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台灣沒有理由歧視移民

中國時報2004.03.08
台灣沒有理由歧視移民
李念祖

移民,是「親人」還是「陌路」?一般以為,外移的移民是原有的「親人」,內移的移民則是新來的「陌路」;其實未必盡然。姑不論移出的後來是否形同陌路,移入的也可能就是親人(例如探親政策開放後回台團聚的親人);或是變成親人(例如與台灣人婚姻嫁娶的外籍女婿、大陸新娘)。

移民政策的制定者,通常不肯將外來的移民看成親人。台灣的外籍女婿就曾經長期不能安家落戶,備感痛苦。現在則還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於大陸配偶來台探親、停留、定居,設下嚴格的年限限制,遲誤一天離境亦可能受到嚴厲處罰。政策上將親人看成陌路,傷害移民,也傷害移民的家人。

台灣其他的家庭都能共同居住生活,移民的家庭則須受長年離別之苦,來自大陸、移民台灣的配偶,等待相聚的期間甚至須比來自他國的外國配偶不只加倍,如果還要加上財力限制才能入境,怎能說沒有歧視在內?

移民,常常自認、也被認為是異鄉人;這不僅是現實生活的物理環境所產生的身分,在文化層面上也有探討其意義的價值。以東方主義聞名的薩伊德(Edward Said)的最後著作《Out of Place》,其書之中譯名為「鄉關何處」,充分反映了移民離開故鄉所產生的流離情境。

其實,也不只是移民才會有離鄉背井的感受。余秋雨並非移民,在《山居筆記》中也以〈鄉關何處〉為題反思什麼是「家鄉」,發現「家鄉」竟然是個不可辨識的概念。卡繆(Albert Camus)的名著《異鄉人》描述的也不是移民,而只是因為在精神層次上不能融入而在法律上遭到迫害的「異鄉人」。「不能融入」帶來法律上的歧視,正是移民常有的困境。

不能融入,有的時候是因為遭到拒絕。異鄉的移民回到故鄉時,可能要以「原鄉人」相稱。但是,「少小離家老大回」,遇到「笑問客從何處來」,原鄉人與異鄉人有無區別呢?讓異鄉人陷入困境的,其實是拒絕他們融入的排他態度;也就是在嫌惡外來移民過多而不惜移居郊區的倫敦市民身上,或是藉用區域規畫排斥異色人種移入社區的美國白人公民身上,同時出現的態度。

如果移民會因為不能融入當地社會而遭到歧視,對於不願融入的移民而言,所引起的可能就是敵視了。許多移民碰到的問題是:如何在新而陌生的環境中,仍能保存他們的原有文化?社會多數容許不同的族群發展不同的次文化,是比「不拒絕他們融入」更為高貴的情操。客家同胞對此的感受也許最為深刻。

移民的接受地,必先具備接納多元文化發展的思想準備,才可能發展出支持移民保存自有少數文化的移民政策。從保障思想自由與表現自由的基本人權概念來看,不能尊重多元文化的移民政策,對於身為弱勢族群的移民而言,業已侵犯了他們的語言人權與文化人權。

然而,懷念家鄉而不願融入的移民所產生的過客情結,在台灣就曾經招惹了各種政治上的攻擊與譴責,久久難以化解。可是,即使只是過客,就不能享有遷徙自由嗎?而移民的後代,若也因上一代的過客心態遭到責難,則完全是基於血緣以致受到歧視了。
(作者任教於東吳大學法律系)(本專欄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