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家暴幫兇 警察教狠父不留證據

中時電子報2004.03.06
家暴幫兇 警察教狠父不留證據
修淑芬/專題報導

秋香一家的遭遇是典型家庭暴力下的受害家庭。秋香的爸爸長期酗酒,一下班就猛喝酒,一天喝上3瓶紹興酒,酒後亂發酒瘋,會拿榔頭敲電視,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全家人莫不擔心哪一天榔頭是敲到自己的頭上。所以,媽媽下班後不敢一個人先回家,怕回家後又是拳打腳踢,只要爸爸在家,媽媽都會先到麥當勞坐個1、2小時,等孩子下課後才一起回家。

秋香的媽媽曾向法院申請保護令,要求先生「遷出、遠離」,以杜絕被肢體毆打。法官卻認為這是家務事,「她先生愛喝酒,如果讓他出去,哪一天喝醉了酒,倒在路旁,反而加重社會負擔,製造社會問題」,因而駁回該項「遷出、遠離」的申請。

因此,秋香爸爸仍可在家中自由進出,只是被禁止「再打媽媽」。有一次爸爸故計重施,媽媽拿著保護令向警察求救,警察竟反教爸爸「老婆申請了保護令,要怎麼打才不會造成傷害、不留下證據」。而今秋香家承受的後果是爸爸放了火、燒他們的家…,徒留兩位被火紋身的未成年兒女承擔家庭暴力的惡果…。

根據一項研究顯示,在台灣,約有近15萬名有偶婦女在最近1年內遭受過配偶虐待,而一位受暴婦女起碼要為此受害花費每年每人47萬元以上的有形支出,這當中包括醫療費、訴訟費、工作損失、租屋或房貸等。故以此推估,每年台灣受虐婦女所付出的金錢代價約687億元。這尚不包括心理、社會層面的無形支出。

中時晚報2004.03.06
浴火嘻哈少女 忍痛圓夢
修淑芬/專題報導

一場造成人倫悲劇的無情火,讓一首青春舞曲走了調。愛跳Hip-Hop的國三少女蘇秋香,她的人生舞曲被父親引爆瓦斯給燒壞,自此雙手因而被截肢,而且,全身燒傷。秋香熬過120天的急救治療,出院後,她沒選擇休學,她忍著痛回學校上課,並發誓要通過5月的國中基測,還要重新站在舞台上,跳最愛的Hip-Hop。

去年10月22日,新莊傳出火災。熊熊烈火起自蘇家,長期酗酒、毆打母親的父親因失業情緒不佳,竟是找上一雙兒女共赴黃泉,先是強灌安眠藥然後引燃瓦斯,無情火讓父親當場斃命,但活下來的這對少男少女,人生從此變了樣。

望著秋香走入屋內的身姿,那股年輕女孩的嘻哈風(Hip-Hop)頓時把氣氛弄得輕鬆起來;其實,從她說話的調調,翹著二郎腿、眼神閃亮的模樣,若不是身上的彈力衣說明一切,實在難以觀察到小小年紀的她曾經遭逢如此大變。

未出事前,秋香是個很男性化的孩子,喜歡穿寬大衣物、討厭穿裙子,從隱藏在面罩下的五官來研判,秋香原有張清秀的臉蛋,才國三,身高已有164公分、體重則約46公斤。

事故發生那一天,北縣各級學校因全中運放假一周,曾參加街舞比賽得名次的秋香,前兩天剛好練舞練得很累,準備睡到中午自然醒,碰巧前一天被家中狗狗不小心抓破了臉,所以當爸爸拿著安眠藥騙說是「消炎藥」,她沒有懷疑就吞了下去,之後便昏沉沉睡去。

回憶被烈火包圍的驚悚時刻,秋香說,當火燒到身上時,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痛了,那種害怕的感覺超越了痛覺;腦中一片空白,頓失時間和方向感,她說,當時直覺要往陽台方向跑,然後就用雙手抱住頭、屈膝跪在地上,等到人醒來,已是事發後第10天。

在加護病房的日子,秋香難以入眠,不時被夢見爸爸點火驚醒,驚醒後她總是不停地哭泣,喊著「好想死」、抱怨爸爸的自私、無情,尤其事後知道爸爸在她房間內偷偷藏了1桶瓦斯、在哥哥房間放了2桶瓦斯後,心中更是發毛。

農曆年後出院至今,秋香每天8點鐘出門,由母親騎著摩托車,從大直一路騎到市區去復健,下午回學校上課。右手全部被燒融了,左手只剩大拇指,雙手簡直面目全非,三餐、洗澡、上廁所全需要母親照顧,無法自理,光是洗澡就得花1小時,換藥穿衣更要耗3小時。

上國中以來,秋香成績始終維持在前10名,如今在準備考高中前夕出事,為了不讓家變阻礙升學,儘管受傷後體力、注意力不如從前,甚至連翻書都得靠別人幫忙,但她決心給自己磨練的機會,不放棄學業,堅持報考5月的學測。

 

中時晚報2004.03.06
不再恨父親 兄妹勇敢重生
修淑芬/台北專訪

被親生父親在青春舞曲上畫上變調音符的秋香,在不到4個月復原過程體認到,「我現在有命就很好了,我不是完全沒有希望的人,所以不用太傷心,我必須全心全意的作復健,把自己鍛鍊得一天比一天強壯,然後繼續跳舞。」

台大醫院整形外科醫師楊永健表示,秋香到院時,全身有60%的面積三度灼傷,頭部及背部一半以上燒到見骨,10根手指頭都被燒融,秋香在加護病房待了將近120天,前後動過近16次手術。
在秋香堅強的外表下,楊永健透露,回診時秋香仍常常哭泣,因為她的背部被燒到見骨,失去皮膚與肌肉的保護,晚上睡覺就像是睡在石頭上,那種痛楚很難忍受,需要靠睡水床來舒緩。

秋香和哥哥一起住在台大加護病房,哥哥全身有80%都被灼傷,但傷勢比妹妹輕。楊永健說,念高一的哥哥晚上經常作惡夢,夢到父親要砍他、抓他、燒他,精神狀況極度不穩定,而且施打鎮定劑均無效。直到有一天,他問哥哥「你長得比爸爸高大,還怕爸爸嗎」,結果哥哥反而夢見自己去砍爸爸。

醒來後哥哥震驚不已,楊永健告訴他「你一定要讓自己心中沒有恨,這一個難關才能過得去」,結果哥哥又在夢中遇見了爸爸,這一次是爸爸懇求他能夠原諒自己,自此哥哥與爸爸在夢中「和解」了,從此不再作惡夢。

楊永健表示,兄妹二人都非常勇敢,心靈痊癒的速度相當驚人。兄妹倆面臨這場巨變後,目前下嘗試把這段經歷化為文字,分享他們如何把對父親的恨轉換成對生命積極態度的經驗。除了後續漫長的治療、手部功能重健外,楊永健表示,兄妹二人現在很需要社會外界的支持與關懷。

媽媽原先在電子工廠打零工,出事後為了全心照顧妹妹,工作沒了,小學畢業的她不好找到新工作,對於接下來的醫藥費、學費、生活費、重建家園等開銷,全家人現在是走一步算一步。願意給予支持的社會大眾,可於上班時間電洽現代婦女基金會(02)23917133,或匯款至2441419-0033298新莊分支郵局、戶名蘇秋香。


中時晚報2004.03.06
法官低估家暴 羔羊擔惡果
修淑芬/專題報導

秋香一家的遭遇是典型家庭暴力下的受害家庭。秋香的爸爸長期酗酒,一下班就猛喝酒,一天喝上3瓶紹興酒,酒後亂發酒瘋,會拿榔頭敲電視,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全家人莫不擔心哪一天榔頭是敲到自己的頭上。所以,媽媽下班後不敢一個人先回家,怕回家後又是拳打腳踢,只要爸爸在家,媽媽都會先到麥當勞坐個1、2小時,等孩子下課後才一起回家。

秋香的媽媽曾向法院申請保護令,要求先生「遷出、遠離」,以杜絕被肢體毆打。法官卻認為這是家務事,「她先生愛喝酒,如果讓他出去,哪一天喝醉了酒,倒在路旁,反而加重社會負擔,製造社會問題」,因而駁回該項「遷出、遠離」的申請。

因此,秋香爸爸仍可在家中自由進出,只是被禁止「再打媽媽」。有一次爸爸故計重施,媽媽拿著保護令向警察求救,警察竟反教爸爸「老婆申請了保護令,要怎麼打才不會造成傷害、不留下證據」。而今秋香家承受的後果是爸爸放了火、燒他們的家…,徒留兩位被火紋身的未成年兒女承擔家庭暴力的惡果…。

根據一項研究顯示,在台灣,約有近15萬名有偶婦女在最近1年內遭受過配偶虐待,而一位受暴婦女起碼要為此受害花費每年每人47萬元以上的有形支出,這當中包括醫療費、訴訟費、工作損失、租屋或房貸等。故以此推估,每年台灣受虐婦女所付出的金錢代價約687億元。這尚不包括心理、社會層面的無形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