承認過往曾因不願承受入獄風險,不敢與同性展開戀情,至今亦沒有男朋友,今次裁決是他最好的生日禮物,稍後會與家人及朋友慶祝。

律政司的代表在聆訊開始之初已承認,現行法例並未有就異性性交或女同性戀的親密性行為作出「非私下」的限制,因而同意就「非私下」的肛交及嚴重猥褻行為的條文讓步。另外亦同意把與二十一歲以下男子作出嚴重猥褻行為的限定改為十六歲,即與異性性交的合法年齡相同。但為要對年輕人作較多的保障,就同性肛交的合法年齡,卻堅持必須定為二十一歲。又指條例同樣列明與二十一歲以下女性進行肛交也屬違法,因此不存在性別歧視。
法例歧視男同性戀者

主審法官夏正民指出,根據現行條例,若與二十一歲以下女子進行肛交,即使女方同意,亦只有男方須負刑責,這條文上已存在不公,並有造成潛在勒索的可能。

此外,就此條例而言,男同性戀情侶在未滿二十一歲前,不容許有任何親密性行為,即使年滿二十一歲,也不容在「非私下」的場合作有關行為,相對異性戀及女同性戀者均沒有此限,法官認為這是歧視男同性戀者的性別取向。

法官指出,申請人所挑戰的四項條文,均存在性取向歧視,並把男同性戀視為偏差。他指這些條例的確立,並非為保障健康或懲罰以利誘方式進行性行為而設,而是不想鼓勵年輕男子去選擇大部分人所不容許的生活方式,並定下重刑以作阻嚇。

夏正民法官續認為,把性取向有異的人判以入獄能阻止年輕人沉淪。法官又質疑女孩子也可能有同樣的疑惑,卻可不用活在入獄的恐懼下。因而裁定有關的條文全部有違《基本法》及《人權法》中保障平等的規定。案件編號:HCAL160/04

caption:
1.同性戀者William Roy Leung(左)與律師獲悉判決後,高興地舉手以示慶祝。
2.現行法例對不同性傾向人士的規管
3.涉案四條例內容

東方日報2005年8月25日
同志解禁 16歲可擁性伴

有男同性戀者不滿現行刑事法中有關非法肛交的條文有性別歧視之嫌,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法官夏正民昨日就案件下達判詞,認同有關條例對男同性戀性行為的限制,明顯較異性性交及女同性戀嚴厲,有歧視的偏差,是違反基本法第廿五條及三十九條以及人權法,因此裁定該條例中的四項條文違憲。同性戀圈子對法庭的判決十分高興,並估計過去數年因違反此條文被判罪的男同性戀者會提出上訴。

申請人William Roy Leung得悉判決後在庭外表示很高興,他的外籍男伴則在遠處凝望等候。梁說,以他所知鄰近地方如台灣,也有保障同性戀者的法例,但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在這方面明顯遜色。雖然他將於兩個月後年滿廿一歲,可以名正言順與成年男子合法肛交,但他稱提出這次訴訟是要爭取同性戀者應得的權利。他又承認過往曾因恐怕入獄而不敢與同性展開戀情。他說這個裁決是他最好的生日禮物,稍後會與家人及朋友慶祝。

律政司代表稱保障年青人
申請人所挑戰的是《刑事罪行條例》第一一八章中C、F、H、J的四項條文,當中包括與廿一歲以下男子進行同性肛交;非私下(即在兩人以上場所)進行同性肛交;與廿一歲以下男子作出嚴重猥褻行為,及男子非私下進行嚴重猥褻行為。這四項條文的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

律政司的代表在聆訊開始時已承認,現行法例並未有就異性性交或女同性戀的親密性行為作出「非私下」的限制,因而同意就「非私下」的肛交及嚴重猥褻行為的條文作讓步。另外亦同意把與廿一歲以下男子作出嚴重猥褻行為的限定改為十六歲,即與異性性交的合法年齡相同。但為要對年輕人作較多的保障,就同性肛交的合法年齡,卻堅持必須定為廿一歲。又指條例同樣列明與廿一歲以下女性肛交也屬違法,因此不存在性別歧視。

法官:判入獄不能阻止沉淪
但法官在判詞中指出,現行法例說明兩名廿一歲以下男子進行同性肛交,即使雙方同意,二人均要負上刑責。相反,與廿一歲以下女子肛交,即使女方同意,亦只有男方須負刑責,這條文上已存在不公,有潛在勒索的可能。

此外,就整條條例而言,男同性戀情侶在未滿廿一歲前,不容許作任何親密性行為,即使年滿廿一歲,也不容許在「非私下」的場合作有關行為,相對異性戀及女同性戀者均沒有此限,法官認為這是歧視男同性戀者的性別取向。

法官指出,申請人所挑戰的四項條文,均存在性取向歧視,並把男同性戀視為偏差。他指這些條例並非為保障健康或懲罰以利誘方式進行性行為而設,而是不想鼓勵年輕男子去選擇大部分人所不容許的生活方式,並定下重刑以作阻嚇。法官稱他看不出把性取向有異的人判以入獄能阻止年輕人沉淪。若指少男可能不清楚自己的性取向,法官又質疑少女也可能有同樣的疑惑,但卻不用活在入獄的恐懼下。因而裁定有關的條文全部有違《基本法》及《人權法》中保障平等的規定。

明報2005年8月25日
同志爭平權第一步或掀訴訟潮美國人權專家向港提三建議

自80年代開始,本港展開爭取同志平等權益的運動,同志和他們的故事亦由「地下」走向公開,而昨日法庭的判決,只是同志平權運動的其中一步。有人權監察組織早前邀請美國人權法專家,研究本港性傾向及人權問題,專家當時為本港同志平權提出三項建議,並按「難度」分優次,相信同志平權運動將一浪接一浪。
港大法律學院助理教授張達明亦指出,「非刑事化」、「訂立反歧視法例」等過程,都是全球同志平權運動的必經階段,今次法庭的判決,雖然與往後的反性傾向歧視立法沒有直接關係,但亦能視為同志組織繼續爭取權利的籌碼。

續爭取反性傾向歧視立法
香港人權監察委託美國專家撰寫的報告指出,本港現時部分法例及制度,與人權公約存在牴觸,專家提出三項建議。首先,要將合法性交年齡同等化,將男同志肛交合法年齡降為與異性戀者同一歲數﹔其次,是爭取反性傾向歧視的立法,報告指出,人權公約規定所有人的政治及公民權利不能受性傾向歧視,換言之同志不應在就業、租屋等問題受歧視。

第三,是爭取社會建立「同性伴侶」制度,這類似同志婚姻制度,讓同志也可享有異性婚姻者的同等權利,包括申請配偶免稅、伴侶探視權、申請公屋等。

爭取申請公屋免稅
近期政府就性傾向歧視問題進行公眾諮詢,在社會引起軒然大波,人權監察組織總幹事羅沃啟說,今次法院判案獲勝訴後,按報告建議的優次,相信下一步會爭取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羅沃啟更指,申請公屋法例、免稅制度均不能歧視同志,同志就有關歧視,亦可能會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

明報2005年8月25日
法例歧視男同志裁違憲16歲男男可肛交定罪者或可洗底

《刑事罪行條例》中規管16至21歲男同性戀性行為的條文,被指歧視男同性戀者,剝奪他們自行選擇生活方式的自由,早前遭男同性戀者提出司法覆核挑戰。高院法官夏正民昨日裁定,4項針對男同性戀行為的條文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宣布它們違憲。有法律學者指,過去被同類罪名定罪的人,有機會到法庭申請「洗底」。

規管21歲下肛交男女不同
4條被指歧視男同性戀者的法例,全部屬於《刑事罪行條例》第118條,分別針對男同性戀者在不同場合肛交及有「嚴重猥褻作為」,但有關規管卻不適用於女同性戀者或異性戀者(見圖)。
以個人名義入稟的20歲男同性戀者Leung TC William Roy(下稱Billy),去年10月起與友人兼代表律師韋智達一起籌備今次訴訟。Billy對今次判決感到十分高興,將與親友開派對慶祝。他坦言每個人都有自由決定性取向,自此他亦不會受到法例的「威脅」,真正達到「人人平等」。但有團體對判決感到遺憾,指會鼓吹高危性行為。

對於會否提出上訴,保安局發言人表示,尚待與律政司研究判辭,發言人補充,社會已討論同性戀議題多年,政府會繼續聆聽不同界別的意見。

一直協助Billy提出司法覆核的性權會主席邵國華形容,昨日是「香港同志社群歷史性的一天」,該會及118條關注組歡迎法院判決,促請政府盡快檢討針對同志的歧視性政策及法例。他表示,稍後將會召集曾被條例定罪的同志,協助他們申請銷刑事紀錄。
政府早前在聆訊時已表示願意讓步,修改其中牽涉「嚴重猥褻作為」、「非私下作出嚴重猥褻作為」及肛交的3項條文,至於牽涉16至21歲男同性戀者肛交的條文,政府認為是為保障青少年不受肛交傷害,不屬違憲,應予保留。

夏正民在判辭中指出,雖然條例亦禁止男性與未滿21歲的女性肛交,但當中只有主動的男方需要負上刑責,但對於男同性戀者的肛交行為,無論是主動或者被動都屬違法,這對男同性變者屬直接歧視。另外,與異性戀者不同,男同性戀者僅有肛交行為作為他們表達性向的途徑,有關條文限制的他們肛交,對他們的性取向亦屬於間接歧視。

港大法律學院助理教授張達明指,過往曾因該4項罪名被定罪的男同性戀者,可向法院申請「逾期上訴」以求「洗底」,但由於已經過了上訴期限,他們必須向法庭交代逾期理由。若法庭接納並發出上訴許可,因為有關罪行的條文已被法庭裁定違憲,他們有機會可以翻案。

學者指政府有機會上訴
張達明又指出,針對16至21歲男同性戀者肛交的條文,由於異性戀行為亦有同樣規限,法庭亦接納當中不含「直接歧視」,政府有機會就此提出上訴。


平等機會委員會表示,會深入研究判辭的法律及社會影響,又強調委員會關注個人權利的保障,致力消除任形式的歧視。正研究是否就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民政事務局稱,立法事宜仍未有定案,不評論今次案件。(相關新聞刊A3)
【案件編號﹕HACAL160/04】
明報記者謝美琳、伍詠詩、譚蕙芸、羅永聰

明報2005年8月26日
同志料更多大學生「站出來」「昔日只會做不會講」

高院法官夏正民前日判定《刑事罪行條例》中針對16至21歲男同性戀性行為的條文違反《基本法》,有前大學同志組織成員表示,過去大學校園內一直都有男同志跟伴侶進行親密行為,但大家知道有關行為違法,所以都是「只會做、不會講」。他相信今次的判決會傳達正面信息,令大學內更多男同志有勇氣「comeout」(站出來)。

大學同志組織後繼無人
全港8間大學,只有中大及嶺大曾經有註冊的學生同志組織,但相繼因為無人「接莊」(加入執委)而停止活動,而港大學生輔導處也有為學生舉辦「性向支援小組」。前中大「同志文化小組」成員「小曹」表示,過往有家長發現未滿21歲的兒子為同性戀者,會主動報警拘捕兒子的「伴侶」,這令年輕男同志很少向家人表達自己的性取向,相信今次的判決會令情G有所改變。

舊例下不會公開關係
小曹說,過往大學內一直都有男同志與伴侶發生親密行為,情G與異性戀無異,但男同志都略知法例上對21歲以下男同志性行為有規範,故不會公開關係,故他不認為法院的判決,會令同性戀性行為的數字大幅上升。他認為,男同志發生親密關係,除了法例因素外,也要視乎雙方是否「合眼緣」及有沒有感情基礎,場地因素亦有影響。

明報2005年8月26日
男同志16歲可肛交社工憂教育輔導更困難

法庭前日裁定16至21歲男同性戀者有權肛交,引起社工界關注。有駐校社工及青少年性教育工作者擔心裁決令輔導工作難度增加,因為以往法例能延遲少年男同性戀者性交的年紀,有提醒和保護的作用,如今16歲肛交已合法,社工輔導時如同「少了一道防線」。但另一方面,社工亦承認裁決有好處,因現時青少年早熟,修例有助社工更積極及公開進行性教育。

舊例令男同志多時間反思
青少年愛滋教育中心創辦人程翠雲稱,舊例「拖慢」了少年男同志嘗試禁果,令他們多了時間反思,對性格怯懦的少年更有保護作用,「有不懂保護自己的少男,首次性經驗是『半推半就』下進行,帶有侵犯意味,修例後,他們的危機是增加了」。另外,異性戀男孩現時亦往往藉詞避孕,以「肛交」方法吸引女孩性交,擔心裁決會助長此風氣。

不過,她亦認為裁決亦有好處。她指以往有個案,少年與成年男人性交後反口,以法例不准21歲以下少年肛交去威脅對方,現在裁判後,變相保障成年人。而且修例後,公開對年輕男同性戀者進行愛滋病教育會更容易。

恐社會未能協調法庭裁決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有10年經驗的中學社工指出,法庭雖然裁定16歲中學生有權肛交,但社會上仍未協調好,不少家長也未能接受,令「輔導更加困難」,如同「前線防線沒有了」,「法官也判了他們有權肛交,學生會認為沒有所謂,覺得他們有自由選擇,我們想帶領他們去想下一步,會更加困難」。她指現在提醒少年人性交前三思,只能以健康角度去勸說,如提出肛交的後遺症,或指出安全肛交的方法。

家計會性教育工作者李明英說,修例似乎變相讓青少提早肛交,但全面性教育是讓青少年在性行為前考慮清楚各種因素,法律只是其中一環,法例外的考慮如感情關係、宗教背景、個人信念同樣重要。其實現在年輕人是性早熟,社會是時候正視性教育的重要,條例是否寬鬆也應教育青少年進行安全性行為。


明報2005年8月28日
夏正民送給同志的「最佳禮物」

高等法院上周裁定,《刑事罪行條例》中對16至21歲男同戀性行為的規範,對男同志構成歧視,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宣布有關規範違憲,隨即引起社會激烈討論,衛道之士認為判決等同給「男色禁區」炸開一個缺口,擔心男同性戀性行為會隨之激增云云。在紛云的討論中,公眾其實忽略了判決另一重影響更深遠的意義,原來高院法官夏正民,已給香港同性戀社群送上了他們最想得到的「禮物」。

今次判決主要針對4種男同性戀性行為,分別是「16至21歲男子進行肛交」、「16至21歲男子進行嚴重猥褻行為」、「非私下作出的肛交」及「非私下作出的嚴重猥褻行為」,它們全部出自《刑事罪行條例》第118條,對於女同性戀或異性戀者,《條例》並沒有同樣的規範。

政府在案件聆訊期間,除了「16至21歲男子進行肛交」一種行為外,亦同意其餘三種違反法律原則。背後原因很簡單,因為根據《條例》,女同性戀及異性戀者於16歲已經可以進行性交以外的親密行為,但男同志卻要到21歲才能「解禁」,這構成直接歧視。

禁止唯一性交方法構成歧視
由於《條例》將所有「超過兩個人參與或在場」的男同性戀性行為,推定為「非私下作出」,故所有涉及兩人以上的男同性戀性行為,就算在緊鎖的私人房間內進行,或者是兩個男同性戀者在家中親熱,而屋內有其他家人,都會被視為非法。但條例對於女同性戀或異性戀者,卻沒有同樣規管,這不單屬於歧視,更侵犯了《香港人權法案》第14條對於「私生活不得被無理或非法侵擾」的保障。

政府律師只就「16至21歲男子進行肛交」一項提出爭議。政府認為,《條例》其實禁止16至21歲異性戀者肛交,男方要負上刑責,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故禁止同齡的男同性戀者肛交,沒有構成歧視。這論點不獲夏正民接納,原因有二﹕第一,根據《條例》,男男肛交,主動與被動都要負上同樣刑責,但男女肛交,被動的女方則不會被控,這對男同性戀者構成直接歧視。第二,夏認為異性戀者可進行陰道交及肛交,但男同性戀者卻只有肛交去表達他們的性向,禁止他們唯一的性交方法,是間接歧視。

裁決沒鼓勵男同志肛交
裁決為16至21歲的男同志解開綑綁,當然惹起宗教界人士反彈,擔心會否帶來一次一發不可收拾的「性解放」風潮。不過,有兩點必須緊記﹕第一,今次法庭是按「反歧視」原則作出裁決,當中沒有鼓勵或肯定年輕男同志肛交的成分,若果硬要禁止16至21歲男同志親熱,按公平原則,亦應該禁止16至21歲的女同志或異性戀者親熱,香港就算如何保守,似乎亦不會封建至如此地步。
第二,就算過往《條例》禁止16至21歲男同志親熱,亦不代表他們真的會「規行矩步」,禁慾至21歲。事實上,他們是「只做不說」,裁決的結果,是解除了他們親熱時遭受的壓力,而不會令青年男同志性行為大幅提升。

今次的判決對香港整個同志群體,其實有極深遠的影響。同志界及宗教界正在為反性傾向歧視立法而劍拔弩張,政府立法要面對宗教界巨大阻力,同志界在這方面難言穩勝,但在今次的案件之中,他們卻示範了一次漂亮的「暗渡陳倉」﹗因為在夏正民的判辭之中,已經肯定了「反性傾向歧視」的法律地位,就算政府不就「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亦已經有案例支持﹗

其他法例或受挑戰
今次的案例將「性傾向」納入《基本法》及人權法所保障的基本人權之中,效果當然不如立法,未能對個人或私人機構作出規管,但由於所有公營機構都要遵守兩法,對同性戀者有不同對待的法例,如公營房屋分配、遺產承繼等,往後若遭人引用本案挑戰,隨時亦有遭推翻的可能。

世界經驗告訴我們,同性戀平權是一個漫長而又多紛爭的過程,今次的案件只是其中一小步,未必會帶到同性戀婚姻、合法領養子女等最終結果,但香港作為一個尊重人權的多元城市,我們是否有需要學習接受改變﹖
明報記者羅永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