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僱外籍看護 擬排富

蘋果日報20111205
僱外籍看護 擬排富
屢見名人濫用 不利本勞就業

名人遭爆濫用外籍看護工案例
外籍看護工為許多家庭紓解照護責任。朱有平攝

【施春美、陳嘉恩╱台北報導】名人濫用外籍看護工案件頻傳,上月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妻曾馨瑩要外籍看護工提購物袋,遭北市勞工局裁罰。為保障本國人就業權益,五都勞工局長均認為外籍看護工的聘僱資格應訂「排富條款」,北市勞工局長將向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提排富門檻建議。

上月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妻曾馨瑩被《蘋果》拍到購物時由外籍看護工提血拼戰利品,遭檢舉不當使用外籍看護工,遭北市勞工局罰鍰三萬元,並引發輿論批評大企業老闆不聘本勞、卻申請外籍看護工,影響本國人就業權益。

「排富線須訂很高」
北市勞工局局長陳業鑫表示,繼補教名師徐薇上節目自爆濫用外勞遭罰後,此類事件頻頻發生,他認為中央法規有增訂「排富條款」需要,將向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提建議,門檻可以為所得稅稅率百分之四十以上或總資產達一定程度者。

新北市勞工局長高寶華、台中市勞工局長賴淑惠、台南市勞工局長王鑫基及高雄市勞工局長鍾孔炤受訪也都支持此方向。高寶華說,有錢人繳的稅也較多,如何訂才能對勞工有利且符社會正義,須再討論。賴淑惠說,排富線可能須訂得很高,以免衝擊中產階級和雙薪家庭。王鑫基說,排富有助提高本勞就業機會。鍾孔炤說,如何落實需仔細衡量,「若生意人去年生意好、所得高,被排除不得僱外勞,今年生意差,又該怎麼辦?」

最快月底開會討論
勞委會職訓局長林三貴說,月底將召開外勞政策諮詢小組會議,若有委員提出,會納議程由勞、資、學者一同討論。

擔任居家照顧員的林麗鳳表示,她支持排富,因為這樣比較公平,可讓極富者聘僱本勞,增加本國人就業機會。民眾林政宇也說,大老闆這麼有錢,應聘用本勞,他支持排富,但排除的應是非常有錢的大老闆才可以。

勞工局應加強稽查
台灣勞工陣線祕書長孫友聯認為,訂排富條款符合社會公平正義,「不會有人反對!」除排富外,勞工局更應加強稽查,避免貴婦在血拼、看護工卻須顧小孩、提重物等「奴化外勞」的行為再發生。

對於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日前曾指,聘用外勞涉及人民權利行使,依《憲法》人人平等原則,「要做限縮的話必須審慎研議。」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說,如排富條款訂在《就業服務法》的母法中,在法律上可行,他個人也不反對此方向。

曾任多屆外勞政策諮詢小組成員的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則擔心,排富恐變成對有錢人的懲罰,且富者若不能聘外籍看護,又不願聘用本勞,受害的會是失能老人。

外籍家庭看護工申請資訊
◎申請資格:
●經指定醫院醫療團隊評估須24小時照顧者
●特定項目重度身心障礙者(如智能障礙、植物人、失智症等)
◎工作內容:
●僅能從事照顧受看護者的相關工作,如為病患煮飯、餵食、洗衣、清潔環境等
◎人數:
●截至10月底,在台共184182
◎違規罰則:
●以不實文件申請看護工者,罰30~150萬元
●要求做看護以外的工作,罰3~15萬元,並限期改善
◎諮詢管道:
0800-085-151
http://labsop.evta.gov.tw:8080/ffnw
資料來源:勞委會、《蘋果》資料室

蘋果日報20111205
本國看護工 月薪至少高1

勞委會統計,至十月底我國有十八萬四千多名外籍家庭看護工,創歷史新高。民間團體批評,外籍和本國看護工價差大,外勞人數不斷暴增,另國內對申請外籍看護工的法令限制雖很嚴格,把關卻相當寬鬆,嚴重排擠本地看護工工作權。

「外勞便宜又好用」
長期從事社區居家服務轉介工作的彭婉如基金會企研組專員林玉萍指出,請一個外籍看護工,可二十四小時使喚,每月只需約一萬八千元,「便宜又好用」;本地看護工每天工作十小時、每周五天,月薪至少二萬八千元,薪資差距太大,導致只有申請不到外勞的家庭才會暫時先請本地看護。「目前法令對外籍看護工申請資格審核雖相當嚴格,實際執法卻過於寬鬆。」

從事看護工作的民眾吳小姐說,本國看護價格高,不容易長期受僱,「家屬的確都會想盡辦法去申請外勞。」

台北護理健康大學長期照護研究所所長李世代認為,政府應速修訂《長期照護服務法》及相關外籍看護工規範,確保看護工服務品質並保障本地看護工權益。

殘障聯盟祕書長王幼玲則說,政府提供的長照到宅居家服務,每小時只給一百八十元的薪資,使得許多受過居家照顧訓練的人不願投入市場,改善居家服務就業環境也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記者張勵德、陳嘉恩

蘋果日報20111205
居家照護 首見男陪伴員

【張勵德╱台北報導】以女性為主的居家照護工作,男性投入也大有可為。原擔任保全公司運鈔車主管的陳禹成,一年前因公司經營權易手被資遣,在太太的引介下,他投入居家照護產業,成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培訓的首批男性居家陪伴員,昨他分享照顧九十一歲退伍將軍心得,暢談兩人化「敵」為友、成忘年之交。

中年夫妻同時失業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昨舉辦天使獎表揚活動,共有林菊、郭靜蓉等七位績優居家陪伴員與四位到府坐月子保母獲表揚,現場並有陳禹成、鄭彩玉夫婦等數百名結訓者到場。

今年五十二歲的陳禹成,原太太在保全公司工作,分別擔任運鈔車主管與點鈔員,一年前兩人因公司經營權易手被資遣,雙雙失業,求職也困難重重,當時妻子加入彭婉如基金會擔任家事管理員,結訓後投入家庭清潔工作。今年初,基金會試辦男性居家陪伴員訓練,待業中的陳禹成決定加入,成首批男性陪伴員。

與將軍化「敵」為友
陳禹成昨說,今年四月結訓後開始照顧九十一歲退伍老將軍,這位獨居老爺爺因脊椎受傷不良於行,剛開始老爺爺總愛發脾氣,嫌他管太多又嘮叨,有時候還會用粗話罵他,但他總是耐著性子,後來爺爺漸漸習慣他的陪伴,他與老爺爺更成為忘年之交,「這份工作讓我重新覺得自己被需要,也很有成就感!」

彭婉如基金會企研組專員林玉萍表示,男性陪伴員招募對象以該會家事管理員的丈夫為主,若試辦成效良好,未來將開放一般民眾報名。

蘋果日報20111207
應該全面開放外傭(洪宗賢)

從幾次名人帶外傭逛大街被訴。身為一個醫師,首先是慶幸這些開立證明的醫師沒有被牽連。

身為一個公立醫院醫師,各式診斷書實為工作中最無奈的一部分。除甲、乙種診斷書(多是有親自診療紀錄的病患),還有農勞保傷病、殘廢診斷書,兵役診斷書及社會喧囂的「巴氏量表」。尤其是後三者,大部分醫師都持敬謝不敏的態度。為何?開個診斷書不過賺個一、兩百元(醫院收費約一百到一千不等),若被牽連上新聞,都是偽造文書、詐欺等罪。

仔細檢視巴氏量表,根本沒幾個人能通過!所以每張通過的量表,多少都帶有醫師幫忙的善意。然而有弊端報導,社會指摘四起,於是:沒開沒事,開的緊張!所以許多醫師原則是「能不開就不開,甚至抵死不開!」

回過頭來看,巴氏量表是一種日常功能評估表,然而家庭照護幫傭是一個社會需求(比如嬰幼兒的照護)。前者從來就不是為解決後者而存在。以醫療專業想要完全解決社會問題,根本是緣木求魚!

恫嚇防弊助長掮客
對於外傭迫切需求的家庭,一者以老人照護,一者為家有嬰幼兒。其共同點是:需要有二十四小時的照護,尤其是雙薪小家庭的嬰幼兒照護。如今政府一方面絞盡腦汁鼓勵生育,連最基本的需求也不願面對!為什麼不能開放?因為政客不能背負「影響本國勞工權益」的罪名,於是推給醫師把關,而一味的恫嚇防弊,造醫師退縮,家屬困難,反而更滋生出大批掮客,以及鋌而走險的醫師,個個欣欣向榮。

此外,另一個越來越嚴重的是外傭逃跑的問題。由於需求大於供給,加上申請困難。許多不肖人士專門引誘合法外傭逃跑。外傭一旦逃離原僱主,僱主會被懲罰性的要求半年內不得再申請,更造成逃跑的非法外傭有廣大的就業市場(跑的越多,市場越大)。把合法的趕向非法,造成更大的社會問題。

外傭不致衝擊台傭
其實外傭和本國幫傭兩者的生存競爭性影響甚微!首先,本國幫傭鮮少願意常住他人家,而僱主基於考量,也不願意有本國幫傭長居門戶之內(外傭隻身來台,容易控管)。所以外傭所負責的家庭,多為全天照護需求;而本國幫傭,多負責定時清潔工作。其次,本國勞工以時計薪,全天上班,月薪將高達五、六萬元以上,願意以此高價聘請本國幫傭的,在經濟能力也和外傭需求家庭不同等級(雙薪小家庭只負擔得起外傭)。所以若持續嚴格管控外傭,以為保護本國勞工,不但問題沒解決,衍生更多社會問題(家庭相處糾紛、嬰幼兒安置、接送車禍等等),導致兩敗俱傷。

此外,政府面對外傭引起的民怨,規定越來越多。從規定一個醫師開立,到需要兩個醫護人員判斷,一有收賄新聞,不是大動作調查,就是以刀鋸鼎鑊恫嚇醫護人員。以為可做到公平、防弊。結果醫護人員龜縮,病患家屬處處碰壁,更驅筆者建議:應該以全面開放、適當管理來面對外傭問題。只有正視需求,才能解決問題。政府可對這些需求家庭抽取適當稅捐(本來要給掮客醫師的黑錢,轉由政府收取),以保證投入本國勞工素質提升以及福利支出。環顧鄰近各國,如香港(有外傭稅)、新加坡幾乎都算開放外傭,並未損及本國勞工權益,畢竟這是有目共睹的社會需求。
作者為大里仁愛綜合醫院骨科主治醫師

蘋果日報20111207
照顧老人vs.保障本勞(伊佳奇)

為保障國人就業權益,五都勞工局長建議外籍看護工的聘僱資格應訂「排富條款」,這僅考量本國勞工權益的立場,但別忽略攸關數十萬失能失智者權益的長期照護體系的建立及照顧服務員的分級與定期檢定,才能真正達到保障本國人就業權益的目標,否則「排富條款」僅是空中樓閣。

名人濫用外籍看護工案件頻傳,郭台銘妻曾馨瑩讓外籍看護工提購物袋裁罰後,五都勞工局長均認為外籍看護工的聘僱資格應訂「排富條款」,表面上是彰顯勞工行政機構保障本國人就業權益,但外籍看護工也是歸屬長期照護體系的一環,在長期照護體系與照服員本身的制度沒完整建立前,僅頭痛醫頭,如貿然通過執行,勢必影響國內數十萬失能失智者與其家庭的權益。

無論外籍看護工或本國籍照服員都屬於長期照護體系一環,在過去討論這議題時,就有提出限制外籍看護工引進、或外籍看護工的聘僱資格應訂「排富條款」等建議,但試問目前本國籍照顧服務員是否已建立完整體系及充沛人力足以取代外籍看護工?本國籍照顧服務員目前人數不足,長照上路後,一開始,就需要近萬名照護服務員,但隨著老年人口的增加,預計將來可能需要超過62000人。

為何本國籍照服員目前人數不足?原因包括:勞動條件差、待遇不佳、社會地位低、職業尊嚴及專業角色未受肯定、欠缺職業生涯規劃、流動率高,也因為就業門檻不高、專業訓練及實習不足、無證照分級制度,形成年輕及少壯族群加入工作行列有限,反而吸引退休及中高齡失業族群開闢第二春。

勞委會已在2004年開辦「照顧服務員」職類技術士技能檢定認證制度,即整合病患服務員與居家服務員名稱,學歷只要求國中畢業,只需接受64小時核心課程、80小時臨床實習,總共144小時的專業訓練,就業門檻低,但未提供職業生涯規劃與證照分級制度,如何能吸引高學歷與技能者及讓其安於室。

制度欠佳難吸人才
勞委會預估本國籍照服員在2010年就業機會為9600人,再根據內政部最新統計,截至今年6月底止,居家服務個案人數為25000餘人,再加上醫院的病房助理及看護,目前國內現有照顧服務員人數約3萬人,由於制度不健全,並無法吸引人才投入,而截至今年10月底,在台共有184182名外籍看護工,這兩者數字如何取代?

「長期照護服務法」草案已在立法院進行委員會審查階段,目前就有十多個版本競相遊說立委,五都勞工局長應就照顧服務員的勞動條件、薪資結構、證照分級制度、專業形象維護等權益來提出具體建議給立法院,而非口號式的關懷。

護理人員還有公會可為其發聲,照顧服務員工作分散在不同的機構或民間組織,平均學歷不高,有誰會注意他們的權益及職業生涯的發展,如果沒有政府部門或職業工會來保護與爭取照服員的權益,僅將照服員視為中高齡失業者、二度就業婦女或退休族群的「愛心」工作。

如果無法將照顧服務工作建構成有專業職業制度與形象,吸引到年輕的人才願意長期投入到照顧服務產業,需要被照顧的病患、長者,又如何能得到高品質的照顧,這是台灣長期照護體系不可忽視的一環,這目標達到後,再言外籍看護工的聘僱資格應訂「排富條款」,或設立外籍看護工引進高門檻,如此才能兼顧到數十萬失能失智者與其家庭的權益。
作者曾任教於大學、目前專職照顧失智症父親

蘋果日報20111207
盡快規劃執行老人長期照護(施壽全)

民國82年,台灣開始邁入高齡化社會(65歲以上者超過人口7%),如今老年人口已接近11%。人口老化對於國家生產力的衝擊或許還不明顯,但僅約一成人口醫療花費卻佔總支出近30%,對於84年開辦的全民健保運作,不過短短10多年後便陷入財務困境,顯然有無可忽視的影響;最近醫事人員分配不均與流失的現象,也使狀況更加複雜化。不過,當局為了護持健保,也推動了種種開源節流方案,因此短期內,健保應無立即面臨難以為繼的問題。然而,除健保外,橫亙在眼前可能更沉重的負擔則是,對於失能與失智者(老人佔絕大多數)的長期照護!

由於相關法令何時送審還在未定之天,人民對於「長期照護」,一直也只能採取「自求多福」的方式處理。因此,四處林立的安養機構雖然品質良莠不齊,但也只好得過且過了。而長者未送機構安養的,則因目前具產能之成人扶養老人大約71的比例,受少子化影響,估計於10年及20年後會分別減少至41 2.71,使老人在家由家人自行照顧的情形,將逐漸成為「不可能的任務」!對於勢在必行的老人長期照護,我們該何去何從呢?

應速建立評核制度
提起長期照護,一般都會想到借鏡日本從公元2000年起實施的「老人介護制度」,其所以成效良好而為各國參訪學習的典範,主要原因是事前已有10餘年充分的準備而建立了穩固的保險財務架構。因此,我國政府雖然對長期照護並非沒有規劃,但主事者不應再被迫妥協而在保費分攤上充當「濫好人」,長照保險制度必須建構在「專業」的審定與決議上,顯然是其能否可長可久的主要關鍵!

長期照護固然需要充分準備才能上路,但「聞樓梯響」久了,總得見到有人「下樓來」,才能展現誠意。因此,現階段政府該做的,便是盡快委託專業學會廣泛開辦教育課程,建立評核制度,督促與提升各地安養機構的照護品質。再者,由外籍家庭監護工照料老人的現況,確實有讓許多家庭免於顧此失彼甚至崩塌的具體貢獻!

因此,既然一般中產與受薪家庭由家人24小時自行照料長者已無可能,又請不起本國人(實際上本國人願到他人家中任全天候看護的也不多,不能算是搶了本國人的工作),從考慮許多長者固然可以自理生活,但整體機能與反應變弱,使獨自在家的危險性居高不下的觀點切入,當局應該放寬對於外籍家庭監護工的聘僱條件,不要讓有些家庭迫於無奈而只好違法的憾事再發生!此一方向的政策思量,相信一定比計較與加發「老農津貼」的短線做法,更能嘉惠社會大眾。

雖然日本有了健全的長照制度後已幾乎不需要聘僱「外勞」,但我國的狀況距離還很遙遠,過渡時期應有循序漸進的因應辦法,才能確保「老有所養」的目標不會流於空談!
作者為馬偕醫院副院長

中央社2011-12-06
台灣國民會議:全面開放外傭

「台灣國民會議」今天表示,政府應取消外籍家庭幫傭、看護工的申請資格限制,全面開放,並以本籍勞工與外籍勞工薪資脫鉤為原則,訂定外籍勞工的基本薪資與權益。

「台灣國民會議」上午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其不分區立法委員參選人陳嘉君表示,政府對外籍看護工、家庭幫傭的申請資格限制嚴格,台灣只有2000多名合法家庭幫傭,卻有3萬多名逃跑外勞。

陳嘉君說,全國一半以上是雙薪家庭,家庭幫傭需求很高,但其中許多礙於法規無法申請外籍看護工、家庭幫傭的人,是否被迫違法僱用那些逃跑外勞照顧家中老人、小孩?政府應思考全面開放外籍家庭幫傭、看護工。

醫師許達夫表示,外籍看護工的申請資格「巴氏量表」非常粗糙、不適用現在的醫療環境,量表分數難真實反映病人病情嚴重與否、是否需要人照顧,應徹底修改制度。

陳嘉君說,要符合外籍看護工或家庭幫傭的申請資格「比登天還難」,應開放申請資格,且重新訂定外籍幫傭薪資規定,才能真正為全國人民謀求幸福家庭。1001206

聯合晚報2011/12/06
外傭排富 陳嘉君:讓一般家庭也請得起

【聯合晚報╱記者舒子榕/台北報導】台灣國民會議今天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指出,面對家庭幫傭問題,政府不願意面對真相,巴氏量表是排除幸福條款。我國應該全面開放外籍家庭幫傭,讓本勞薪資與外勞脫鉤,才能讓一般家庭也請得起外傭,釋放高薪婦女的勞動力,提升台灣經濟力。

台灣國民會議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黃惠君表示,夫妻為了生活品質必須外出工作,若是捨不得把年邁父母送到養老院,也捨不得把孩子送到托兒所,國家就迫使人民犯法雇請外籍幫傭,這樣的制度不對。人民都知道台灣有多少外籍看護從事家庭幫傭,但政府卻看不見,今天還提出排富條款,顯示政府不知道問題的本質。

台灣國民會議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陳嘉君說,香港、新加坡的國民所得高,外籍家庭幫傭制度實施已久,我國的競爭力卻節節下降,就是因為我國從來不調整政策,釋放婦女高薪的勞動力。孩子一個月保母費用高達25000元,父母的看護費用是一個月6萬元,人民難以負擔,國家應該全面開放外籍家庭幫傭,讓外勞與本勞的薪資脫鉤,讓一般家庭都負擔得起。

陳嘉君表示,根據現行規定,目前本勞基本薪資為17880元,外勞基本薪資仍維持15840元,某種程度已經脫鉤。外勞輸出國的失業率高,只要我國提供足夠吸引外勞過來工作的薪資就夠了,我國保障的是本國勞工在這裡生活的基本人權,本勞與外勞脫鉤才能真正使台灣有競爭力,且外勞不需要拿跟本勞一樣的薪資,因為外勞的生活不在這裡。

蘋果日報20111208
蘋論:政府沒有 長照規劃

我們社會有一個共同的噩夢,就是對老年失能者的長期照護問題。比這更大的噩夢是政府的迂腐,阻礙了民眾解決長照問題的途徑。

以前,人們的壽命不長,平均壽命僅50多歲,即使有長壽者需要長期照護的,也有大家庭吸收,分攤照護的重擔。現在的小家庭,在薪資普遍低落的情況下,即使夫妻雙薪也負擔不起長照的開支,更何況夫妻必須有一人辭職專事長照。

中產階級負擔不起
目前台灣社會老人去世前,平均7年躺在床上或坐輪椅無法自理生活。本國籍照服員人數不足,而且要求月薪很高,平均68萬元,還每天只工作8小時。更糟的是即使願意出到10萬元,還常常找不到人願意日夜照護。這樣的價碼,一般中產階級如何負擔得起?很多家庭就因為父母長照問題而經濟崩潰、家庭解組。

本國勞工望之卻步
為什麼不開放外勞自由進口?政府嚴控外勞人數的理由是:避免剝奪本勞的就業機會。是嗎?不是掩耳盜鈴嗎?本勞根本不願從事長照,他們寧願失業也不做。原因是:工作時間太長、太累、沒有尊嚴、沒有前途、也不願意住進長照家庭。外勞就沒這些問題。所以,政府以為開放外勞會剝奪本勞的就業機會,其實是想當然耳的錯誤推論;結果是家庭陷入困境、本勞還是失業的雙輸局面。

台灣目前的長照及護理人員約3萬人,而外籍看護今年10月底總共184182人,可見本籍照服員人數的短缺。政府在照服員的訓練、教育、證照分級等制度方面沒有規劃,使本勞對長照工作望之卻步;但又限制外勞的人數,豈非跟需要長照的家庭過不去?

反製造出大批掮客
政府的昏瞶還不只這些。為了控制外勞人數,政府對請外勞的資格限制甚嚴,須由兩位醫護人員判定,還要滿足嚴苛的巴氏量表的條件,才能請外籍看護。等於把問題推給醫師把關。醫師最好是來申請的一律都不合格,以免出錯還有法律責任。勞委會防弊第一,便民最末,反而製造出大批外勞掮客居中牟利。

就讓市場供需決定外勞的人數,自由開放外籍照服員,只須訂定管理辦法即可。目前政府這種扭曲市場的行徑只會惡化外勞的服務品質和私逃問題,惡化長照家庭的狀況、惡化老人的病情……對誰都沒好處。

中國時報2011-12-16
外傭政策 該全面檢討了

【魏千峰】媒體報導,繼陶晶瑩及鴻海董事長夫人曾馨瑩後,藝人藍心湄又因違法僱用外傭,遭台北市勞工局介入調查。與此相反的,日前台灣國民會議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陳嘉君等人卻以全面開放外傭為主要競選政見之一。在我國法令下,僱用外籍家庭幫傭、看護工的申請門檻頗高,但明明是違法僱用外籍幫傭,為何仍有許多人冒著違法的風險,不惜以身試法呢?

它的答案很簡單,就是外傭便宜又好用。現在台灣聘僱臨時幫傭,每小時費用在二五○元至三百元左右,若以一個月二四○小時計算,需要六萬元至七萬二千元。而且一般台灣人願意在公司或工廠工作,不願意當家庭幫傭,或許因為認為從事家庭幫傭有損尊嚴,因此,縱使每個月以五或六萬元聘傭家庭幫傭,也不容易找到台灣的幫傭。但若是聘僱外籍幫傭或看護工,衹要以每月最低薪資一七八八○元為基礎,加點二千元至三千元之加班費,每月二萬元上下就可以使用二十四小時供人使喚的外籍幫傭或看護工。在經濟及使用方便的誘因下,當然,大家喜歡使用外傭。

依照現行法令,聘雇外國人工作僅係補充我國人力之不足,換言之,聘雇外國人來台工作是例外,且經過嚴格審核後方予許可。以聘僱外籍家庭幫傭及家庭看護工為例,屬於就業服務法規定之工作,前者之家庭幫傭須有年齡三歲以下三胞胎以上之胞胎子女,或七十三歲以上老人與六歲以下之幼兒等累計點數滿十六點或以上。後者為特定身心障礙重度等級項目之一者,以巴氏量表評量,非常嚴格。

通常,台灣民眾使用外傭多以家庭看護工方式聘僱,為通過巴氏量表的評估,時有與醫生偽造文書情事發生。近年來,勞工行政主管機關又對家庭看護工作從事變相家庭幫傭嚴加取締,處以罰鍰,但仍舊無法阻止違法使用外傭的事例發生。

台灣國民會議黨以取消外傭管制之不合理情形為主要競選政見,可能獲得希望開放外傭人士的支持。勞工行政機關或許會主張全面開放外傭將損及本國勞工之就業機會。但實際上,國人多不願從事家庭幫傭,一味支持管制外傭政策等,不僅不能保障本國勞工之就業,反而對希望使用外傭的台灣家庭課加不必要的限制。更有甚者,國人為使用外籍幫傭,屢屢違法,不斷傳出偽造巴氏量表等情事,此時此地實有重新檢討外傭管制法令與政策之必要。

然而,站在人權保障立場,現行法令亦有過鬆之處。外籍家庭看護工與外籍幫傭在勞委會八七年的令函中不適用勞基法相關規定,以致超時工作,僱主不依法支付加班費,僱主對外傭毆打或性騷擾不時傳出,外傭形同台灣社會的奴工,對我國國際形象損害甚大。因此,在放寬外傭的法令與政策的同時,也應該給予外傭適當的法律保障,才是正本清源之道。是否制訂專法保障或適用勞基法,也是立法考慮的方向。(作者為執業律師)

中廣新聞2011-12-15
台灣國民會議黨 籲全面開放外籍幫佣與看護

【中廣新聞/蕭照平】台灣國民會議黨,今天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質疑政府對外籍幫傭與看護的申請標準認定過於嚴苛,使許多有需求的家庭,反而雇請非法外勞。因此呼籲政府,不僅要大赦雇用非法外勞的家庭外,也主張全面開放外籍幫傭與看護。

現行法令規定,申請外籍看護工,必須先取得巴氏量表;而申請外籍幫傭,必須符合家有三歲以上的多胞胎與七十五歲以上長輩的規定。

對此,台灣國民會議黨召開記者會,認為申請制度太過嚴苛,陪同出席的翁先生表示,他有一位八十八歲患有失智的母親獨居鄉下,卻無法通過申請,感到相當無奈。

「為什麼在台灣我們要盡孝道,有這麼沉重,要申請外勞來照顧媽媽的機會,都這麼困難。」

所以,台灣國民會議黨提出主張,呼籲政府應該全面開放外籍幫傭與看護,並且解放雇用非法外傭的家庭。發言人陳嘉君說。

「台灣將近有四萬個家庭非法雇用外勞的恐懼中,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他們不願意放棄他們要盡親情的義務。」

台灣國民會議黨更呼籲,外勞應該與本勞脫鉤,並且修改勞基法,用專章規範外勞的薪資與權益,才能解決普遍家庭的需求。

中央社2011/12/15
台灣國民會議籲全面開放外傭

(中央社記者曾盈瑜台北15日電)「台灣國民會議」今天表示,政府應全面開放外籍幫傭,幫助人民追求幸福家庭。並邀請家中有失智母親的翁正岳到場現身說法,希望政府聽到人民生活的需求。

「台灣國民會議」上午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其不分區立法委員參選人陳嘉君說,據行政院勞工委員會統計,台灣有將近4萬名逃跑外勞,這些外勞不是消失,是代表有近4萬個家庭正犯罪僱用他們,但這些家庭不過是為盡親情義務,國家卻讓他們身陷犯罪。

服務於壽險公司的翁正岳說,自己88歲的母親獨居在南投鄉下,身體還算健康但有失智現象,當要申請居家照護、政府派人到家裡調查時,母親卻對答如流,因此無法通過申請。

他說,然而一次母親突然無法起床,原來之前曾跌倒骨折,但母親自己卻忘了。諸如此類的狀況如不定時炸彈,使人非常掛心,呼籲政府「藍綠放兩邊,孝道放中間」。10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