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志指控 高雄警方臨檢侵犯人權

TVBS2005/09/29
同志指控 高雄警方臨檢侵犯人權

【樊啟明 秦裕中】
一年一度同志大遊行10月1日又要舉行,不過在前夕,卻傳出員警侵犯同性戀人權的事件,一位同志酒吧負責人詹銘洲指控,高雄警方不斷故意騷擾臨檢他,造成合法經營的酒吧被迫關門,他和員警還發生拉扯衝突,告到法院,只是讓詹銘洲更不服的是,法官想要大事化小袒護員警。身為高雄一間同性戀酒吧的負責人,詹銘洲控訴警方暴力侵犯他的人權。

不只指控警方不當搜索,詹銘洲也質疑法院是幫兇,在審辦過程中,莫名其妙停止法庭錄音。

以違反智慧秩序維護法為理由,詹銘洲被罰2000元,不過他強調絕對不會付出這筆錢,寧願被關,也要凸顯出這筆人權大拍賣的價碼。

立報2005/9/30
抗議國家暴力侵害人權

數個人權、同志團體29日召開記者會,控訴警察無視釋憲第535號解釋文,法官違反司法程序,中止法庭錄音,並演出行動劇諷刺台灣的人權已被國家機器給拍賣掉了。

消音24分鐘法院污辱同志人權
【記者王蓉台北報導】「我很認真地想過要自殺……」台灣同志人權協會常務理事詹銘洲一度哽咽,受到司法無數次的歧視與打壓,讓他從害怕漸漸變得萬念俱灰,「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體會!就像溺在看不見的水裡,不斷被淹沒,什麼都變的毫無意義,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面對警察、司法對弱勢文化的欺壓,台灣同志人權協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台灣農民行動聯盟、全國教師會等社運團體,昨日譴責一年前非法起訴詹銘洲一事,並強調民主運動不該受警察惡意打壓、言論自由不能在司法遊戲中出賣。

人權鬥士司法弱勢
詹銘洲是活躍於南台灣的人權份子,中年後因為生計,也想給同志一個喘息的空間,在高雄開設複合式餐廳,一時成為南部知名的同志聚所,甚至有不少北部同志慕名前往。

去年11月,台灣同志團體想舉辦大遊行,他在遊行前召開記者會,號召中南部民眾參與遊行。記者會上每個人打扮成紅火蟻的樣子,斗大標題在布條上寫著「捅你轟趴,咬你懶葩」。象徵國家機器動不動盤查同志聚集場所,讓同志無處可去,長期勢必逼同志反撲。沒想到記者會才結束,他的惡夢就開始。警察連續盤查他的餐廳,讓客人感到不便與害怕,後來又說記者會「捅你轟趴,咬你懶葩」有教唆集體性行為的意圖,要臨檢所有人的身分證、姓名與住所。

「你們是因為昨天召開的記者會吧?」詹銘洲提出疑問,警察沒有說話,幾秒後輕輕地點頭。不堪其擾的他質疑臨檢有越權行為,反被警察判定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64條」,遭警察扭送警局。

24分鐘人權消音
玫瑰道明法律事務所律師邱晃泉回憶開庭上過程:「動機、程序、證據通通都是違法的!」法官要求清場,將所有的聲援團體趕出去,卻開放部分交情好的記者進入採訪紀錄。其次,地方法院官於法庭上未播完影像證物,而從片段影像紀錄上當事人也有不斷陳述姓名、身分證號,並無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的事實,法官卻仍裁定要繳2千元罰鍰。「最離譜的是,法官還要求中止錄音24分鐘,不斷向詹銘洲遊說,叫他放棄抵抗,趕快把罰鍰繳一繳,就當不打不相識。」讓詹銘洲受窘,人權被嚴重汙辱。
詹銘洲不明白做錯了什麼,但因為害怕警察不斷找碴,他還是把餐廳收起來、離開高雄。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文宣部主任巫緒樑指出,台灣的同志空間,在警察歧視心態以及業績掛帥的臨檢下,正一個接一個地被消滅,如今高雄地區已所剩無幾。「如果警察有那麼多時間拿來臨檢,為什麼不花一點時間去好好了解同志!」他不解地問。

「警察職權行使法」是用來規範、避免警察濫用職權,以保障人民權益,維持公共秩序。如今卻被當成尚方寶劍,詹銘洲表示,警察以為不用搜索令就可以隨便在公共場所要求查證身分,但是該法第6條明明規定「有事實足認其對已發生之犯罪或即將發生之犯罪知情者」才可進行查證,無故盤查就是濫用公權力。
重返街頭怒爭人權

「人權不是口號,要說到做到!」因為深刻體會政府壓迫的種種行為,詹銘洲要在今年10月1日的同志遊行更堅決地向前走。他呼籲無論是支持同志、或是反公權力壓迫的人都可以一起來參與,「我要掛上『拒繳罰鍰,歡迎警察公開抓人』的牌子。」他笑笑地說,這一次國家機器就算傷害他的身體,也無法壓抑他的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