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社論-師法外國富豪,台灣富人也應「踹共」

工商時報2011-12-01
社論-師法外國富豪,台灣富人也應「踹共」

自從有國家以來,人民對繳稅給政府這件事就從來不曾建立在「心甘情願」的基礎上。要不然,財政學教科書便不會開宗明義就說租稅乃強迫性者;而世界各國更不會用憲法來規範,規定人人皆有依法納稅的義務。就租稅這件事而言,政府與人民似乎本質上即處於對立的關係。於是乎,民眾費盡心機用各種手段,試圖減輕稅負,而政府則想盡辦法採行各種措施,強化課稅效果,防止逃漏稅的發生。歷史上常見到對苛政猛於虎的批判,其中十之八九必定包含了嚴捐厲稅在內。然而,最近這幾個月,世界一些先進國家卻同時發生了一件「怪事」,好些家財萬貫的富人,竟然主動自願地呼籲政府對他們開刀增稅。這項行為似乎顛覆了傳統思維與經驗,其中緣由頗耐人尋味。

首先,由美國開始。股市大亨巴菲特今年8月公開提倡美國政府對富豪增稅,以幫助美國政府削減預算赤字。巴菲特直言自己「被對億萬富豪們非常友善的國會呵護、寵壞得夠久了」,他建議政府對擁有高資產的富人提高稅負。未料到這項呼籲隨及擴散發酵,緊接著由138位百萬富豪組成「財政力量之愛國富豪團」,聯名上書請求國會修改法律,對他們多課稅。他們的訴求與口號,例如「Raise my taxes now」,言簡意賅,充分表達出他們的誠摯心聲。

這股風潮不只是發生在美國,法國的富豪們也受到感召。就在巴菲特透過紐約時報撰文鼓吹對富人增稅的短短數周內,法國即串聯了16位金字塔頂端的有錢人,在雜誌上連署發表一篇請願書,敦促法國政府提高富人稅。其中包括了來自石油公司(Total)、化妝品集團萊雅(L'Oreal)、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空中巴士(Airbus)以及汽車製造商(Peugeot-Citroen)等知名財團的多位大富豪。「唯有長期以來享有最多特權的人士背負起國家重擔才算公平」,這是法國廣告龍頭(Publicis)董事長Levy說的話,聞之令人動容。

同時間,無獨有偶地,歐洲另一大國德國亦有了回應。由德國一位富有的退休醫生Dieter Lehmkuhl成立的「支持資本課稅富人團」(the Wealthy for a Capital Levy),聯合了50位德國富豪共同發起一項名為「來向我開刀」(Tax me harder)的運動,建議德國政府對其增稅,以「阻止社會貧富差距擴大」(stop the gap between rich and poor getting even bigger)。他們希望政府對資本財富超過50萬歐元的個人,就超過部分開徵5%的新稅,期間2年,預估可為政府籌得約1,000億歐元的收入。他們告訴德國總理梅克爾,要解決德國的財政債務問題,與其刪減預算支出,還不如對有錢人多課一點稅。換言之,政府財政貧窮的脫困,答案全繫於富豪身上(That's where the money is:rich people)。

有了這些頂端富豪的自省與支持,美法二國政府如同得到了加稅政策的背書,紛紛趁機提出配合解決財政赤字的增稅計畫。美國歐巴馬總統在其振興景氣與就業方案中,依循所謂「巴菲特法則」(Buffet rule),提高對富人課稅,希望透過修法達到年所得超過100萬美元的個人稅負不再低於中所得者稅負的目標。法國總統薩科奇亦「從善如流」,立即順勢提出對年所得超過721,350美元的有錢人加徵3%臨時稅方案,預計可為國庫增加近3億美元的收入。這些增稅動作誠然引起一些反彈,再加上政治因素的掣肘,或尚未能竟其全功,但重要的是,富人對加稅的支持態度,讓各國政府勇於推動公平稅改,進而更改變了社會大眾對有錢人「為富不仁」的印象。

其實,是否應對富人加重課稅一直以來就是個爭議不斷的話題。它不但涉及學理上的爭辯,更涉及現實上的可行性,甚至還涉及政治上的意識形態與價值選擇。在學理上,對富人課重稅可能改變富人的經濟行為,對工作、投資、儲蓄等造成負面衝擊,進而傷害整體經濟發展;在現實上,今日全球化、自由化的世界環境,生產要素(勞力或資本)在各國間的移動幾無障礙,對富人課重稅,透過租稅規劃安排,富人很容易達到規避稅負的目的,政府很難靠單一國家的力量解決此一問題。至於政治上的立場,由於涉及各國對政府角色與功能的價值判準,則更是莫衷一是。目前最好的因應方式,就是在政黨間區隔出不同的政策主張,讓民眾透過民主選舉方式,在不同的社會時空環境背景下,做出不同的選擇。

選舉又到了,台灣民眾再次面臨審慎的抉擇。即使大家對租稅公平與經濟發展孰重孰輕或有不同看法,但凡事必不得違反「過猶不及」的原則。歷經長久以來的不斷減稅,台灣低所得者的稅前平均所得並沒有增加,反倒是國家財政負擔益愈沉重,社會所得分配不均益愈惡化。在此情勢下,我們期待政府應該扭轉政策方向,多關心點社會公平正義,透過對富人多課點稅,以提升租稅的重分配功能。當然,我們更希望台灣的有錢人亦能夠效法他國富豪的行動,公開出面呼籲政府對有錢人加稅,進而支持全盤性的稅改,讓台灣富人的「公益」形象亦不落於人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