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同性婚姻逐漸合法化 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可能面臨更名

中國時報A14/全球特派員2006/06/18
個個都是代戰公主 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 官夫人柔性力量拚外交

【王良芬/紐約報導】紐約市為「世界首都」,區內外國領事館、聯合國代表團林立,派駐到紐約的外交官眾多,而延伸出來的外交官夫人圈,亦不可小看。其中,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The Consular Womens Club ofN ew York)為代表組織,在爾虞我詐的國際政治舞台上,發揮柔性互動功能。

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成立於一九七二年,為在紐約市登記的非政府組織,主要是聯繫派駐紐約的領事、大使夫人,協助她們融入美國生活,同時透過非正式的外交機制,推動和參與各項慈善、藝文活動。

各國外交官駐美都有任期規定,一般是四年,除非有特殊情形,否則任期屆滿,官員和其眷屬就得打包離開。紐約外交官人事經常異動,送往迎來頻頻,新人乍到,公事有延續交接程序,生活卻需自行摸索,舉凡子女教育、語言文化、異邦適應等疑難問題,通常由外交官的妻子獨力面對。

來自厄瓜多爾的麗茲曼(Lisy Litzmann)說:「有些外交官夫人的英語不流利,無法適應紐約大都會的生活,以致自我封閉,甚至有思鄉憂鬱症。」她透露,有一名非洲外交官的妻子因諸事不順,在聯合國總部大樓跳樓自殺,衍成外交圈悲劇。「外交領事婦女團」每年所籌措到的慈善款額,固定捐贈到紐約市The Doe Fund組織,幫助受刑人更生就業。

闡述國家政策 發揮空間更大
外交圈宛如社會縮影,不僅是各國間的貧富差距,同時因文化背景關係,觀點立場時起衝突,領事、大使們執行公務,夫人們耳濡目染,都曉得必要時得「代夫出征」,在適當場合闡述國家政策,因為言論不代表官方,發揮空間更大。

派駐異國的外交官的妻子教育都在水平之上,比一般外國婦女更有愛國意識外,大家聚集在一塊的時候,不全然是風花雪月,有時在讀書會上談到政治時事,經常各方意見相牴觸。來自加拿大的波頌(Lo uis Poisson)說:「別人不能改變妳的意見,你也無法動搖她的立場,但畢竟大家都見過世面,多知道進退之道,懂得尊重和容忍。」

最明顯的例子是,美國和中東關係緊張,外交官在公開場合各挺其主,為外交政策辯護,夫人圈裡則煙硝四起,如有人挑起話題,做妻子的決不退讓,話裡軟中帶硬,人人成了「代戰公主」,不過仍是維持基本的禮儀風度。

臺海兩岸激烈的外交戰,也蔓延到了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台灣、大陸外交官夫人以外館的人力資源做後盾,互相在夫人圈較勁,彰顯外交人氣。

兩岸代表夫人 積極參與較勁
雖然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在一九七二年就已成立,但是兩岸一直未重視到這塊外交沃土,直到台灣派任夏立言出掌駐紐約經濟文化辦事處,夫人鄭麗園在二○○三年申請加入,很快得到善意回應,從此積極參與外交官夫人活動,並主動舉辦茶藝品嘗、京劇欣賞、美容講學等活動,不少外交官夫人因此加深對台灣當前的國際處境的了解。

最近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會員異動,來自匈牙利的韓恩(Edith Hu nn)和英國的卡洛將分別調離紐約,鄭麗園特地在駐紐約台北經濟文化處,為兩位會員餞行,並在二樓藝廊為韓恩辦攝影展。韓恩是專業攝影師,出生在匈牙利,夫婿為瑞士外交官。婦女團會長艾希頓(Ju dith Ashton)感謝處長夏立言提供攝影展場,希望未來能和台灣有更多合作機會。

鄭麗園出身政治大學外交系,現為專業作家,過去隨外交官的夫婿夏立言派駐到各國,外語相當流利,她和經文處的官員妻子、秘書共同籌思活動,展現柔性的外交能力。鄭麗園目前負責「外交領事婦女團」的會員資格審查,副處長林惟揚夫人馬海蘭、季韻聲夫人王若琴等均是成員。

也許有天會有男性加入
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原先對「外交領事婦女團」興趣不大,但冷眼旁觀台灣外交官夫人,竟然增加了台灣在紐約外交圈的曝光率,於是中領館總領事劉碧偉的夫人緊接著在二○○四年申請加入,隨後三月八日在中領館舉辦「中國歷代服裝展」,廣邀各國外交官夫人。

當天,劉碧偉感觸地說:「婦女能頂半邊天」,的確如此,隨著社會觀念開放,越來越多的優秀女性進入外交領域,甚至派駐到國外獨當一面,另一半反而成為跟陪夫婿,同時同性戀婚姻逐漸合法化,各國外交圈先後有同志出櫃,未來外交官的配偶未必都是婦女,紐約「外交領事婦女團」可能有一天會面臨更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