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美與醜是一國兩制的上與下,美貌文化的反面就是憎女文化

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2004-03-09
感覺結構 貌美如花 美與醜是一國兩制的上與下,美貌文化的反面就是憎女文化……
張小虹

很怕再看香港導演關錦鵬的《胭脂扣》,大抵是因為出飾懦弱十二少的張國榮,演癡情女鬼如花的梅艷芳,都已不在人世。電影成了影像的廢墟,光的殘骸,音容宛在的淒切與森怖。

但還是清楚記得電影裡的幾個場景,如花女扮男裝唱廣東大戲,與十二少眉目傳情,後十二少慨贈銅床,在妓院高樓垂落「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的對聯,當然還有兩人恩愛纏綿之際,男對女說的那一句「你好淫」與影像畫面上梅艷芳的臉部特寫。

此處所謂「淫」者,非淫蕩非邪惡,當如賈寶玉為「天下第一淫人」般解作多情蘊藉。但此場景真正有趣之處,不在於台詞的多義聯想,也不在於演戲的假鳳虛凰(銀幕下張國榮的同性情慾),而在於梅艷芳的臉部特寫所呈現的浮腫雙眼與厚實雙唇,被眾多評論家譏諷為風情有餘、美貌不足。

「如花」怎可不貌美如花?即便是影后梅艷芳的萬種風情,也救贖不了容貌上的不符完美標準。但美貌是什麼?女性主義喊了二十年的「美貌神話」批判,究竟打開了甚麼另類美感的優游空間?

台灣最近也出現了一位「如花」,在電視綜藝節目的橋段裡演「醜女」。「醜女」叫「如花」當然是極盡反諷之能事,而「如花」的出現,不是醜女行大運、醜人出頭天的風水輪流轉,反倒是透過男性藝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嫌惡態度,強化了既定的「美貌神話」。

香港電影裡的「如花」,雖不「貌美」卻是浪漫愛情的化身,台灣綜藝節目裡的「如花」,雖被欺侮歧視,卻歪打正著地提醒了我們有關美與醜的內在弔詭。如果美與醜不是二元對立,而是一體之兩面,那醜女如花的內在矛盾,就正巧凸顯了對美的偏執,乃來自對醜的恐懼,文化中對女人美貌的過度熱中,乃來自文化潛意識對女人身體醜惡的過度排斥。

這種好像有點腦筋急轉彎的思考邏輯,舉個例來說明就容易得多。佛洛依德對希臘神話裡蛇髮女妖梅杜莎 (Medusa)的詮釋,就放在女妖被砍下來的頭,正是女人下體的轉喻呈現,其恐怖猙獰的面孔,乃文化潛意識裡對女人身體的嫌惡。

簡單地說,下面的臉置換成上面的臉,蛇髮女妖是原封不動的挪移,所以讓男人極度驚怖,而影視傳媒、時尚雜誌上不斷特寫的美女面孔,則是反其道而行的否認機制,越是強調上面的臉之美麗,越是迴避下面的臉之醜惡。

這樣推理的方式,徹底解構了美與醜的二元對立,不是美女站一邊、醜女站一邊,彼此不同國,美與醜是一國兩制的上與下,美貌文化的反面就是憎女文化。醜女「如花」就是蛇髮女妖梅杜莎,讓我們清楚知道每一個貌美如花的女人,其實都是「如花」。

這也倒好,有了香港電影的如花與台灣綜藝節目的如花,以後所有貌美如花的形容,都成了語帶雙關的提醒,美與醜的弔詭辯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