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女人國派對 男人不准玩!

蘋果日報2006/6/5
摟腰擁吻 純女派對玩更high
禁男人進場 7月將再辦

【高琇芬╱台北報導】國內首次的純女性派對活動前天凌晨在搖滾音樂餐廳「The wall」舉行,吸引三百多名女性參加。主辦單位說,沒有男人的夜晚,在場的女人更自在,互親臉頰。由於反映太熱烈,七月將再辦一場女人國派對。

600元預售票賣光
活動主辦人小安昨表示,自己在國外念書,經常參加國外的純女性派對,可惜國內沒有,幾個志同道合的好友決定開創國內風氣,四月起在網路上的「無名小站」架設部落格,各界反映奇佳,六百元的網路預售票兩百多張賣光光,七百元的現場票也全部售出。當天也有男生表示想參加,為避免有男扮女喬裝混入,須出示身分證管控入場。

小安說,派對設有「最佳型女獎」,並規定參加派對者一律需著白色上衣,有人簡單搭著牛仔褲,有人則露出誘人豐胸,最後一名以小公主裝扮的女生獲得「最佳型女獎」。現場約有三分之二是女同志,隨著音樂舞動摟腰、擺臀到擁吻,但並無外傳脫衣裸露一事,舞台上並設有擁吻區。

許多參加者都表示,在宴會、派對或酒吧常遇到男人搭訕,或因無男人搭訕而坐冷板凳,這種沒有男人的派對反而減少尷尬,也不會破壞氣氛。參與派對的小姐昨受訪說,國內純女性空間少得可憐,當天幾乎都是七、八年級生,但氣氛很好,不過,人太多太擁擠,若場地更寬敞會更好。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長羅燦英說,以純女性為主的派對象徵女性對公共空間的覺醒,對於女同志而言,可以有空間去享受自己,對異性戀女性而言,也營造了安全不被打擾的友善空間。

聯合晚報2006/06/02
女人國派對 另一半勿進

【記者林思宇/台北報導】想要一個專屬女性空間的派對不用飛到歐美!全台第一場女性專屬派對「Ladies and No Gentleman女人國派對」將在明天晚上登場,強調「男人止步」,從主辦人、DJVJ到現場來賓,全都是女人。

當晚集合了台灣頂級的新生代女DJVJ群,以及Dm Model現身個性「濕身」走秀,共同開創出屬於女孩們的夢幻空間,主打HousebreakbeatElectro曲風,而與會者都要穿著白上衣。目前兩百多張的預售票都已經銷售一空。

主辦人之一小安表示,自己在美國、香港時,這樣專屬女性的派對相當盛行,而台灣卻還沒有這樣的機會;此外,許多優秀的女性DJVJ常常被忽略,相當可惜,這正好是一個可以揮灑的空間,所以才會舉辦純女性時尚的派對。

在國外參與多次女性派對的小安分享,這樣的女性派對非常有趣,除認識不同的人外,即使是會在一般夜店出現的女性,在當天也會有不同打扮出現,只因全場都是女人。

小安說,如果是專屬男性的派對,大家容易與情慾聯想在一起,專屬女性的派對,則給人更大的幻想空間。小安強調,這個派對並非專屬於女同志,想要不受男生干擾,享受舒服、自在空間的女性都可以參加。

聯合晚報2006/06/04
女人國派對 男人不准玩!

夜店女人國派對昨晚在THE WALL舉行,現場有走秀表演。記者侯世駿/攝影

【記者林思宇/台北報導】今夜,只屬於女人!

國內首見、強調「男人止步」的女人國派對昨晚在台北The Wall登場,現場吸引三百多位女人參加,擠爆會場,工作人員嚴格把關,只有穿著白上衣的女人才能進場,強調一致性。這是台灣首次以女性為訴求的派對,從主辦人、DJVJ到現場來賓,都是女人。沒有男人的夜晚,女人更能表現自我,顯得更有個性。

會場上,高掛著由粉紅色氣球所排成英文「Girls(女孩們)」的氣球,集合了台灣頂級的新生代女DJVJ群,以及Dm Model現身個性「濕身」走,主打Housebreak-beatElectro曲風,標榜純女人的空間,給人更大的幻想空間。

女人國中的女人,很不一樣,有人一身白色襯衫、深色領帶,加個牛仔褲,帥氣十足;也有人露出誘人的豐胸,配上窄裙,舞姿一樣動感十足。曾參加過國外全部女性派對的人都說,彷彿置身國外,差別只在旁邊的人都是說中文而已。

除了女性上班族、女學生,很多是不想被臭男人搭訕而來參加。現場亦有不少的女同志,接吻、摟腰、擺臀,動作比異性戀更有默契,走階梯、拿調酒,總是不忘說「小心」,句句呵護在耳旁,許多貼心的小動作,都比男性友人更細膩。

A君表示,這樣的派對跟一般同志派對大不同,沒有令人不舒服的氣氛,能夠真正放鬆,整個感覺很好,不會不自然,甚至可以找到和自己趣味相投的另一半。

C君則說,在台灣專屬女人的空間實在少得可憐,女性在各領域都難免受到打壓,難得有一個純屬空間,一定要好好捧場,也讓有才華的人能夠揮灑。

也有人直言,在這樣純屬女人的國度中,最大的好處是,「沒有男人搭訕」,一切很自然,「被男人品頭論足的感覺很不好」、「如果有男生搭訕妳朋友,妳卻坐冷板凳,非常尷尬」。這樣地方可以避免男人破壞氣氛。

主辦人是七年級生小安,家人都相當支持她辦不一樣的派對,帶領台灣夜生活另一項新潮流,她的姊姊很早就來幫忙收票,一家人都很捧場。

小安表示,由於在國外自己參加後感覺都很好,可惜台灣沒有這樣的機會,才舉辦女人國派對,希望有個純屬女人的空間,更期望許多優秀的女DJVJ不要被埋沒。她也透露,7月將再舉辦一場女人國派對。

可樂報2006/06/02
可樂觀點》當女人不再需要男人

陳一快
這個星期六晚上,台北有一場標榜"男人止步"的「女人國派對」,很多媒體記者都知道有這一回事,但是大部分的人卻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看待這則即將發生的新聞,在國事如麻的今天,這看來只是城市裡的小花邊。

「是不是一群女同志的舞會?」、「沒有男人,女人自己要怎麼玩?」、「兩百多個女人開趴,那任何一個男人走進去不就馬上被榨成乾?」每個人都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來構思最匪夷所思的畫面,總不外乎是一些酒池肉林,人慾橫流的旖旎風光。

事實上,這種「男人止步」的女人派對在台北已經不是新鮮事,台北的女人們甚至曾經自己包船出海,在淡水河上瘋個通宵,參加過這種派對的女人都說,沒有男人,女人們在一起的感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DJ,女人的音樂,女服務生,女工作人員,女舞客,一堆女人在一起,遠離男人,盡情的狂飲音樂和酒,給自己一個晚上的假期和快活。

這種「女人國派對」也反映出台北這個城市的另一種性格,在這個盲從且善變的城市,一切的價值觀都可以行銷,就像李安的「斷背山」大紅特紅之後,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同志戀情越來越沒有話題價值,但是女人和女人之間的情慾卻反而變成媒體人的獵奇方向。

也許有那麼一天,女生版的「斷背山」會為台北帶來另一波性別論戰熱潮,但是就如同蛋生雞與雞生蛋的因果討論一樣,當越來越多的女人不再需要男人,是不是也會把更多男人推向斷背山,但是這到底是誰的錯?男人和女人之間可能永遠找不到一個可以當成答案的答案。

當絕大多數的記者都忙著為趙建銘和李雙全的新聞疲於奔命,台灣社會顯然越來越失去一種能力,一種觀看生活中可能造成大現象的小浪潮的能力。