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社區不是我的家 進駐遭排斥 身障團體痛批

中國時報2004.03.06
社區不是我的家 進駐遭排斥 身障團體痛批
高有智/台北報導

殘障聯盟、智障者家長總會、康復之友聯盟等身心障礙團體昨日在立委徐中雄召開公聽會上,痛批台灣社會竟無法接受身心障礙者進駐社區,單單去年就有三個機構受到社區嚴重排斥,力爭身心障礙者居住權與工作權。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在九十一年十月招標委託育成社福基金會辦理健軍國宅的社區家園,提供身心障礙者在社會共存生活的生活園地,沒想到卻遭到國宅住戶激烈抗爭,社會局多次協調無果,今年二月甚至動用警力站崗,才能社區家園裝潢。

智障者家長總會副秘書長孫一信說,育成基金會的社區家園,協調過程中屢次受到居民辱罵與恐嚇,為防止衝突發生,基金會每個月還需花費九萬元的保全與監視系統。

除了育成基金會,桃園縣啟智技藝訓練中心的社區家園與台北縣康復之友協會的工作坊也都出現類似問題,社福團體忍無可忍,昨日與立委徐中雄召開記者會,爭取居住權與工作權。

孫一信說,早在民國七十二年,第一兒童發展中心曾受到楓橋新村居民歧視抗爭,沒想到事隔廿多年,台灣社區仍在原地踏步,部分社區居民用盡各種方法要將身心障礙機構或團體趕出社區,繼續歧視身心障礙者。

康復之友聯盟秘書長騰西華也說,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心理健康報告,八成的精神疾病患者經過治療與復健後,都可以穩定生活不會發病,然而,媒體報導往往凸顯特殊個案,或者沒有經過治療,造成社會對精神病患錯誤認知,以為是社區不定時炸彈,居住在社區中經常受到排擠。

騰西華也說,社區居民老是以房價下跌,影響社區觀瞻,拒絕身心障礙者機構或團體進駐,尤其精神障礙者更容易受到排斥,許多居民還傳出呼吸會傳染精神病、精神病患會隨處大小便等無稽之談,一度要求他們必須裝設獨立空調。

社福團體要求身心障礙者有基本居住與工作的人權,不需主動向社區報備,都能生活在社區中,居民沒有拒絕權利,要求在相關法令中落實反歧視條款。



中國時報2004.03.06
啟智生:我比較笨 但是我沒有比較壞
高有智/台北報導

「我的家回不去,我的魚也死了。」桃園縣啟智技藝訓練中心社區家園的院生顧憶傾回想被趕出社區的過程,仍然心有餘悸。她說,我就算比別人笨,也不會害人,為何社區老是拒絕他們,有家卻歸不得?

桃園縣啟智技藝訓練中心為協助智障者融入社區,民國九十一年十二月在中壢市的「官邸社區」購得兩戶透天房舍,不料,卻遭到部分居民以會破壞社區居住品質為由,抗議中心遷入。

中心主任李崇信說,他們與社區管委會協調多次,始終無法取得共識,房舍荒廢將近一年,去年九月才決定進駐,沒料到,不僅房舍大門遭惡意破壞,還屢次遭人斷電,院生與輔導員只要外出,回家時經常遭到阻撓,去年十一月還被強制驅離,現在房子只能空蕩蕩擺在那裡。

該中心輔導員龍勘華說,社區家園原本預計初期有三位院生、兩位輔導員進駐,但是,居民的阻撓,每次都只能偷偷回家,甚至必須出動警力,才能進得了房屋,有家有歸不得。

卅三歲的顧憶傾目前在桃園市公所擔任清潔工,原本想說官邸社區就是未來的家,只是回家的路太漫長,還曾經在家中遭社區居民驅離。

顧憶傾說,社區居民不僅不讓他們回家,有一次他在家中,還被強制拉出去門外,那一次好不容易住進去,前後不過只有三天。
就這樣,從九月到十一月,他們三位院生與兩位輔導員就這樣斷斷續續回到家中,居民經常敲門、按電鈴,口出惡言驅趕,社區家園還遭居民斷水斷電,就連家園魚缸飼養的魚都因為斷電死亡,顧憶傾為此忿忿不平。

啟智技藝訓練中心與館委會爭議已經走上司法途徑,內政部也成立專案小組協調處理,李崇信說,身心障礙者有基本居住權,他們中心將堅持到底,爭取他們應有的權益。


蘋果日報2004年3月6日
身心障礙團體爭居住權
【吳慧玲╱台北報導】

不少民眾受到「智障者會強姦人、半夜會放火」不良印象影響,讓想回歸社區的啟智技藝訓練中心、康復之友協會等團體無處可居,甚至遭鄰居阻斷水電。身障社團昨沉痛呼籲大眾「去除歧視偏見,還身障者基本人權」。

遭警衛趕出門
「希望大家保護我回去住」原住在中壢「官邸社區」啟智技藝訓練中心的三十三歲中度智障者顧憶傾,道出自己的心聲。該中心主任李崇信表示,去年九月才入住第三天,顧憶傾就被警衛和住委會「揪」出去,社區因擔心她再返回還增加警衛人力,去年十一月她在優勢警力和輔導員龍戡美保護下回家。

龍戡美回憶說:「住戶日以繼夜包圍,半夜還狂按鈴和敲門,我們在沒水沒電的屋?媦竣F一星期,直到糧食耗盡才棄守。」原該收容二十人的家園目前還是沒水電的空屋。



中國時報2004.03.08
給他們機會 讓他們有用
簡蕙蘭/北市(社工師)

日昨報載智障生在社區居住遭到社區民眾的歧視、欺負甚至破壞住所的狀況。我是一個自閉症兒童的母親,帶著孩子出門面對歧視眼光,早就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只是當我們同是身心障礙兒童的家長談起這件事時,才發現情況有多麼嚴重。

有家長曾經遇過搭公車時,孩子吵鬧竟有乘客說「如果你不能讓你的孩子安靜下來,請你下車」、甚至說「你的孩子那麼吵,你怎麼不去坐計程車…」可以發現社會大眾對身心障礙者的不尊重。

連這麼一件小事,身心障礙者都不能有一個搭乘大眾運輸系統的空間,看到報載居住權也都被剝奪時,真的要為孩子的未來憂心。身心障礙者的家長都汲汲於想要教會孩子,讓孩子在自己百年之後有照顧自己的能力、甚至能夠有養活自己的能力;欣見被社區排擠的這位智障生對自己的生活如此努力,但遺憾的是,他的努力卻被社區民眾扼殺。

我相信任何人在教育過程中都學過「尊重身心障礙者」這件事,那為何學過卻不知實行呢?記得有一天,大兒子問我:「弟弟長大有沒有用?」「如果弟弟長大沒有用,那他現在活著幹什麼?」雖然我一時語塞,但還含著淚水告訴他「我們現在好好教會弟弟,弟弟長大就會有用!」多麼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勇敢的告訴社會大眾:「如果您們給智障孩子機會,他們就不會成為社會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