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收入差距…大陸城市像歐洲 農村像非洲

聯合報2011/12/06
收入差距…大陸城市像歐洲 農村像非洲

【聯合報╱記者陳思豪/綜合報導】大陸科學出版社近日發布一項研究報告指出,二○○九年大陸城鄉居民收入差距達三點三比一,若加上城鎮居民所享福利,差距更達六比一,城鄉收入差距之大,居世界之冠。

大陸科學出版社近日出版的「中國居民消費需求變遷及影響因素研究」指出,大陸城鄉收入差距越來越大,一九八○年代,大陸城鄉收入差距幾乎都在一點八到二點三倍之間;但到二○○九年達到三點三倍,而國際上最高的在二倍左右。前大陸工程院長徐匡迪曾形容說,「中國的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十分傳神。

除了城鄉差距外,大陸貧富差距也日益嚴重,根據大陸媒體披露,國際間通常用「基尼系數」,來衡量貧富差距的表現,零點四是所謂的警戒線,大陸在八○年代中期的基尼系數只有零點一六,但到去年已經飆升至零點四八。

大陸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教授常修澤就認為,目前大陸的貧富差距,已超過可以容忍的紅線。據大陸方公布的數據,一九八○年最高收入組與最低收入組的差距,只有二點九倍;但二○○九年已經增加至八點九倍,而且還有繼續擴大趨勢。

在中國大陸隨處可見「富中國、窮中國」的強烈對比,例如,位於重慶的「中國海外三峽」希望小學,全校採歐式建築,學校總投入的金額,可以捐建十七個希望小學;但在新疆皮里村,小孩為了上學,不但要翻越過無數個山脈,走過不足一個腳掌寬的懸崖,就連一雙鞋子也買不起。

以廣州市為例,最低工資在三月一日調整自每月一千三百元人民幣,扣除寄回家中的部分,每個工人一個月可花用的錢不到一千人民幣。

但隔幾條道路,廣州體育中心附近百貨林立,國際時尚精品進駐,店內販售的精品,是很多工人不吃不喝一年也買不起。

「中國居民消費需求變遷及影響因素研究」撰稿人、東北財經大學教授田青認為,體制因素導致行業壟斷市場,讓一些人的收入增長越來越快;此外,機會不平等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大陸專家認為,不管是增加對富人的稅金,或是加大社會保障,政府必須拿出辦法,一旦形成太過明顯的兩個世界,對社會穩定是很大的威脅。

中央社2011/11/29
陸逾半農民 自認弱勢

(中央社台北29日電)一份「中國農民狀況發展報告」顯示,大陸農民對貧富差距感受頗深,暫時少有仇富心理。但與有錢人、官員交往時,農民的尊嚴感很低,逾半受訪者認為農民弱勢,比其他人低一等。

這份報告由華中師範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撰寫,調查範圍包括大陸31個省、270個村莊,共取得4794家農戶的問卷資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國廣播網等大陸媒體,都披露了報告的主要內容。

「報告」指出,年長的農民尊嚴感明顯高於年輕人;收入較高者認為自己「活得有尊嚴」的比重高於收入較低者。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農民是社會的弱勢群體,比其他人低一等,對自己的身分認同感持消極態度,務工者和務農者持這種看法的比例更高。

「報告」同時表示,在與有錢人、政府官員、醫護等專業人員交往中,農民的尊嚴感很低,農民的社會地位有待提高。

華中師範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副院長鄧大才認為,隨著時間推移,在貧富差距、城鄉差距逐步拉大、幹部和群眾關係愈加疏遠的影響下,農民的尊嚴感可能出現下滑趨勢。大陸政府和社會要在保障農民尊嚴方面作出更大努力,讓農民真正「活得有尊嚴」。

這份「報告」並且指出,農民對基層幹部的滿意度不高,例如對村幹部和鄉鎮幹部的滿意度只有57.8%43.9%

此外,這份「報告」還反映,農民對國家大事也只有選擇性關注,對與自身利益直接相關的事最感興趣,反之則不太關注;對鄉鎮政治參與度最低,對村民選舉參與度最高,政治參與度有待提升。1001129

中央社2011/11/14
大陸將調高扶貧標準

(中央社記者周慧盈上海14日電)據報導,中國大陸官方將逐步提高扶貧標準,並且不排除授權地方政府根據各地實際情況,制定高於大陸中央的地區扶貧標準。「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即將公佈的「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採納調高貧困標準的建議,承諾「逐步調高國家扶貧標準」,讓「貧困地區農民人均純收入增長幅度高於全國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務主要領域指標接近全國平均水平,扭轉發展差距擴大趨勢。」根據2010年官方標準,中國大陸人均每年純收入低於人民幣1274元(約台幣6000元)的民眾,便是扶貧對象。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李實說,若扶貧標準上調到2000元,大陸貧困人口將達1.3億。不僅貧困人口結構將發生重大變化,扶貧方式也將改變。數據顯示,2000年以前,中國大陸一直採用1986年所定的206元扶貧標準。此後,這項標準依據農村居民消費者物價指數進行更新。

2007年,這項標準為785元;2008年,扶貧標準和低收入標準合一,統一使用1067元作為扶貧標準。

此後,隨著消費物價指數等相關因素,標準進一步上調。2009年提高到1196元,2010年又調到1274元。

在扶貧標準調高的同時,扶貧對象也由2007年底的1479萬人擴大到2008年底的4007萬人,隨後又逐漸下降到2010年底的2688萬人。報導說,由於大陸區域發展不平衡,扶貧標準和「低保(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標準相銜接並非易事。李實分析,「國務院扶貧辦不排除會選擇分散決策的方式,由各地根據當地實際制定扶貧標準。」1001114

旺報2011-12-09
農業研究所-兩岸農民共同心聲

【(杜宇/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中國官方日前發表《中國農民狀況發展報告》觸及敏感的社會階層議題。該報告指出農民對貧富差距感受頗深(2010年中國農民人均純收入還不到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3),有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農民是社會的弱勢群體,農民的尊嚴感很低,社會地位也有待提升。這樣的感受兩岸其實相當類似。

在台灣農業雖然已經相當現代化,但因耕作面積小(平均每戶約1公頃),生產成本增加速度超過收入增加,農產品產銷發生經常性失衡、天然災害等因素,不僅農家所得(88.4萬元)跟不上全國家戶平均水準(112.4萬元),其中農業所得不到20萬元(僅19.3萬元),多數需靠非農業所得來養家糊口,加以隨著工商業成長,農業生產總額(2146億元)只占國內生產毛額(13.6兆)的1.58%,使得農村勞動力出現空洞化,農民社會地位相對偏低,甚至產生外籍配偶與隔代教養的社會問題。兩岸農民都期盼能早日脫離貧窮,有尊嚴過活。

未來農業的重要性仍然無可取代。兩岸的政府在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更應該重視農村潛藏的問題與農民的心聲。針對改善生產環境、提高農民生產技能、改進產銷機制缺失、增加農民收益等作出最大的努力,讓年輕人願意留下來務農,進而轉變社會大眾對「農民」的看法,讓農民真正活得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