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女同氣候變遷:姊妹們,別悲了!

破報2006/6/15復刊414
同樂新世代── Our New Life
/ 周郁文 / 吳牧青
女同氣候變遷:姊妹們,別悲了!

文/周郁文
拉子們的同志驕傲月,《藍調石牆T》絕版三年起死回生,終於在今年六月再度出版,彷彿在警醒世人勿忘發生在一九六九年六月的美國石牆事件正是驕傲月的起源。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演出拉子情愛載歌載舞的《三姊妹》雖然已結束,但是讀劇節目仍然在女書店繼續延燒。在遠離藝文的那一端,正有人徹夜狂舞,看不太懂邱妙津,無法體會往日悲情的熱舞派對。女同新世代,熱舞姿態檯面化,儼然一副「姊妹們,別悲了!」的情狀。

•舞吧!Girls Party

Ladies and No gentleman女人國派對」由一人組織Lezs Meeting舉辦,DM上三位時尚女子相擁欲吻性感魅惑,地點選在The Wall。這場第一次辦就早早爆滿的女性專屬派對,參加的幾乎是拉子,堪稱拉子休閒娛樂中一項值得注意的標記。這場Girls Party全為女性DJ,參加的TT婆婆與不分,匯聚一起成為時尚拉的大集合。舞台上個性Model性感走秀、舞團表演、以及來賓上台熱舞擁吻,最佳型女選拔,造成一股拉子裝扮旋風,愛美的七八年級拉在派對上不亦樂乎,當然也不乏五六年級大變身。在七八年級尚未湧現之前,四五六年級的拉子形象大多走樸素路線,當然也有超愛美的拉,不過在當時並不是拉子外型上的主流裝扮。在七八年級型男型女風潮湧現之後,拉子圈也走入了「型女時代」,高跟鞋、睫毛膏、迷你裙,愛打扮的拉子比比皆是。「不過時尚拉比較多出現在東區,離文藝掛的可能比較遠一點。而要認真說七八年級的小T小婆,在西門町應該算最多,那邊的消費與流行比較符合她們的需求。」Lezs Meeting唯一的成員小安說。

本身從華岡藝校畢業的小安是七年級生,與女友兩人都屬時尚拉,之所以想辦這樣的PARTY是因為覺得現在的拉子有這樣的需求,還有就是參考過美國與香港的拉子派對。去年七月曾經在漁人碼頭辦過遊艇派對,口耳相傳召集了五十人,租了一台遊艇在上面開PARTY熱舞。其實愛跳舞的拉子們自己私底下也常常辦別墅PARTY,或是去東區的LUXYROOM 18,時尚掛的拉也不一定去T吧,因為她們對於舞場、DJ、設備等等都蠻要求。說到T吧與PARTY文化,小安說,「女同志PARTY文化的開始,十幾二十年前就有T吧,不過那時候的T吧都唱台語歌,超可怕,後來在九零年代,出現搖滾看守所(Jail Haouse),有跳舞的地方但非常小,直到這幾年Esha開張,一個專門跳舞的地方,有美女公關、內部裝潢,後來的Les Night,也比不過Esha。」

身為一個時尚拉,對於「女性主義」這四個字有什麼看法?其實對小安來說距離很遙遠,《鱷魚手記》有聽過但沒看過,女友則說「那太悲了吧。」過去女同們必看的邱妙津,這下竟然被淹沒在時尚拉的洪流之中。感覺更與所謂的「女性主義知識份子」產生了代溝,「傳統印象中的拉子可能比較熱中心靈啦等靈修課程,有伴的可能就與世隔絕,開始吃有機食品,然後打扮就是一整個樸素。光鮮亮麗的比較少被看見。」曾經在《可樂報》當過編輯的小安,曾經寫過一個型女專題,分析各種不同造型的拉,像T就可以分為娘TT美型T不分偏T石頭T等等,而中性美的風潮在近幾年帶動,也連帶影響到拉子的裝扮「中性美的風潮可以說由某些明星的的帶動,像張曼玉、孫燕姿、Ella等等,她們的共通點就是不特別美艷,但是卻有一種非常獨特的中性氣質。像美國女同志影集《The L Word》裡面的Shane就是一個中性時尚拉的代表。而最近香港女同電影《遊園地》裡面的兩個拉子打扮非常有型,可以說是現在拉子們推崇的造型。」就小安觀察,東區的拉子有型的很多,時尚掛的比較多跑誠品,而台大、師大或校園的拉可能就比較樸素一點點。通常六八到七十年次的時尚拉,打扮比較有質感。而比較小年紀的拉,真的都還比較外表取勝,吃飯很省,但就是要打扮,跟早期看內涵的時期不太一樣。

問小安這次為什麼不在T吧辦女人國派對,她說,「在Esha通常大家各跳各的,大家比較會耍屌,但是我想要營造的感覺是那種大家會玩在一起的。」女人國派對辦得成功,或許今年會繼續辦下一場,小安本人也希望以後朝這個方向發展,以辦PARTY為主,甚至辦拉子時尚雜誌。雖說Lezs Meeting只有一個人,但是其實大家都會幫忙,一個人需要需要更多想法一起刺激,她也希望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合作,「只要有一個組織在辦PARTY,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這樣也很不錯。」另外她也一直希望有一部電影能拍出年輕一代拉子的故事,像香港的《蝴蝶》、《遊園地》都用比較輕鬆的心情說拉子故事,可是台灣目前卻還沒有。

說到男女同志的習性差異,小安覺得百分之八十的GAY過的就是時尚拉的生活。「但是文藝掛的拉感覺上還是覺得佔某種主流。」「而現在T吧為什麼會式微,我覺得是因為拉子一般覺得在其他地方就可以認識到別人。」這番話或許也點出新世代拉子們對於女同志空間需求的一點因素。

•交友管道變多,T吧變少?

關於T吧空間,目前老字號的一家就是「搖滾看守所」(Jail House),五月份剛剛舉行過九週年慶生派對,這家算是大台北地區唯一一家幾乎天天開的T吧,另兩家Les NightEsha都只開週末。「搖滾看守所」與後兩家比起來比較偏靜態,聊天聽音樂,認識朋友,交流聯誼等等,Esha則是純跳舞,去的人在外型上都比較酷不說話,並有美女公關、高級裝潢設備,接近東區舞場的感覺。Les Night則介於兩者之間,屬於可以跳舞也可以喝酒聊天的Girls Bar。目前僅存的這三家年輕拉子會去的T吧,大概就是女同志的消費場所的三大取向。

「搖滾看守所」的老闆Sharon是五年級生,店長豆子則是七年級生,因為開得久,所以五六七年級的拉子們都會聚在這裡,豆子就描述曾經有一次,吧台邊坐著三對拉,一對二十歲,一對三十歲,一對四十歲,害身為店長的豆子的跟她們交際的時候話題也要橫跨三十年……。由於在這個圈子待得久了,Sharon還是著名的女同志圈大媒人,促成了不少對拉子,甚至有大陸T遠道而來請她牽線。

「搖滾看守所」在台師大一帶屹立不搖,長期經營拉子空間的SharonT吧的歷史摸得很清楚,「一九九○到二○○○年之間,可以算是T吧的極盛時期。」那時候T吧算是史上最多,東區除了她當時自己開的Locomotion,還有避風港、Surprise等等。北區林森北路一帶則有TipoBon,提供卡拉OK陪酒坐檯玩樂等等。以前網路不發達,大家都會上T吧交流,但是現在交友管道越來越多,可在網路上聊天,然後約在星巴克等地方見面,不一定要去同志空間。在Sharon看來,現在拉子不去T吧的應該佔九成之多。那麼休閒娛樂呢?「其實女同志的休閒活動範圍並不侷限在T吧,像別墅烤肉、唱歌、去海邊啦等等都有。」像「拉子玩樂FUN輕鬆聯盟」就常常舉辦海邊活動、健行等等,年齡層從十八到四十歲,大家一起在戶外同樂。

關於未來,Sharon希望開一家《The L Word》影集裡面那樣複和式的時尚Bar,不只跳舞,也要有休閒、美食、喝酒、聊天聚會的場地,比較符合拉子們多方面的需求,「女人就是愛Gossip!」她說。

現在的Gay吧都不禁止女性進入,而T吧呢?豆子說Jailhouse早年是禁止男性進入的,但是現在男生也歡迎。Les Night婆進場只要一百元,男賓止步。Esha的則是三個女性可以帶一名男性進入。至於現在林森北路上的「七條町」卡拉OK吧,也歡迎男性。

•網路社群不可小覷

網路其實一直都是潛水拉子們的重要交流媒介。像壞女兒BBS站對於許多女同志的記憶來說就像是新公園之於男同志。從壞女兒、Go-to-HerDear Box到現在最大的女同志社群網站「2GIRL女子拉拉學園」,網路普及之後,越來越多網路聊天室,形成一項重要的拉子社群文化。集合出版社社長,也是拉子三缺一廣播電台主持人之一的小玉觀察,現在PChome明日報新聞台「彩虹同志」類就有五十六萬個報台,由於長期貼活動留言,經她統計,這些報台幾乎百分之九十是女同志的。而許多拉子活動與聚會也透過網路發起,因此成為拉子交流由虛擬到實際的平台。

現在大學同志社團沒落,大家的興趣分眾,開始各玩各的,個體主義越來越強烈,越來越不傾向以一個群體來支撐自己的信念。早期的婦女運動者摒棄了高跟鞋,通常不太化妝打扮,時尚拉子們卻拾起了有型的高跟撲上了粉,落實女為悅「己」者容。時代在改變,擺脫悲情的女同們,無論藝文或者時尚,開始走向物以類聚的同樂新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