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選舉觀察:與邱辯論 陳致中難頂召妓案

中評社2011-12-08
選舉觀察:與邱辯論 陳致中難頂召妓案

【中評社/記者黃惠玟分析報導】國民黨立委邱毅與扁子陳致中的辯論會未演先轟動,在陳致中點頭答應辯論的那一刻,就註定是輸的命運,因為論口才及反應,都是邱占上風。陳致中光是疑似召妓一事就難以招架,還論家恨?國仇?

聽到邱毅要辯論,陳致中一口答應,還揚言「國仇、家恨一次解決!」撇開邱與陳水扁夫妻的仇,邱毅與陳致中的私怨也不少,除了邱指控陳致中曾經幫扁敲人事,邱在揭發扁家在海外有藏金時,更稱陳致中是扁家理財的CEO,不但拿女兒名字在海外成立紙上公司,透過紙上公司將藏金移轉出去,更拿海外藏金在美國置產、吃喝玩樂,甚至還打算移民美國。

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邱毅揭發扁家將大筆的錢,藏在國泰世華銀行總行地下一樓保管室時,邱毅指控陳致中,曾經挽著當時還是女朋友的黃睿靚的手到保管室看大筆大筆的鈔票,讓黃忍心與當時的男友分手,和陳在一起,最後兩人共結連理。在媒體大炒陳召妓妮可時,邱毅還譏諷黃,當時是為了錢和陳致中在一起,要黃忍著,在未得到扁家財產前,不要怨嘆。

至於妮可事件,更是邱毅三不五時拿來羞辱陳致中的話題,當時陳致中還因此控告邱毅公然侮辱及誹謗。邱毅最後打贏官司,法官直指陳致中就是「召妓男」,陳後來並未上訴。不上訴的動作所代表的意義就不言可諭了。

13日辯論會登場,光是邱毅拿召妓案判決結果詢問陳致中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尤其,邱還多次指稱,除了妮可外,還有其他女人都曾經「服務」過陳致中,這些言詞一出,對陳妻黃睿靚情何以堪?尤其邱毅出手招招都很狠,陳致中能守得住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最糟糕的情況是,自取其辱,又喚起民眾對扁家貪腐的記憶,這仇可就不是陳致中說了算。

聯合報2011/12/06
高雄市府心裡有鬼

【聯合報╱黑白集】邱毅和陳致中接受電子媒體邀請,要在前鎮憲德宮廣場舉辦一場辯論。沒想到,高雄市警局昨天駁回申請,理由是:擔心引發衝突。

邱毅和陳致中是在高雄不同的選區參選,如今要舉行這場張飛打岳飛的辯論,全然是為了表演一下、互抬聲勢,豈可能大打出手、搬磚砸腳?高雄市警方竟公然違反「無罪推定」的原則,以「擔心引發衝突」禁止舉辦,難道不怕笑掉國人大牙?

若依民進黨過去的主張,集會是人民的權利,辯論是民主的體現,政府絕不應隨意剝奪人民的集會自由及言論自由。而今天陳菊主政的高雄市府,為何卻換了一套截然不同的標準?

退一步說,任何集會都有安全顧慮,這得靠警方和主辦單位合作防範,而不能以此禁止集會;民進黨過去集會,連汽油彈都上了場,但警方何曾以「擔心丟汽油彈」而禁止舉辦?

真實的原因,其實不難想像。陳致中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對同選區的民進黨參選人郭玟成構成了威脅;而邱毅同選區的民進黨對手,則是趙天麟。民進黨擔心邱毅和陳致中藉由辯論提升了聲勢,將郭趙邊緣化;因此最好的辦法,是從源頭阻止兩人公開辯論。昨天上午郭玟成在立院記者會向陳致中喊話「人不要和鬼辯論」,並暗示會發生暴力,下午高雄警局即宣布禁止辯論;黨政同調,前呼後應,一氣呵成!

政見辯論是基本的「言論自由」,高雄市警察局的禁令,卻形同戒嚴時期的「預先審查制」,已涉違憲。這明明是假「擔心衝突」之名,行「政治掩護」之實;陳致中與邱毅不知誰是人誰是鬼,但高雄市警察局卻分明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