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陳敬學:盼立法採伴侶登記制


東森新聞報2005-10-15
異想世界/當豪放男遇上純情男兩個0號要訂婚啦!

記者蔣文宜/專題報導
在許佑生與葛瑞的同志之愛公開後,又有一對同志要締結連理了。到底同志之間是怎樣的「異想」世界?輾轉得知,「他們」即將訂婚,日期就訂在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眼前這位在同性世界中角色扮演為0號的陳敬學,個性開朗、無話不談,在政黨活動中相當活躍,他甚至坦承自己已經出櫃18年,認識過近千位男性、有上百位口交炮友,現在卻願意為身旁這位個性害羞的「小女人」阿瑋安定下來,最大的原因是阿瑋的包容感動了他。

男同志的世界中只有0與1號才會相吸嗎?敬學說其實這不是個定律,因為他與現在的伴侶原來都是0號(同志兩造中的女方),但是自從兩人相遇後,隨著愛意益加濃烈,最初兩人都曾試圖想改變對方的性別角色,或許是阿瑋極具女性化的特質,讓敬學曾經有3次衝動由老婆(0號)變成老公(1號)啦!

對敬學的初次印象,身著紅色襯衫,開朗、大方,露出一臉的微笑;緊接著他的伴侶阿瑋出現了,嬌小的身材與壯碩的敬學成了明顯對比,在我們開始交談過程中,敬學就像姐妹淘般,無所不談。一旁的阿瑋,相對的沉默寡言些,偶而對我們的談話、表達字彙不多的意見,敬學也會不時摸摸阿瑋的臉頰,給予一些愛憐的鼓勵。

61年次、巨蟹座A型的敬學,同志參政聯盟的發起人,曾上過一些電視媒體,從不諱言自己是gay;62年次、雙魚座O型的阿瑋,目前是家具服務業的客服專員,兩年前敬學剛從KTV出來,看到現在台北小巨蛋對面正準備騎車離開的阿偉,在Gay-dar(同志雷達)瞬間放電後,兩人便開始交往,那時是2002年12月17日。

對於交友經驗豐富的敬學而言,當時只想先上了再說!不過,相較於阿瑋比較保守的特質,敬學發動主動攻勢,兩人很快有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我喜歡壯熊一族,他則喜歡高大英俊的熟男。」但是相處幾個月後,敬學就希望兩人能夠正式交往。

由於阿瑋是個戀毛癖,敬學便開始留落腮鬍,所以善變的敬學為阿瑋不但從64公斤增重到90公斤、還在手臂上刺上「瑋」字,對於阿瑋這種與自己極端不同的人,敬學開始感受到濃烈被需要的感覺…某種層面來說,「性」在同志間是種很重要的部份,也常被他們提出作為討論的話題,也許一天做幾次、打幾次手槍等等。敬學屬於「行動派」,必須常出外打野食,阿瑋則比較內斂,有一回,當敬學又蠢蠢欲動時,阿瑋騎機車載著敬學來到台北火車站,臨走前還掏出身上的500元給敬學當做回家的車錢,這種「包容」,讓敬學內心受到震撼與感動,因此,他認真思考要給阿瑋一個「名分」。

敬學第一次出櫃是在就讀師大附中高二那年,開誠佈公的對象是媽媽,當時媽媽的第一句話竟是:那是什麼姿勢啊?!不過,敬學不諱言,自己也曾經上過男女交友節目,也曾經對女性心動,卻不會有性慾,一直到後來他確認自己是個同志。也許啣著金湯匙出身的敬學,受到家裡雄厚的財力支柱,讓他可以發起很多爭取同志權益的活動、出盡鋒頭,相較於家境不是很好、個性內向的阿瑋,當兩人相處愈久,也愈是激發敬學想要照顧阿瑋的欲望,於是某一天在峇里島海神廟前,兩人訂下盟約。

不過同志間有美好的一面,也有衝突的一面。兩人曾經共同經營一家租書坊,由敬學這方出資,阿瑋幫忙,每個月阿瑋照領店長3萬元的薪水,敬學的媽媽卻認為阿瑋不該拿一毛錢,但是身為長子的阿瑋卻仍須肩負起補貼家計的使命…在衝突與情愛之間,他們仍然達成了最後的共識,尤其雙方家長都嘗試的接受這個不可逆的事實,沒多久前甚至一起走上街頭參加同志大遊行,兩個多月前他們也拍了婚紗照,面對未來公開的婚姻宣示,也感謝許多友人的祝福,敬學說,要給伴侶合法的繼承保障,才是他要繼續努力的目標。

東森新聞報2005-10-15
異想世界/當GAY遇上MAN他說:赤裸裸談性有何不可?


記者蔣文宜/專題報導
「你怎麼確定自己是異性戀?」敬學帶著略微挑釁的口氣說,你有跟男性做過嗎?坐在對面的異性戀者子榮反駁,我沒有,但是我不想,已經出櫃18年的敬學單刀直入的繞著「性」這個話題,敬學也不諱言,其實同志喜歡談性,也常會藉由性這個話題有意無意的挑逗異性戀者的男性。

子榮,A型處女座的異性戀者,開始面對敬學展開一場對話。子榮說,自己對同性戀者很排斥,因為他覺得同志有種威脅性,因為他們總喜歡說服別人,而且喜歡赤裸裸的談性。以下是一段異性戀與同性戀的精采對話:敬學:性對於我們來說很自在,同志之間甚至可以討論一周打3次手槍、甚至量多少,而現實生活中你們也會做這種事,可是你們卻不願意談。

子榮:我們認為性這種事不需拿出來談,甚至我認為性這種事情不需要拿出來解決的。

敬學:對我而言,性就像是喝咖啡,包含有許多浪漫的成分,而且同志間談論起來,就像是每個人對喝咖啡的喜好不同,也許有人喜歡拿鐵、有人喜歡卡布奇諾一樣…子榮:每天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有喝沒喝,並不會主動提起。就像男女在一起,女性可能為了取悅男性,但是一般男人在面對性問題不能解決時,可能會選擇忽略它。

敬學:可是我們就勇於談論這個問題,不像一般男人有性的需求,但是卻不會提出來討論,多半的時候是提出來炫耀。我們能快樂勇於談性,有名的英國法學家邊沁曾說過避苦求樂的理論,我很贊同,而且同志不受法律約束,所以我是個享樂主義者,不會受固定性伴侶的約束。

子榮:我接受劈腿,但會想後果,女性會懷孕,在總會有社會制約、罪惡感的產生。

敬學:除非同志有相關法律制衡,我的行為才會比較收斂,因為擔心會觸法,否則對於一夜情的熱衷,是沒有罪惡感的。

現場兩個男人不斷試著尋找出彼此的差異,談論中為了鞏固自己的論點、說服別人,雙方險些擦槍走火,不過最後,兩人倒是共舉咖啡為這場巧遇的機緣,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東森新聞報2005-10-15
異想世界/同志之路艱辛走
陳敬學:盼立法採伴侶登記制

記者蔣文宜/專題報導
近半年來,同志希望取得平等人權的抗爭漸漸浮上檯面,全球許多國家已不斷在修法通過對同志人權的保障,其中北歐有8個國家對於同志結婚皆已合法化、採取「性伴侶登記法」;此外,加拿大也甫在7/20通過同志合法結婚權,參與同志連盟的發起人陳敬學坦言,相較之下,台灣的同志之路就顯得艱辛許多,相對國外已經從結婚權談到離婚的種種可能狀況,台灣還停留在同志尚未合法同居、結婚權的階段。

北歐國家當中,丹麥是最早承認同志合法的國家。1989年,丹麥開始實行註冊伴侶法,也同時賦予了同性伴侶以絕大多數異性婚姻伴侶所能享受的權利和應盡義務。

目前北歐國家對於同志平權相關立法皆採取伴侶「登記制」,認可他們的伴侶同居關係,與婚姻具有相同的效力,得享受婚姻家庭獲得的部分福利、社會地位及經濟利益(例如所得稅可合併申報)等。法務部也表示,這些立法國也幾乎認為,同性組成家庭仍和「結婚」有區別,因此有些國家並不同意同性戀舉行教堂儀式結婚,有的規定登記同居的同性,不得當未成年人的監護人等。

對於外界許多人常將參政同志連盟泛綠化,認為是民進黨號召的團體,陳敬學表示,其實所有的金錢均為聯盟支出,早先曾擔任過news98前身全民廣播電台的媒體人,他也深知政黨與立法的密切連結,所以目的是為了替同志爭取該有的平權。目前主要的訴求與任務為促使人權保障基本法推動、同志(同居)伴侶權及爭取同志結婚權利。

目前法務部已針對新修正的「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將同性戀團體爭取多年的同性戀人權納入法律保障;條文中明訂:同性男女可組家庭,並可收養子女,但尚未立法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