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李安與同志電影 在「斷背山」揚威威尼斯的今天.....
中國時報E7/人間副刊2005-09-30
李安與同志電影 在「斷背山」揚威威尼斯的今天,
安確是一次又一次的戰勝了「時間」……


【林奕華】
在李安的電影生涯自傳「十年一覺電影夢」(張靚蓓編著)的103頁,有以下一段:「「喜宴」剛在柏林(電影節)上演時,我很緊張,雖然獲得滿堂彩,但第一個訪問我的是香港同性戀團體中的藍波(蘭博Rambo)同志林奕華,把我海削了一頓。我當時想:『第一個訪問就這樣,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啊?』」以後的日子?就是過很好嘍──對許多認識李安的人來說,「推手」並不是他的第一部電影,「喜宴」才是。而自「喜宴」之後,他的導演生涯已是否極泰來。我記得王家衛對我談起李安,他(總是)不無尊敬:「在拍「推手」的時候,人家真是胼手胝足的啊!」(見「十年一覺電影夢」的79頁)言下之意,為了對電影的熱愛而不怕捱窮吃苦的導演,怎麼還忍心對他吹毛求疵,斤斤計較?王導演向我吐露肺腑之言之際,大概沒想到後來我也像對李安的「喜宴」般對他的「春光乍洩」和「花樣年華」:「他(林奕華)罵一頓還不過癮,後來還再寫了一大篇罵。」

但在多年後李安一定沒有看到我怎樣寫「臥虎藏龍」。又或者,我無論以多少篇文章來肯定「臥虎藏龍」,都不會像一九九三年時否定「喜宴」的意義來得大──即便「臥虎藏龍」也讓李安經歷過不少的焦慮、不安才拿下奧斯卡,但李安早已成為「李安」,不像當年「喜宴」的生死存亡,將決定一個名字能否對時間下挑戰書。而在「斷背山」揚威威尼斯的今天,李安確是一次又一次的戰勝了「時間」──如果電影確是一種可以藉得獎來提醒我們誰是誰的遊戲的話。當「喜宴」漸漸淡出我們的記憶,在奧斯卡功敗垂成的「理性與感性」可能只在腦海如流星般劃過。但來不及為剎那光輝的墜落感到可惜,「臥虎藏龍」已在時間長河的另一頭大放異彩,到了「斷背山」,我有預感,它會以「經典」的身份晉入好萊塢的「永遠的一百部」名單,也就是讓「李安」正式成為「作者」,以至藝術家的楷模。比較起來,另一位華人導演吳宇森倒是因目前還未能交出「戰勝時間」的成績單而讓名字開始變質。John Woo作為形容詞,好像有點不那麼時髦了。而Ang Lee卻愈來愈有「不朽」的勢頭──可是因為香港的一位只能衝鋒陷陣(有時卻是為衝而衝),台灣的一位卻深諳細水長流?

有趣的是,兩位導演的作品均被認為與同志之愛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表面上李安的「喜宴」和「斷背山」完全是開宗明義,沒有半點欲言又止;反而吳宇森的電影一直讓放大鏡顯微鏡有無限用武之地:「兩雄相遇,惺惺相惜」,會不會是吳宇森對同性愛情某種憧憬和嚮往?不少影評人就此疑點──若是不能稱為疑惑──做過文章,但卻甚少人會繼續往李安身上發掘他與同性戀主題之間更多來龍去脈的深度研究。除了某位在看過「綠巨人」後半開玩笑地提出「他有可能連自己是同志也不知道」的影評人。乍聽無疑有「亂扣帽子」之嫌,但由於該影評人所持論據不是來自「同志電影」卻是由漫畫改編的作品,我相信他一定是在導演的詮釋中看見了李安某些「情意結」吧。

提出以上的想法,可不是因為李安形容我是同志版史特龍,我便乾脆法西斯到底地將他拉下水,絕對不是。而是從(我仍然認為不怎麼樣的)「喜宴」,到(我看了七、八次的)「臥虎藏龍」,再到(我很期待的)「斷背山」,我看見除了市場的成果,李安所發展的體系──暫時姑且把它叫做「尋找自我的辯證」吧──正一步步趨於成熟。是的,「喜宴」「推崇妥協精神」,曾經讓我很氣憤,但「臥虎藏龍」讓我認識到「喜宴」只是某階段的李安,他的個性可能不是他想像中的「求全」。我有預感,「斷背山」會是一次「後喜宴」──正如李安說的,「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座『斷背山』」,那未嘗不是回歸真我的一種比喻吧。是預感?抑或是我對李安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