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猥褻案羅生門 被告八年獲清白

中國時報2004.03.04
猥褻案羅生門 被告八年獲清白
王己由/台北報導

張姓男子被指控分別在十三年前、十年前,先後多次猥褻三名僅十餘歲的李姓堂姊妹,全案經過近八年的纏訟,四度發回更審後,台灣高等法院三日出現逆轉判決,高院更四審合議庭發現本案疑點重重,撤銷張某一審有期徒刑一年四月的判決,改判他無罪。

這件纏訟多年的猥褻案,三名被害人各差一歲,當年都是小女孩,如今隨著時間的消逝,原來的小女孩都已長大成人,最大的今年廿四歲,是分別廿三歲、廿二歲這對親姊妹的堂姊。

這件有如羅生門般的猥褻案,依據三名堂姊妹的說法,張某是在八十年八月間,在其家中房間強摸當時十一歲的堂姊胸部;八十三年六月至七月間,又多次利用被害人家中沒有大人機會,分別猥褻當時十二、十三歲的兩姊妹。

全案經三位被害人的父親分別提出告訴後,張某一審被依強制猥褻罪判刑一年四月,上訴高院後改判一年二月,之後歷經最高法院三次發回高院更審,張某還是被認定猥褻,刑度一直維持一年二月,直到最高法院四度發回高院更審,才出現翻轉判決結果。

高院更四審改判張某無罪理由,主要是合議庭審理後發現,張某和被害人的父親不但熟識,且有金錢借貸關係,身為債主的張某經常是要債要到快翻臉,雙方因而有嫌隙。

再者,本案只有三名堂姊妹父親的各自指訴,並經三人陳明屬實,但告訴人卻是在事發五年和二年後,於八十五年五月間才提出告訴,告訴的內容只是聽聞女兒的說詞,並非於張某行為時在場,如此告訴內容純係傳聞之詞,並沒有證據能力。

且三名堂姊妹在本案歷次審理期間,對案發情形的說法,每次都不一樣,有時說張某去她們家,父母都不在,有時又說父母都在家,如果三人真的先後被猥褻,為何不當場或即時向父母反映?三人的說法是否屬實存有疑義。

合議庭認為,張某從警訊、偵查到歷次審理,都一再堅決否認涉及猥褻三人,且張某若到李家,都是和太太一起去,被害人家中只有兩個房間,分別為主人房和小孩房,兩個房間之間有走道相通,不論是到那一個房間,都會經過客廳,若張某確有到小孩房猥褻被害人,為何李氏夫妻毫無察覺?明顯違反常理。

在缺乏積極證據下,不能以推測的方法就認定被告有罪,張某一審有罪判決應撤銷,改判他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