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志參選 千山獨行

立報2006/8/7
同志參選 千山獨行

【記者陳怡君報導】20萬新台幣,等於兩百顆搖頭丸、一千張同志三溫暖浴資卷、5百本情色露點雜誌、兩場座談會,或是,有去無回的市議員參選保證金。長期參與同志、民主運動的中年詹銘洲宣佈投身年底的北市議員選戰,他身無恆產,甚至因警察惡意臨檢造成的關店而負債,然而,「為讓老母親不再深夜哭泣、為以身家性命鼓勵更多同志參選」,詹銘洲堅持自己的選擇。

長於高雄、建國黨創黨發起人之一、長期參與黨外運動甚深的詹銘洲,一開口就有一種台北人少有的「用力」腔調,他說自己習於用台語思考,說國語思路比較不順,很多記者都聽不懂他的話。詹銘洲自認是基層走來的同志,其實,他朗朗上口許多同志社群、主體性等運動論述術語,記者聽不懂他的話,是因為他心太急說得太多太快,跳躍的思緒與「恨鐵不成鋼」,急於鼓勵更多同志參選、進入政治場域的心情,讓他像是傳教士般停不了口。

同志參選內部座談會上,詹銘洲表示,同志選民向來在社會中扮演「隱形人口」,多半政黨認同高於性別政治認同,普遍對政治公眾事務冷淡、不表樂觀。同志在此民主參政一事上,最多、最大、最常有的想像,就是「無法想像」或「不敢想像』,甚至連如果同志當選後,會有什麼好處,也甚少思考,根本忽略了「同志參選」的重要與必然性。然而,正因為同志們缺乏想像可以被實現的「同志參選」,而一再淪為被壓迫、被政治剝削的次等公民。

2001年沒有黨派奧援,沒有高知名度,詹銘洲打出國內第一位同志參選立委的訴求,在南台灣獨樹一格。他從自己協助高雄市長謝長廷選舉,卻在其執政時遭受警方騷擾的經驗,體認到政治人物是讓同志社群失望的,他說:「連我這種指標型人物的生存工作權益都會被侵害,更別說一般的同志,我們不能去指望誰。同志社群為了自己的主體性,還是要以一張張的選票證明自己的力量。」

作風衝衝衝的詹銘洲認為,同志的票源需要被經營與呼喚,同志社群更需要透過實際參選瞭解政治運作、學習經營基層。不然,同志選票不被集中都是零散的,選前說什麼十萬同志十萬票都是虛幻的。

「很多人對於不曾發生過的事情,都會有一些恐懼與不敢想像。」從高雄上台北一年多來詹銘洲一路跌跌撞撞,終於在樂生院抗爭運動找到自己的位置,對於同志參與民主政治的堅持,他說:「決定參選是一個答案,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