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人魔虐殺同性情敵判處2死刑

TVBS2005-10-06
人魔虐殺同性情敵判處2死刑

曾經殺死自己的太太,還懷疑女友是同性戀,以木乃尹虐殺方式,殺死自己情敵的男子黃顯正,遭到嘉義地院判處兩個死刑!他在聆聽判決後,竟然冷笑地說,自己一點也不後悔。

步出法庭,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他,就是連續殺害三條人命的嫌犯。嘉義地院庭長夏金郎:「債務糾紛,他持改造手槍,把人槍擊重傷後,又推他下水圳,眼看他活活淹死。」

殺人嫌犯黃賢正:「不太後悔,因為仇結很深!」

原來,他懷疑太太紅杏出牆,動手將太太勒死,被判刑十四年,假釋出獄後,犯下自稱不後悔的殺人案之後,還懷疑女友是同性戀,竟然以木乃伊虐殺方式,捆綁情敵,看著她窒息而死。

殺人嫌犯黃賢正:「他算無辜的,我們憑良心講,我不要上訴,我是希望速戰速決。」嘉義地院庭長夏金郎:「沒有悔意,還揚言以後出獄後,還有人跟他有仇,要殺人!」

法官對於他的手段凶殘、冷血感到震驚,將他判處兩個死刑,他冷笑地說不會上訴,一點也不後悔。記者:「器官要捐贈?」殺人嫌犯黃賢正:「對!」

東森新聞報2005-10-05
殺害3人無悔意黃賢正被判兩個死刑

記者吳瑞興/嘉義報導
今年4月在嘉義市,涉嫌以「木乃伊手法」虐殺女子洪秀萍的嫌犯黃賢正,落網後警方發現他身上還揹負著兩條人命,冷血程度令人發毛,黃賢正5日被嘉義地方法院判處兩個死刑。

聆聽判決步出法庭,黃賢正面對記者追問有無悔意時,竟然不時冷笑,冷血程度令人不寒而慄。

10年前,黃賢正因懷疑妻子外遇,將妻子掐死後入獄,出獄後又和友人發生財務糾紛,開槍殺死對方;緊接著,他又懷疑自己的女友同性戀,將情敵捆綁成木乃伊將以殺害。由於黃賢正在落網後毫無悔意,5日被法官判兩個死刑。

中國時報A17/社會新聞2005/10/06
被判兩死刑冷笑出法庭

【呂素麗/嘉義報導】
有殺妻前科的男子黃賢正,為五萬元債款殺死獄友魏進元,又因不滿洪秀萍與他的劉姓女友是同性戀,導致他與女友分手,憤而殺死洪秀萍,五天之內連續殺了兩人,嘉義地方法院五日依殺人罪將他分別判處兩個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黃賢正說,他和魏進元「仇太重」,殺死他不後悔,而洪秀萍是有一點無辜,但也不全然無辜,殺了她,他有些後悔;被判兩個死刑,他說「司法是公正」。

在押的黃賢正昨天出庭聆判,聽到自己被判兩個死刑,黃賢正沒有多大的情緒反應,反而冷笑面對,他說,希望案子速戰速決,他不想上訴,死後要捐贈器官。合議庭審判長許進國說,雖然被告不上訴,但重刑犯,檢方會依職權上訴。

一為財一為情先後奪兩命
卅八歲黃賢正國中畢業,育有二子,民國八十四年因懷疑妻子有外遇而殺死妻子,之後向警方自首,殺妻案被判刑十四年四月,褫奪公權十年,入監服刑於九十一年九月九日假釋付保護管束,目前仍在假釋期間。

與黃賢正在服刑時認識的獄友魏進元,因欠黃賢正五萬元,兩人因債務糾紛,魏進元兩度到黃的住處砸玻璃辱罵,黃賢正因此懷恨在心,今年三月卅一日下午約魏進元到嘉義縣太保市嘉南大圳走加埤水圳旁道路談判,持改造手槍向魏進元開了二槍未中,進而重擊魏,再將受傷的魏進元推入水圳中,看魏在水中掙扎死亡。

黃賢正因劉姓女友與洪秀萍過從甚密,懷疑兩人為同性戀交往,並認為是因洪秀萍介入才造成他和劉姓女友分手,且洪秀萍為劉女之事,曾與黃賢正談判兩次,洪女曾答應要和劉女分手,但都食言。

看被害人垂死掙扎罪大惡極
今年四月五日晚上,黃賢正藉口要洪秀萍載他回住處,進入黃房間內聊天時,洪女仍未答應要和劉女分手,還表示,「結婚生子有何用,劉女和我在一起很快樂,劉女很關心我,會為我傷心落淚」,黃賢正聞言竟妒火中燒,怒不可抑而頓起殺人的犯意,持槍喝令身材壯碩的洪秀萍不得反抗,用童軍繩將洪女手腳綑綁,再以膠帶來回捆繞黏貼洪秀萍整個頭部至完全封住口鼻後,在旁觀看洪女窒息死亡且脫糞後才離去。

合議庭審酌,黃賢正在殺魏、洪兩人時,都留在現場觀看被害人垂死掙扎直到死亡後,才離去,且審理時還揚言要再殺三人,犯後毫無悔意,手段殘暴令人髮指,已達「逆我者亡」的程度,雖欲求其生而不可得,有永久與世隔絕之必要。

檢察官起訴此案時曾以連續犯論罪,求處一個死刑;但合議庭認為,非連續犯,兩件殺人案分別論罪,判處兩個死刑。

中時電子報2006-01-01
一審判2死刑為錢為情殺2人上訴無理

黃文博/台南報導
嘉義縣卅八歲男子黃賢正,因殺人案只關了六年就假釋出獄,今年三月在假釋期間,為了五萬元債務糾紛,先殺死友人後,懷疑女友與其分手是因同性戀,再殺死情敵洪秀萍,一審被判兩個死刑,上訴台南高分院也被駁回。

住嘉義縣太保市的黃賢正,因殺人案,八十五年間被判刑十四年四月後入監執行,九十一年九月就獲得假釋,交付保護管束。九十二年四月間,黃為了五萬元債務,和昔日獄中好友魏進元翻臉,魏竟至黃的家中,向其父母討債並加以辱罵,揚言要打斷黃的腿。

黃為此事忍了將近兩年。今年三月卅一日下午,黃故意和魏進元聯絡,佯稱要約其一同前往收帳,除開車前往魏的住處載他,故意示好外,還攜帶一把改造手槍和子彈,說要邀請他一起去試槍。

當天下午六時卅分,兩人一同到太保市港尾里嘉南大圳旁路邊,一下車,黃就朝魏欲開槍時,魏也衝上前搶槍,但在爭奪過程中,魏腹部中了一槍,流血不止,蹲坐在水圳旁的土坡上,黃趨前將魏頭部按進水圳內,直到他氣絕,才離開現場。

黃殺人後,又因今年二月間才交往的劉姓女友,和另一名女子洪秀萍交往過密,還提出分手,他懷疑女友和洪女有同性戀傾向,為此事已和洪女談判兩次。四月五日晚上十一時卅分許,黃決意殺害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