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台灣同志人權運動亞洲居首 立法保障空歡喜

中央社2006-08-19
台灣同志人權運動亞洲居首 立法保障空歡喜


同志調查採訪(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十九日電)台灣十年前開始有同志人權運動,到目前仍居亞洲之首,前幾年政府還推動立法保障,但至今毫無下文,讓同志有空歡喜一場的感覺。

同志運動以歐美國家腳步走得最快,包括荷蘭、加拿大都已立法保障同志可以結婚、領養小孩,亞洲國家的同志運動,台灣算走得很前面,台北的晶晶書庫是亞洲第一間同志書店,幾年前政府也曾希望立法保障同志人權。

二00一年六月,法務部完成「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經過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的研議修正,在二00三年七月十七日的全體委員會議通過,內容包括國家應尊重同性戀者的權益,同性男女得依法組成家庭及收養子女。

二00三年,總統陳水扁領取國際人權聯盟的人權獎及多次接待外賓時,都提到要將台灣的同志運動做為人權指標。

當時草案公布時,同志團體非常肯定,也期待早日落實,但五年來,「人權基本保障法」草案還未送到行政院,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說,政府推動保障同志人權立法,只是讓同志空歡喜一場。

不過,談起十年來同志在台灣受到的對待,同志們的體驗是有一些進步,例如:以往有些人對同志議題會嗤之以鼻,甚至露出鄙視眼神,但現在會公開反對同志,或直接說出同志是「變態」的情形已較少見。

台灣第一個公開結婚的男同志許佑生認為,現在台灣的環境對待同志已比從前友善,有些產業已將同志視為商機的一部分,例如有專為同志拍婚紗的禮服公司,不過,大眾能接納的程度還是有限。

然而,同志諮詢線熱線文宣主任巫緒樑則表示,現在台灣社會對同志表達的尊重,只不過是表面的偽善,很多人會以尊重多元文化表達同志人權應受尊重,但當進一步追問如果受訪者家人或孩子是同志時的想法,往往出現無法認同的反應。

巫緒樑認為,台灣社會在公開討論同性戀議題上,的確比從前進步,但多數人還是無法接納,主要是對同志族群不了解產生的焦慮與畏懼,除了立法外,還需要社會教育,否則同志處境不會有進展。

中央社2006-08-19
同志求助電話激增 年齡從小學生至74歲老翁


同志調查採訪(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十九日電)根據國外的研究,同性戀人口約占總人口的十分之一,實際情況是否如此無法證實。不過,台灣唯一提供同志傾吐心聲和解惑的同志諮詢熱線,成立八年來,近兩三年求助電話激增,求助對象年齡從小學生到七十四歲老翁。

同性戀不是疾病,更不會傳染,很多人也了解這是人類自古以來就存在的現象,以往談論總是比較忌諱,同性戀者因擔心遭歧視,不會輕易暴露身分,隨著網路資訊進步,談論同性戀的話題也愈來愈多,同性戀的成因、人口數雖都沒有一客觀說法,但從同志諮詢熱線的求助電話來看,同性戀可不是年輕人的專屬,年齡從小學生到七十四歲老翁都有,值得重視。

同志諮詢熱線每周一到周五,晚上有三小時由志工免費提供電話諮詢,志工小鄭表示,以往熱線每年接到的求助電話約一百通,現在已超過一千通,到目前來電者年齡最小的是小學五年級學生,這名學生清楚表達自己是有女性傾向的男生,只欣賞男生,但行為卻遭同學嘲笑。

小鄭說,當他聽到這名小學生的告白,不禁想起自己在求學時代,為了不讓身分暴露,隱藏自己的性取向,他也告訴這名小學生,在還未成年時,為了求生存,隱藏還是最好的自保方式。

同性戀也不是只有在誘惑較多的大都市才會有,一名住在南投的七十四歲老翁無意間得知同志諮詢熱線電話後,就立即請求協助。

根據熱線的紀錄,這名老翁已當了爺爺,並已喪偶多年,老翁同性戀的身分,礙於社會壓力,從年輕隱藏到老,他告訴熱線他想要交「男朋友」,但不知該到何處找男同志,熱線志工提供老翁中部gay bar的地點,但不知已兒孫成群的老翁如何跨出這一步。

同志諮詢熱線說,來電者以國中到四十歲者最多,主要還是詢問情感問題,一般異性戀會碰到的情侶吵架、爭風吃醋、移情別戀、分手等,同性戀也會發生,但也有男同志喜歡上異性戀男生,或女同志看上異性戀女生。

中央社2006-08-19
男婚男嫁女女成對 同志愛情盼祝福


同志調查採訪(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十九日電)現在很多人不想結婚,但同性戀者卻渴望享有婚姻權,因台灣並未承認同性戀婚姻合法,同志團體預定九月舉辦集團結婚,企盼「男婚男嫁」、「女女成對」的同志,希望他們的愛情也能獲得祝福。

台灣第一對公開舉行結婚儀式的許佑生,是「同志集團結婚」的催生者,因為今年是他與美國伴侶葛瑞結婚十周年,雖然他們的婚姻在法律上並未被承認,但他卻不後悔當初的決定。目前許佑生台灣、美國各住半年,有時葛瑞也會來台灣,兩人各居一方時,每天也都透過網路視訊得知彼此情形,許佑生自信他與葛瑞的感情比起許多異性戀,更禁得起考驗,他也鼓勵更多同志以實際行動,爭取同志的婚姻權。

許佑生說,如果可以選擇,他當然也願意選擇不會受到爭議,容易被社會接受的異性戀,但同性戀的成因至今仍無法定論,身為同性戀者,只希望在人權上能受到公平對待,一般異性戀可自己決定要不要有法律認可的婚姻,但在台灣,同性戀卻連決定的權利也沒有。

去年底公開訂婚的陳敬學,是同志參政聯盟發起人,他在高二時就對家人表白出櫃,而他也是目前少數能受到家人祝福的同志,陳敬學的媽媽甚至為了支持兒子投入同志人權運動,還給予新台幣上百萬元經濟援助,連九十多歲的奶奶得知陳敬學要與男生訂婚時,也說「年輕人喜歡就好」。

因得家人祝福,陳敬學與小偉的相處與一般夫妻無異,連家裡菲傭都喊小偉「大嫂」,陳敬學若出國不在家時,小偉還會特地到家中陪伴老人家。陳敬學說,他非常滿意他的感情生活,但仍希望能有合法的婚姻,他與小偉也會到「同志集團結婚」典禮現場,與其他成雙成對的同志們彼此加油打氣。

在出版社工作的阿群是位女同志,與伴侶相識十多年,兩人早已住在一起,她形容她們也曾有過海誓山盟,現在已像「老夫老妻」,並認定彼此是一輩子的依靠,不過,社會對同性戀多半無法認同的不友善態度,讓她與伴侶的戀情只有少數家人及朋友知道,阿群仍希望能享有法律上婚姻洐生出的權利,如果在同性戀婚姻合法上有困難,阿群希望,至少讓同性戀者可以合法同居,同時享有合併報稅、財產繼承的權利。

從事社會工作的小鄭外表是個高帥型的男生,但他從國小就知道自己喜歡男生,求學階段當同學們都在談論那個女孩漂亮時,他一點興趣也沒有。

他說,「愛」是情感的自然流露,為何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都是天經地義,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就會被視為不正常,並受到歧視。

小鄭已有知心男友,喜歡孩子的小鄭甚至希望透過領養或人工生殖能有自己的孩子。他認為,台灣生育率快速下降,很多年輕人考慮教養問題,不願生小孩,他和一些同樣愛孩的同性戀者,不但有正當工作,也渴望有婚姻和自己的孩子,卻被排斥在體制的婚姻外,因歐洲已有承認同性戀婚姻並開放領養孩子,如果台灣也能走到這一步,還可解決一些孩童棄養的社會問題。

中央社2006-08-19
勇敢櫃父母與同志孩子相互學習 鼓勵出櫃


同志調查採訪(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十九日電)孩子平安健康長大、學業及工作順利、結交男女朋友步入婚姻,是多數父母的願望,不過,當孩子的性別取向不同一般認知,多數父母聽到女兒告知要和女友結婚,兒子告知深愛男友時,可能都會崩潰。有一群勇敢的「櫃父母」(孩子為同性戀的父母),選擇接受事實,鼓勵孩子出櫃。

同志諮詢熱線在二00四年三月舉辦第一場「同志親人座談會」,只有五位父母參加,之後座談會每兩個月舉辦一次,原本的用意是希望讓同志父母們認識了解進而接受同志文化,不過,座談會往往成了父母「決堤」大會,不少父母對自己子女是同志都感不解與難過,有些人甚至拒絕相信。

郭媽媽的女兒在國中時就出櫃,向家人坦白自己是同性戀,因女兒從小對女性衣物的排斥等現象,讓郭媽媽與從事輔導工作的先生早已發現女兒性取向有異,即使很不願意相信,不過,當女兒向他們坦白時,郭媽媽與先生倒是冷靜面對問題。

郭媽媽參加多次同志諮詢熱線「同志親人座談會」後,對為何自己女兒會是同性戀仍無法理解,但她深深覺得父母光是責罵、難過、勸誡、說教,都難以改變事實,她希望能用另一種態度積極面對問題,減少痛苦。

郭媽媽說,多半父母得知子女是同性戀之所以會驚慌,是因很多有關同志的新聞都是負面報導,父母難免立即聯想到愛滋病、性派對等不好的事情,想要保護孩子,又因無法理解同志相關問題,很容易和孩子有衝突對立。

郭媽媽認為,痛苦是每位同志孩子的父母必經的過程,暗自飲泣也改變不了事實,且痛苦之後總該學習用最適當的方式去關心、愛護孩子,畢竟與子女的親情是父母一輩子不願也無法割捨的東西。

二00四年九月,郭媽媽與一些櫃父母成立「櫃父母下午茶」,也是兩個月聚會一次。她說,這是一個彼此相互取暖、支持及學習的團體,在同志團體協助下,每次聚會會請來一位不相識的同志孩子與櫃父母對談,經由別人的同志孩子,談論成長過程中的性取向帶來的困擾、不知如何向父母表白的憂慮,了解自己的同志孩子也曾面臨的問題。

郭媽媽說,「易子而教」是幫助同志孩子父母更了解孩子的好方法,從對談中,同志孩子也能從別的同志孩子父母身上,了解為何父母會焦慮、痛苦,也學習體諒父母得知自己孩子是同性戀時,無法接受的心情。

「櫃父母下午茶」目前每次聚會約有十多人,有新加入者,也有老成員,大家漸漸有共識,要同志孩子變回異性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與其讓孩子隱藏身分和家人相處,不如鼓勵孩子適時出櫃,向父母家人表白身分,至少在同志的路上還能得到家人的溫暖。

根據這些勇敢櫃父母的構想,同志諮詢熱線計劃出版「出櫃手冊」,以同志孩子父母的身分,教導其他同志孩子如何在適當的時機,用適當的方式出櫃,才不會傷害與父母及家人間的親情。

中央社2006-08-19
家有同性戀兒父母自責羞愧 自喻弱勢中弱勢


同志調查採訪(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十九日電)父母難為,家有同性戀孩子的父母更難為!「斷背山」是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片中傳達同志堅忍的愛情力量令人動容。

但當父母得知孩子是同性戀時,「羞愧」、「自責」、「拒絕接受」是多數父母的第一個反應,即使問了千百遍「為什麼」也沒有答案,他們自喻是弱勢中的弱勢。

黃爸爸是個注重孩子身心平衡發展的好父親,從兒子高中開始,甚至主動與兒子聊女孩子相關話題,沒想到,兒子大學畢業後,坦白自己是個同性戀,黃爸爸努力思索兒子的成長過程,自責為何從未發現兒子的性取向和多數男生不一樣,黃爸爸感嘆在得知兒子是同性戀後,不知該如何再和兒子聊天。

周媽媽的兒子從小就非常貼心,和周媽媽也無話不談,尤其優異的成績更讓周媽媽引以為傲,當兒子申請到美國史丹佛大學時,周媽媽開始編織兒子功成名就,娶妻生子的幸福畫面,但當周媽媽和周爸爸到美國探視兒子時,卻發現電影「喜宴」的劇情,在真實生活上演,在看到兒子的情人是位男性黑人時,幾乎無法承受打擊,親子關係在激烈爭吵後瞬間降到冰點。

李媽媽的兒子是台北市明星高中學生,當兒子透露自己是同性戀時,李媽媽和李爸爸不相信是事實,並認為一定是遇到了不好的朋友,接著對兒子採取二十四小時監控,上下學及補習都親自接送,並停止給零用錢,他們相信,只有阻斷帶壞兒子的亂源,才能讓兒子回復正常。

相貌秀麗的吳小姐擁有碩士學歷,年近三十歲時,家人就一直逼婚,吳小姐原先不表白自己的同志身份,總以各種理由推拖,有一次和媽媽聊同志議題,吳小蛆覺得媽媽觀念還挺開通,決定告知媽媽真相,沒想到吳媽媽一陣錯愕,最後竟以死威脅,吳小姐很後悔讓媽媽知道事實。

郭媽媽是同志父母成長團體發起人,她說,「父母難為,同性戀孩子的父母更難為」,同性戀已算是社會弱勢的一群,但這群弱勢團體幾乎不會得到社會同情,而同性戀孩子的父母可說是弱勢中的弱勢,因為沒有一本親子書籍會教導如何當個稱職的同性戀父母,異性戀父母更無法理解同性戀子女的愛情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