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非台北觀點》情色

台灣日報2004/02/26
《非台北觀點》情色
王世勛

情色所能建構的基礎範圍是在人類的想像力所能發揮的空間裡面,逾越了這個範圍,或是根本就不在這個範圍裡面,情色自然就無由產生,而想像力是人類所獨有的,因此人被稱為萬物之靈,所謂的情色文學、煽情電影或是色情片,乃至色情雜誌,也都歸人類所獨享,在動物或者是禽獸的世界裡,情色則根本不存在。

想像力會造成情慾的負擔,但也必然會有所釋放。於是不斷所形成的負擔與釋放,構成了情色的循環力學,人在情色的循環力學裡,究竟是獲得或是失落,一直是令人十分困惑的一個命題,像安德烈•紀德就在他的「窄門」裡,思考並且質疑。上帝所給他的的「窄門」,紀德大概想說的是,他寧願去另一扇大門,過享受情色的快哉生活,而不願去「窄門」進入神的國度,紀德希望做的是一個世俗的人,作為一個同性戀者,紀德其實是一個在世俗裡面,十分特殊的一個世間人。

但人類關於情色的想像,也就是情色美學的範圍裡,有時是很容易遭到破壞與毀損。以馮滬祥被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指控強暴菲傭羅絲這件事來說,馮滬祥的說詞,不但破壞了情色的一切美的可能,而且產生了大量的令人作嘔的濁惡污穢之氣,這是他最所尊敬的蔣公——蔣介石本人,如果還活著的話,也必然要來懲罰他的一件事,一件極其醜惡不堪的罪行。

這裡所說的罪行,當然不是要在法院對馮滬祥涉嫌強姦菲傭羅絲與否加以定罪,而是要對他的說詞令人作嘔的穢言穢語加以譴責。馮滬祥在反駁羅絲的指控所做的辯詞是,他與他的老婆在床上行房做愛時,使用了保險套(當然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他們夫妻一定非用保險套不可?),而在做愛後精液射在保險套裡,而菲傭羅絲為了陷害她的僱主馮滬祥,竟將他的主人本來要射在他老婆陰道裡的精液,竟然想辦法挖取了出來,邪惡的塗抹在自己的陰道之中,又因為陷害主人的慾念過於強烈,竟將自己的處女膜弄破了,而終於達到了陷害主人的目的,拿到了八十萬元新台幣,回到菲律賓去當她的富婆去了。

馮滬祥在敘述完了他的射精在保險套中遭女傭陷害的理論以後,又強調這是他曾經控告過陳水扁(新聞、網站)總統,因此陳水扁總統為了陷害他,才羅織出這樣一件政治迫害事件來陷害他。可惜的是,馮滬祥無法說明,他為何要跟他老婆行房時使用保險套,又明知自己的精液已經射在保險套裡面,竟又亂丟來來造成他所說的被陷害的事情,然後阿扁又是如何能操控他的射精與否和使用保險套與否。還加上再有操控他的菲傭這樣神通廣大的本領出來。

馮滬祥這種十分怪誕的與老婆行房不慎射精在保險套裡的故事,是否會得到法官的認可而不與定罪,甚至因此定下羅絲的恐嚇取財罪,目前尚不得而知,但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這種噁心的情色故事,已經破壞了人類情色美學的世界,聽過他所說的人,必為那種拙劣的故事而感到噁心,這種情色,無疑是像馮滬祥這種燒過書的無恥文人,才說得出口,台灣人聽來,只是作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