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心協力 台灣同志遊行北市登場

中廣新聞網2005-10-02
同心協力台灣同志遊行北市登場

第三屆台灣同志大遊行,昨天在台北市街頭登場,包括人權社運團體、校園同志社團、民意代表等,共計有71個組織報名參加。為了吸引眾人目光,男女同志挖空心思變裝,有人身穿古希臘戰士服裝,頭戴白色羽毛,也有人穿上小而窄的泳褲上街,除了展現最性感的一面,也呼籲社會正視同性戀的存在。(藍孝威報導)

一年一度的台灣同志圈盛事,台灣同志大遊行一日在台北市東區街頭盛大展開,今年的主題是「同心協力」,強調應讓所有異議公民(同志)都能相同地加入政治參與和分享社會資源。

同志團體「GAY影藝學院」以希臘戰士造型登場,象徵為同志人權奮鬥:「我們希望喚起社會的公民意識。」

知名同志書店--晶晶書庫販賣男體寫真,雖然書本以膠模密封,但負責人賴正哲仍遭一審判決妨礙風化:「我當然覺得現在的社會對同志還是很不友善,不然我們也不用站出來遊行了!在這場歡樂遊行的背後,還是有嚴肅的課題,就是同志仍然遭受歧視。」

主辦單位表示,同志遊行展現同志社群對人權壓迫事件的行動和關懷,呼籲社會應正視邊緣性少數,共同打造性別平等的多元社會。

聯合新聞網校園博覽會2005/10/01
10/1同志大遊行號召學生同志一起來
•顏甫?

10月1日開走的第三次同志大遊行,今年將地點從西門町移往東區商圈舉辦,以「打造無歧視的生存空間」為主要的訴求,並且號召校園裡的學生同志站出來,共同為爭取同志權益而努力。

【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顏甫?/台北報導】10月1日開走的第三次同志大遊行,今年將地點從西門町移往東區商圈舉辦,以「打造無歧視的生存空間」為主要的訴求,並且號召校園裡的學生同志站出來,共同為爭取同志權益而努力。

已經第三年舉辦的同志大遊行,今年不僅主題「同心協力101」是由眾多同志網友票選出來,更號召了如香港、日本等相關團體共襄盛舉。同志諮詢熱線執行秘書巫緒樑表示,同志遊行還沒開始籌備,主辦單位就接獲日本、菲律賓、香港等地同志朋友的詢問信,有意組團前來共襄盛舉。日本今年同志遊行也將台灣當成取經地,特地向台灣學習舉辦同志遊行的經驗。

在大專院校中,也有不少與同志有關的學生社團,像是台大、玄奘、高師大等。在本次同志遊行中,也號召校園裡面的學生同志站出來,打造校園成為一個多元化、無歧視的平等空間。巫緒樑指出,去年遊行的合作團體中,學生團體就佔了1/3以上,今年可望號召更多學生加入行列。

參加過前兩屆同志遊行,前玄奘大學性別研究社的公關小波指出,雖然現在學生或校方對同志的接受度較高,但是學生在校園中還是可能會因為同志身分,而遭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因此,今年也將號召更多的學生族群,共同走上街頭,表達他們的不滿,同時力爭他們的人權。

香港文匯報2005-10-01
台同性戀今日遊行香港同志齊參與

【文匯專訊】鳳凰衛視消息,台灣第三屆同志大遊行在1日下午登場,這次的遊行主題是希望打造一個沒有歧視的多元性別社會,吸引了六十多個民間團體參加,遊行隊伍長達一公里,今年還有香港女同志團體,號召香港同志到台灣共襄盛舉。

1日下午,近五千名同志齊聚台北街頭,以步行方式,沿途高舉標語大喊口號,希望爭取一個沒有歧視的多元性別社會。大家除了揮舞代表同志標誌的六色彩虹旗,在同志文化中不可或缺的扮裝表演,也吸引不少路人目光,有人扮蝙輻俠,有人扮白雪公主,有人扮執法無私的包公,還有人扮慈禧太后。

這是台灣第三次舉辦同志遊行,今年還有來自香港的女同志團體,利用網站號召同好到台灣參與遊行活動,吸引了24名香港同志共襄盛舉,其中還有已經在香港結婚的同志。

這次遊行總計吸引六十多個民間團體參加,比2004年增加了三成,規模之大,在華人地區前所未見。根據統計,台灣目前同志人數大約有兩百萬人,同志已逐漸被台灣社會接受,而公開的同志運動,也受到越來越多團體支持。

世界日報2005-10-02台灣新聞
台北東區4000同志大遊行
日、港、歐美團體共襄盛舉高喊多元共容


【本報台北報導】在一片歡呼聲中,象徵尊重、多元、包容的巨幅彩虹旗在馬路上飄揚,近4000人參加的「同心協力」同志大遊行,1日下午浩浩蕩蕩在台北東區進行,大家並一起高喊「多元共容,尊重差異!」

參加遊行的團體多達71個,連香港、日本、歐美同志族群也赴台共襄盛舉,還有許多「非同志」但支持同志運動的民眾,也加入遊行行列。

遊行隊伍從誠品敦南店門口出發,沿著忠孝東路走到終點台北市府廣場音樂台。拉子樂團「幫幫忙」熱力開唱,與G-Rush舞團勁歌熱舞,把現場氣氛帶到最高點。

「愛滋與同志兩者,不該畫上等號。」小維尼說,同志曝光度雖然變多,但社會對同志的歧視依然存在。同志諮詢熱線文宣部主任巫緒樑,一身「包青天」扮相,身上紅色大字「苞」,諷刺台灣司法制度壓制同志言論,根本是個「草包」。

中廣2005/10/01
同志遊行:司法草包傷害同志族群

第三屆台灣同志遊行今天在台北市東區登場,有同志團體變裝成包青天,在胸前貼上花苞的「苞」字,諷刺檢警調等單位是「司法草包」,由於執法的無知和偏見,對同志族群造成莫大的傷害。同志團體抨擊,警察在同志交友網站上釣魚、新聞局制定不合理的出版品分級制度、同志遭暴力攻擊警方卻消極以對,都讓同志覺得很寒心。(藍孝威報導)

宜蘭大溪蜜月灣海灘,今年中秋節發生一起流血攻擊事件。一對接吻的男同志遭陌生男子以酒瓶和石塊攻擊,但前來處理的員警不但沒有制止,還表示無法保護同志的安全,並建議同志離開現場。同志團體不滿地在網路上散發文章,抗議警方姑息暴力份子,讓同志被迫面對異性戀的歧視和侮辱,令人無法接受。晶晶書庫負責人賴正哲說:「同志團體一直在努力,能夠藉由法律或是改進警察不當臨檢,希望減少同志人權遭侵害的事件。」

一日在台北市東區舉行的台灣同志遊行行列中,有人扮成包公模樣,暗諷「司法草包」選擇性執法、迫害有出櫃壓力的同志族群,雖然台灣號稱人權立國、有言論出版自由,但是警方在同志網站上釣魚、基隆地院判決晶晶書庫販售男體寫真是妨害風化等等,都是司法不尊重多元文化差異的表現。

東森新聞報2005/10/01
爭人權、要認同 同志走上街頭 造型特殊搶眼

記者陳園淳、黃友錡/台北報導
為了希望能得到認同,一年一度的同志遊行1日浩浩蕩蕩的舉行,除了同志團體之外,許多社運和黨政團體也以行動表示支持,大家不但不害怕旁人的眼光,還用許多特殊的造型,來吸引大家注意。

象徵同志精神的彩虹旗為同志一年一度的遊行拉開序幕,70多個團體浩浩蕩蕩的走上街頭,他們的主題是同心協力,要號召全民關心同志議題,不分男女,所有人在造型上都費了一番功夫,還有人準備道具來帶動氣氛,活動不只吸引同志和社運團體參加,連外國朋友也來共襄盛舉。

即使知道強颱來勢洶洶,遊行隊伍仍然不受影響,為了爭取同志人權,他們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勇於展現自我。

立報2005/9/27
同志遊行怕曝光 熱線提供秘方
【記者陳怡君台北採訪報導】

19世紀英國作家王爾德因同志情誼遭起訴,他以「the love that dares not speak its name/不敢說出自己名字的愛」指涉同性戀;21世紀台灣的男女同志依然恐懼身份曝光,必須鼓起強壯的勇氣與裝備,方能走出櫃子,走在同志大遊行的隊伍。

上週末台灣同志遊行聯盟於誠品書局舉辦「同志遊行與文化展現」,現場與會的拉子眼鏡(化名)分享自己的遊行心路歷程,她坦承:「我在電視台做幕後工作,對於曝光比一般人敏感,因為帶子(媒體拍攝帶)回公司都要反覆觀看、剪接,我很擔心被同事認出來。去年找了幾個朋友一起遊行,事先準備面具、口罩與帽子,到現場卻發現,打扮後比沒打扮還要吸引人注意,於是轉移陣地到社運大隊,這樣被家人看見也有個理由好蒙混過去……」經過去年遊行的洗禮,眼鏡決定:「今年我希望很樸素的藏在同志隊伍裡,享受和朋友站在一起的感覺。」躲避媒體像村姑就行對於同志朋友「參與遊行、保密身份」的需求,同志諮詢熱線主任巫緒良提供小秘方,他提醒:「要躲避媒體注意力,就打扮得像村姑一樣樸素,面具反而惹人注意。」「雖然我們不願意媒體報導的重點集中在打扮得美美的扮裝皇后、身材誘人的水男孩,但是攝影機的焦點的確在扮裝同志身上,無形中掩護了不能夠被照到的朋友。」

另一位與會者小拉表示,遊行時大家力量好像很大、喊口號也很大聲,遊行後各自回家力量就被打散了,同樣面對不友善的環境,去年遊行後她和幾個Gay朋友在捷運拿著彩虹旗,遭到老伯伯指責:「你們同性戀都不生!那國家的未來怎麼辦?」台大外文系助理教授朱偉誠以另一個角度,詮釋路人「不認同」眼光。
他說:「遊行就是一種練膽量、挑戰既有觀念的機會,上街頭遊行給同志們一個面對公眾的震撼教育。歧視、不友善的地方很多,同志要學習與之對話、轉化的能力。」國外同運批判理論,質疑同志大遊行嘉年華會表相下,與商業過度掛勾、忽略運動性。

朱偉誠指出,同志遊行在國外有25年的歷史,資源較為豐富,批判的聲音認為,同運與主流消費行為連結過於緊密,喪失運動草根性,但是這樣的理論台灣並不適用。台灣同志大遊行嚴格算起,今年才邁入第3年,不論發展與聲勢,都尚未到達歐美同運階段。

企業與同運保持距離
在對同志友善的國家,企業贊助同志活動是政治正確的公關投資,台灣卻不然。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感慨:「公部門要求同志議題不能只靠政府經費,要團體去找企業募款,但台灣打著同志招牌找廠商捐錢真的很困難,不少國際品牌在美國大力支持同志遊行,台灣分公司卻很保守,同一個大老闆,作風截然不同。」王蘋透露,少數願意支持同志遊行的商家,其實都是透過私底下脈接洽。她認為,要在商業上改變企業對於同運的「距離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座談會最後,王蘋回顧台灣同志遊行前世今生。早在1995年,為抗議台大教授涂醒哲一篇充滿歧視同志言論的論文,有30個左右的同志朋友舉標語從台大穿過中正紀念到衛生署抗議;1996年紀念彭婉如「女權火照夜路」遊行中,集結一隊同志小隊,以「婦女要夜行權、同志要日行權」為訴求,短短幾天網路宣傳,來了3百多人;接著是2002年一群人從遠東百貨走到國防部,抗議軍中歧視同志;2003同玩節遊行一千人、2004同志遊行3千人,聲勢越見浩大。

遊行群眾擠滿街道是同志遊行聯盟的夢想。呼喚同志站出來是展現實力的同運策略,讓站出來的同志感受「人多勢眾」的力量,則是同志充權不可或缺的一環。

華視2005-10-01
同志大遊行訴求社會無歧視

今天有一場主題為"同心協力"的同志大遊行,參加遊行的隊伍造型是千奇百怪,現場超過四千人都在遊行的行列裡面,訴求同志或非同志可以共同打造,一個沒有歧視的多元性別社會。

沒看錯吧?四面佛也拿來做造型?高挑的身材,嫵媚的模樣,這可是才華洋溢的同志朋友,花三個月精心設計的。參加同志大遊行,還有人扮成俏護士,提醒大家注意衛生習慣。不夠火辣嗎?瑪麗蓮夢露夠性感吧!這是台灣第三次舉辦同志大遊行,管你是不是同志,大膽秀自己,要喚起大家的公民意識,打造一個沒有性別歧視,尊重所有人的生活環境。

中時電子報2005-10-02
同志遊行千人響應彩虹隊伍爭取愛的權利

林倖妃/台北報導
「我是教師,我是同志」,第三年舉行的同志大遊行昨天在台北登場,參與人數逾千,規模創下歷年紀錄,由同志教師所組的同性戀教師聯盟更高舉彩虹旗,首次大聲喊出「我是教師、我是同志,學校也有同性戀」,一吐平常在校內不敢張揚的「苦悶」;花蓮師範學院學生更高喊「支持同志結婚」。參加遊行的同志父母也說他們願意現身,就是要為子女爭取結婚權和收養子女權。
年紀僅有十三個月大的愛滋寶寶盼盼,也出現在遊行隊伍中,他圓滾滾的眼睛好奇地望著周遭,模樣相當可愛;而男同志養的「女同志狗」也搖尾亮相。

堪稱亞洲地區最大規模的同志遊行昨天登場,香港女同盟自去年到台灣觀摩,今年五月如法泡製在香港複製舉辦,今年再度來台參加,不少歐美同志夾雜表示支持,當大面彩虹旗飄過遊行隊伍時,全場歡聲雷動,一路上路人的閃光燈更是閃個不停。

昨天也參加遊行的台灣大學城鄉研究所教授畢恆達認為,社會應重新思考看待同志,可惜台灣雖號稱人權國家,卻遲遲未推出對同志友善政策,更缺乏同志政策。

兒女出櫃媽媽遊行相挺女同志幸福聯盟的「小朵」說,聯盟從去年就以結婚為主題提出訴求,今年更進一步以國人熟知的童話,傳達幸福生活不一定要「男女」才可共同追求。

女兒是同志的郭媽媽說,她能體會女兒的想法和生活,連先生都支持她參加遊行,爭取同志結婚權、伴侶權,甚至是領養子女的撫養權。和同志兒子一起參加的林媽媽則以自身為例,強調兒子和他所愛的人在一起很幸福,她也開心,畢竟子女有自己的世界,家有同志子女的父母都不應有罪惡感或感到悲傷。

今年同志遊行活動主題為「同心協力」,希望同志和非同志共同打造無歧視的多元性別社會,參加團體從去年的四十多個暴增超過七十餘個,人數超過千人,將戰場從以往的西門町移到台北東區。

爭奇鬥艷宣示同志權益參與的同志裝扮爭奇鬥艷,網路社群《GAY影藝學院》以希臘勇士的造型出現,頭戴羽毛和面具並身著露胸半身白袍,標榜要像勇士般爭取同志權益;同樣是網路社群的《nk》則穿寫有「苞」字黑衣並戴黑面具裝扮包青天,主持人nt說苞代表「草包」藉以諷刺台灣司法界,濫用司法對同志族群造成莫大傷害。

專為照顧愛滋病患所設的關愛之家,僅十三個月大的愛滋寶寶「盼盼」出現在遊行隊伍中,負責人楊姐表示,因為媽媽有毒癮,盼盼出生就出現戒斷症候群,經檢測發現HIV呈陽性反應,上周再度檢測意外證實體內已沒有HIV病毒,帶著他和大家共享興奮喜悅的心情。

另一遊行隊伍《D&G》,是由男同志帶著自己的狗逛大街,和主人蘭迪一起出現的寶蕊是隻不喜歡公狗的吉娃娃,男同志養女同志狗,蘭迪說,要表達的是愛不分種類,不論是愛男愛女、愛貓愛狗,不要剝奪人們「愛的權利」。


路透社2005/10/01
台灣同志大遊行,千人上街爭平等

路透/RichardChung(發稿:李建興/張敏惠)
台北市中心10月1日舉辦了男女同性戀大遊行,數以千計的活躍同志聚集在台北街道上,爭取同性戀者在社會上的平等權利。

TVBS新聞2005/10/01
不畏強颱龍王 同志大遊行登場

不畏強颱龍王來襲,同志界年度盛事,10月1日大遊行如期登場,吸引亞洲各國的同志組團參加,現場擠進將近4千名的民眾,大家都經過精心的打扮,現場十分熱鬧,他們希望透過這場遊行,喚醒社會大眾對同志人權的尊重。

明報2005年10月2日
凡心煩心

台灣昨日舉行同志大遊行,今年以「同心協力」為主題,強調所有「異」公民(即非異性戀者)皆可「相同地」參與政治及分享社會資源分配。參加遊行的同志都悉心打扮,圖為兩名易服打扮的男同性戀者剛好在小尼姑面前走過,只見尼姑托頭掩面,是巧合還是被這戀戀紅塵嚇倒呢﹖(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